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用文字改变命运,用文字感恩人生!

 
 
 

日志

 
 

【何秦江】羊、衬衣和梨  

2018-06-26 09:01: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长长的羊角,滚圆的肚子,偶尔发出咩咩的叫声。在青草地上,这只上了岁数的老羊,带着它的孩子,津津有味地吃着茂盛的青草。这不是母亲养的羊么?我正想走上前去,和领头的母羊打声招呼。猛然忆起,母亲“走”的那天,父亲就把羊牵到了放羊老人那里,带着哭腔说:“早上我老太婆突然中风,这几只羊也没人照顾了,你做做好事收留下,给多少钱随你便。”

  母亲爱养羊,自己却不怎么爱吃羊肉。春节前宰只羊,把羊肉分一半给亲戚朋友,剩下的招待客人。听到人们赞叹羊肉美味,她一脸的满足,养羊的疲惫一扫而光。

  早晨,母亲总是把羊早早地牵出去,傍晚时分再领回小屋。放在地里,羊不时偷吃庄稼,为此伤透脑筋。秋天,到处去收割别人不要的蕃薯藤。收来后晒干,堆在小屋里,作为冬天的羊饲料。看到养羊这么辛苦,我几次三番劝说母亲不要再养了,可她总是不理,直到累倒不治。

  痴痴地看着老羊领着几只小羊吃草,多像母亲养的羊回来了。但听说,那头母羊卖给放羊老人后,不吃不喝的,没过几天就被宰了。或许羊也有灵性,是在想念旧主人的不告而别吧。

  关羊、放羊饲料、堆放杂物的小屋,已改装成了亮堂堂的厨房、餐厅。母亲走后,只剩下多病的老父亲郁郁寡欢。我发了心,把父母住的三楼和小屋装潢了一番,焕然一新。破旧的家具都被移出了,换上新打的家具。母亲睡的床换新的了,衣柜换新的了,地板换新的了,空调换新的了,很难再找出母亲在时的痕迹了。唯有母亲的遗像,静静地供奉在客厅电视背景墙边。遗像中的母亲微笑着,是那样的称心,那样的慈祥。

  小屋东边,是我家的一块茭白田,边上是一大块荒地。前几年母亲栽种的梨树,已结出累累的果实。有一支桠枝上生出了十多个梨。父亲说梨枝快承受不住,要去绑一根竹竿作支撑。旁边的杂树郁郁葱葱,有几棵已高出屋顶了。母亲栽的树已成片了,但她却不能品尝一口自己栽的梨了。

  三楼的四周都是田。夜深人静,听着阵阵的蛙鸣声,过往的一幕幕总是挥之不去。还记得33年前的那个春夏,正是我中考复习最紧张的时候。母亲拉着一车麦秸去坡塘卖掉,给我添置了一件的确良衬衫;省吃俭用筹了10多元钱,买了两盒双宝素给迎考的我增加营养……中专毕业参加工作后,家境是一年比一年好了,但我只知道买房、置车、培养女儿,却从未想过给年老的母亲买一件新衣裳,购一盒营养品。现在母亲匆匆地走了,唯有衣柜里那件母亲买的的确良衬衫,静静地诉说着母恩的厚重。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