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用文字改变命运,用文字感恩人生!

 
 
 

日志

 
 

【黄朴民】母亲的目光·我的高考  

2018-06-12 08:26: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40年过去了,许多事情已渐淡忘,但是,有些细节却依旧是那么清晰,这已不是一般意义上的记忆,而业已成为生命中的一部分,融入了自己的血液,化为了自己的灵魂!这中间,最让我刻骨铭心的,无疑是我母亲的目光!我在她的目光注视下慢慢地长大,也在她的目光关切中逐渐地成熟。我印象最最深刻的,就是在她目光伴随下的我的高考之路。

  1958年,我出生,远在山西太原铁路局工作的父亲,被当作右倾的典型批判,下放锻炼;约在1962年,父亲被剥夺公职和干部身份,打发回老家诸暨璜山务农。当时,我母亲所在的单位也动员母亲带我和妹妹,随同父亲一道去诸暨乡下。我母亲软磨硬抗,终于顶住了压力,使我们得以留在城中生活。母亲还力所能及给予孩子以当时最好的教育与培养,我读的是鲁迅幼儿园、北海中心小学和绍兴一中。在我童年和少年的印象里,母亲的目光,是坚毅的、倔强的。

  1971年2月,我升入初中,初中两年,我学习上的潜能有较为充分的释放与施展。而绍兴一中的师资,即使在“文革”大浩劫中,也相对保持完整,给我们授英语课的老师,是邵力子的侄儿、曾在日本东京帝国大学深造、日后成为越秀外国语学校创办者的邵鸿书先生。课堂上,尤其是考试中,我的学习优势获得了显现,成绩在班上总是能够名列前茅,与当时的班长、如今的中国工程院院士、香港中文大学(深圳)校长徐扬生同学成一时瑜亮。每个学期末,将成绩单交给母亲的时候,也是我最开心的一刻,因为我看到母亲的目光,是充满着欣慰,洋溢着快乐的。就是这样的目光,鞭策着我,使我不敢懈怠,锲而不舍!

  然而,人生的道路坎坷不平,我学习的生涯也一样波诡云谲。1973年,我的初中学习生涯结束了,本该继续进行的高中学习生涯却未能如期而至。最根本的原因,是我的家庭出身不好。我还记得,那年1月滴水成冰,特别寒冷,而我的心更冷。我一辈子也不会忘记母亲在我离校那天对我说的话:“你的学校学习生活已经结束,以后,你只好自学了!”说这话时,母亲的目光,是那样的忧郁,还带着一丝深沉的愧疚。

  我离开学校,走入社会,开始为生存而自我奋斗。在这个艰辛的过程中,又是我母亲伴随着我,鼓励着我。从1973年8月到1977年10月,我先后干过多份工作:农村小建筑队杂工、制药厂的运输工、啤酒厂的季节工、油脂香料厂的合同工、航运公司航班上的售票员;因此学会了酿造啤酒、锅炉司炉、炼制食油等多门技术工艺。

  “十有九人堪白眼,百无一用是书生”,我这人别无其他的兴趣,唯一癖好就是读书。这5年,每有工余时间,我大部分都用来阅读。那时,读书唯有随机,逮住什么读什么,根本谈不上有任何的系统性与规划性,更不带任何功利性在里面,完全是一种爱好罢了。不过这么一来,书还真读了不少,像《史记选》《曹操集》《水浒传》《缘缘堂随笔》《雾·雨·电》《郭沫若文集》《马凡陀山歌》《爱的教育》《安娜·卡列尼娜》等古今中外书籍都有涉猎。这时候,我看到母亲目光中所流露的,乃是一种信任、一种慰藉。就是在这样的目光关注下,我的文科知识才有一步一个脚印的积累与增长,才保证了在日后的高考中拥有了相对的文史知识优势!

  1977年11月,我进入绍兴中药厂成为一名正式工人,有了一只相对稳定的饭碗。在同一个时间点上,国家也恢复了大学招生考试。我周围的朋友,有不少人报名考试,我也报名参加这场“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竞赛!

  1977年的浙江省高考有预考这道程序,只考语文、数学二门。语文对我而言,不是太大的问题,但数学,因我没有读过高中,故一窍不通,只好交白卷出考场。在此情形下,我预试即被淘汰,乃是毫无悬念。好在本来就不抱什么希望,所以落榜对我来说,也谈不上是多大的失望。这个时候,我从母亲的目光里,看到的是理解,是鼓励。就是这样的目光,让我暗暗下定决心,不轻言放弃,来年再战,直至成功!

  我当时所面临的最主要困难,依旧是数学。我只好花笨功夫,自学高中的数学教材,但成效也近乎于零。我母亲听同事董先生说,他有一个毕业于复旦大学数学系的朋友,因遭遇“文革”厄运,阴差阳错被分配到柯桥中学教书。母亲如同抓住救命稻草,拜托董先生帮忙联系,让我和我好友跑去柯桥,找到这位老师,请求他点拨一二。

  见面之后,这位老师拿出柯桥中学的高考数学模拟试卷,让我们答题,结果自是令人汗颜——我一道也解不出来,吃大鸭蛋一个。这位老师看出了我的沮丧,一再安慰我:考文科,数学不是最关键的,还是把其他科目复习好,来补数学的亏空;同时,他也告诉我,在短短一两个月里要全面补习数学不现实,所以,在数学的复习上,就要有所选择,重点学指数、对数、平面几何这些容易的内容,能抢下几分算几分。母亲在了解我的柯中面试情况后,没有责怪,只是反复讲,不要泄气。

  幸运的是,1978年的浙江高考有了重大改革,不搞预考,而是一考定终身。考试科目也成了5门:数学、语文、政治、历史、地理。在五门科目中,除了数学,我对其他几门都有信心。而这一次,幸运之神眷顾我了!数学卷里其他的题目,我自然是付诸阙如,但是指数、对数、平面几何题我都解答了出来;语文考得不甚理想,不过及格却不成什么问题;政治、历史、地理的卷子,则超乎我原来的想象,相当简单。到了8月份,高考成绩揭晓,我的数学考分是28.8分,其他诸科成绩尚可,总分357.3分。这超过我预期的分数。我当然高兴,母亲也同样开怀!这时候,母亲的目光中洋溢的是一份骄傲、一份振奋!

  高考分数公布后,我的心态起了微妙的变化——患得患失和焦虑。9月中旬,有好友收到了西南政法学院的录取通知书后,我在祝贺朋友的同时,自己不免着急,尤其是听到有人说杭州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已发出,而自己却依旧是杳如黄鹤,更让我情绪低落、寝食不安。我母亲见我这种丧魂落魄的样子,一再安慰我:能够上大学当然是最好,然而,即使落榜,毕竟已有工作,也不必太难受。不过,我心里明白,她心里其实比我更着急。这时候,她的目光中的神情,用一个词来概括,那就是:复杂!

  不过,再次落榜的悲剧毕竟没有发生。1978年10月2日晚,假期在厂里值班的师兄小何,骑着自行车匆匆赶到我家,带来了杭州大学历史系的录取通知书。这时,我看到母亲的目光里充满着的,乃是最深沉的自豪,洋溢着的,乃是最美丽的幸福!

  作者系中国人民大学教授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