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用文字改变命运,用文字感恩人生!

 
 
 

日志

 
 

【李敬佑】人在食猪草  

2018-07-28 07:37: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上海的一个古镇闲逛,突然发现有一种草在出售,我的眼睛不由得一亮,因为这草我熟悉,那不是猪草吗?我问卖草的农妇:这是给人吃的,还是给……”她白了我一眼,说:当然给人吃的。我急急地说:这是猪草呀,我认得,怎么卖给人吃?”农妇回答:过去是猪吃的,现在人在吃,营养好呀,买都买不到哩,你运气好,我刚刚费尽力气挖来的,就这么些,你买去吧。我问多少钱一斤,答曰五元。听到这个价格,我大吃一惊。

  回忆的闸门也随之打开。

  在我十岁左右的暑假,我到外婆家去,那是浦东一个静静的水乡,村庄四五户人家,三面绿水环绕,长在水边的芦苇密密匝匝地连成一道绿色的屏障,而清清的河水游鱼历历。接近水边的小小荒地上芳草萋萋,你能发现在草丛中有一种草,褐红色的茎,在地上匍匐而生,茎上长有小小的叶,类似肉类植物。浦东人管这种草叫猪拔草,专门用来喂猪的。那时候人民公社正办得红火,外婆所在地的公社办了一个养猪场,就收购这种草,每斤三分钱。

  我和小伙伴昌兴商议,我们去挖猪拔草,换了钱可以当零花钱。于是,每天天刚亮,我们一人背了一只大篮子,拿了一把镰刀,就专门到水边去挑这种草。这样忙碌了一周左右,外婆发话了,说:这么热的天,晒得这么黑,你回去后我怎么向你爹娘交待?”她说什么也不让我去挖猪草了,甚至把篮子镰刀都藏了起来。最后我和昌兴将挑到的猪草扛到养猪场卖了七八角钱。我们高兴得要命,因为在那个年头,一个农民劳动一天未必能赚到这么些钱。

  拥有这么一笔财富该如何消费?两人决定到县城川沙去玩一次,听人说那里非常闹猛,还有一座古塔。这古塔对我们的吸引力太大了,因为之前我们只有在图画上看到过所谓塔。

  川沙城离开我们的村庄约有二十多里地,有一条简易的公路,已经开通从上海到县城的长途汽车了,票价是一人两角,来回就是每人四角,我们卖猪草的钱还不能支付这笔车资。于是决定步行去县城,回来再坐汽车。兴冲冲地,我们踏上了旅途,在县城看到了古塔,一座并不高的建筑,不能登临,只能在下面仰着头望望。我们留下四角钱,其余的用来喝汽水,吃肉包子,尽情享受了一番。回来我们坐上了汽车,非常的神气……

  猪草、县城、古塔、汽水、包子,还有小朋友昌兴,让我记了一辈子,至今历历在目。可是这猪草如今怎么让人吃了?回家我去查书,有一种草叫革命草与它很相似,这是一种外来植物,上世纪三十年代从巴西引进,本来是用作饲料的,但在特殊年代(如自然灾害年代)也被当作食物充饥。

  猪拔草曾经让我换钱去旅游,留下少年时一段美好的回忆,如今被一些人端上餐桌当作美食。人选百草,择优而食,这原本是人的一种生活创造,现在却成了一些人刻意追求长寿追求健康的生活爱好,那么人食猪草又有何妨?这也应了一句老话:萝卜青菜各有所好,如此而已。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