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用文字改变命运,用文字感恩人生!

 
 
 

日志

 
 

“我愿充当马前卒”——忆谢涌涛先生  

2018-07-28 07:37: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夜在书架前,无意间瞥见一册小书:《戏场余墨》,小32开本,淡橘黄色,顽强地挤在众多大开本、精装本书籍中,显得异常另类与孤独。瞬间想起来,那是前绍兴市艺术研究室谢涌涛先生当年赠送的签名本。赶紧抽出,翻开,看到扉页上的钢笔手迹,遒劲,舒展,蓝墨水稍有褪色,边上一颗四方钤印却异常鲜艳,落款是200351日。一眨眼,竟十几年过去了。余墨犹在,伊人何处?想起六七年前谢先生的悄然离去,我恍如隔世。

  《戏场余墨》是谢先生的戏曲舞台美术论文集。我很愧赧,很久以来,没有仔细读过其中一篇文章。我以为,书中所涉内容,对我来说是一个完全陌生的领域,当年谢先生赠书于我,乃出于对晚辈的关怀与厚爱,或者说还有激励。

  上世纪90年代初,一次偶然机会,我被临时抽调到位于越城区胜利路的绍兴市文化局,参与《绍兴新文化史料汇编》编纂。编纂小组四人,分别来自文化局下属四个单位。谢先生为小组负责人。我与谢先生此前没打过交道,但我知道,艺术研究室大名鼎鼎,人员不多,有潘文德先生、罗萍先生、叶文庆先生等几人,或编剧,或作曲,或研究,个个才情非凡。后来接触中我得知,谢先生此前曾被借调到省艺术研究所,历时三年,参加编纂《中国戏曲志·浙江卷》。

  一年多的时间里,我与谢先生一起查找资料,收集文献,实地考证,整理史料。那会儿,谢先生五十有余,意气风发,常穿一件浅灰色条纹西装,说话慢声细语,一副谦谦君子模样。

  谢先生早年从事舞台美术,绘画功底极好,可他却喜欢逻辑思辨,调到艺术研究室后,从越文化研究入手,写了不少戏曲研究学术论文,如从《越绝书》《吴越春秋》《史记》等典籍中,探究古越先民的乐舞艺术表现形式。他在《戏文》《戏曲研究》《戏剧艺术》等国内重量级刊物上发表戏曲学术论文近百万字。戏曲重在舞台表现,像谢先生这样埋头理论研究者,实属罕见。 

  谢先生热爱戏曲舞台,上世纪90年代中期退休后,只身一人,自费奔波于山东、山西、陕西等十几个戏曲大省,实地考察古戏台的衍变,拍摄了数千张古戏台照片与构件。谢先生有一个心愿:编著《中国古戏台》。古戏台多在乡野,交通不便,但谢先生痴迷不悔,一跑就是十多年。

  大约六七年前,一次与友人交谈中,忽然听到谢先生过世的消息。我很意外,屈指算来,谢先生还没到耄耋之年。更让我意外的是,丧仪异常简朴。第一天逝世,第二天火化,没发讣告,没搞仪式,几位亲友,几只花圈,仅此而已。

  谢先生虽已远去,但书在,照片在,文字在。静心翻阅《戏场余墨》,恰如一股涓涓清流,沁人心脾。谢先生《后记》中的结束语是:在绍兴建成文化大市的千军万马的行列中,我愿充当一名不称职的马前卒。这种赤子般的表白,体现出老一辈文化工作者的情怀。只可惜,这一种情怀,现在似不多见了。

  柔和灯光里,仿佛见到穿浅灰色条纹西装的谢先生,嘴角抿着一丝微笑,一副儒雅模样。窗外夜色如墨,三五颗星星闪闪烁烁,显得特别醒目。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