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用文字改变命运,用文字感恩人生!

 
 
 

日志

 
 

一曲《陆游》三个“调”  

2018-05-10 08:33: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陆游的故事,用了绍兴平湖调、绍兴评话(大书)和绍兴摊簧三种地方曲艺表现,而且一半演员是非专业人士。《陆游》就是绍兴市非遗中心在曲艺创作上的一次大胆尝试,这一创新形式,在省内尚属首次。那么,观众买不买账?

  一场戏赏三种“非遗”曲艺

  今天,在绍兴市文化馆,中篇绍兴曲艺《陆游》将正式展演。与以往表现形式不同,这部由绍兴市非遗中心创排的《陆游》,是以绍兴平湖调、绍兴评话、绍兴摊簧三个曲种分三回来演绎,讲述了陆游人生中壮志难酬的故事。

  第一回,用绍兴平湖调表现“沈园重逢”。暮春时节,仕途不顺的陆游在沈园与表妹唐琬重逢,昔日的爱侣,如今却已劳燕分飞,往事如烟不可追忆,只留下无尽的伤感与叹息。唐琬关心陆游的境遇,再三探问之下,陆游向唐琬吐露心声。唐琬担心陆游被奸人所害,于是在返回家中后,书信一封让陆游上云门山避祸。

  第二回,以绍兴评话说了一段“云门斗敌”。在云门山上,陆游拜剑侠荀桐为师学习剑法,荀桐不但剑法精妙,同时还是一位铸剑高手,所铸宝剑锋利无比,坚不可摧。陆游向荀桐虚心请教,习得一身本领。有一天,陆游觉得老师身边的杂役李三行踪可疑,经过暗中查探,发现李三原来是金国的奸细,二人一番打斗,陆游用巧计把李三打落水潭,而陆游也因此闯下祸事。

  第三回,则以绍兴摊簧演绎陆游的“山阴梦碎”。就在陆游“收拾”金国奸细,担心引祸上山时,唐琬的书信又到了——告知陆游下山出仕的机会来了。陆游拜别师父返回家中,兴冲冲地去向唐琬辞行,惊见唐琬的灵牌,素烛白帏随风摇曳,悲悲切切无尽凄凉。原来唐琬在寄出让陆游出山的书信后不久,就身故了。陆游含泪在表妹的灵前拜了数拜,怀着无尽的悲伤,南下福州赴任。

  陆游的家国情怀,她最懂

  《陆游》的创排,特意挑选了三种绍兴地方曲艺。据创作团队介绍,先前考虑的曲种是平湖调、词调、评话,大家在讨论时觉得绍兴词调与绍兴平湖调的表现形式相近,所以换上了摊簧,尽可能通过差异较大的曲艺形式来丰富这部《陆游》。《陆游》虽然还是以陆游唐琬相遇为主线,但并非讲述儿女情长,而是家国情怀。

  “城上斜阳画角哀,沈园非复旧池台。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这是陆游在唐琬离世44年后悼念她的七绝,时隔那么多年,仍能感受到陆游的缱绻和伤怀。一直以来,人们都好奇唐琬是怎样的女子,会让陆游一辈子念念不忘。而赵士程是宋太宗玄孙赵仲湜之子,从身份上讲是皇室宗亲,从学识上讲,后人拿他比肩北宋的王安石。在封建社会,他娶了一个被休弃的女人,让人更加好奇唐琬究竟有何过人之处。而这部《陆游》或能解开这个谜团。

  “陆游一生中,提及唐琬的诗有很多首,但难觅写给继妻王氏的诗词。从中可见,唐琬是走进陆游心里去了,是他的知音。陆游有高远的理想,而唐琬是清楚这些的,并且愿意付出牺牲。”市非遗中心主任俞斌说,在《陆游》创作前,曾给每一位创作者和演员都购置了有关陆游的书籍,让大家对那段过往有一个深入的了解,这样,新作品就不会沉溺于儿女情长之中,而是有了更高远的立意。

  确实,剧中讲述了唐琬多次帮助陆游的故事。如陆游落第时劝他韬光养晦,当陆游政敌去世,时机成熟,唐琬及时提醒他出山,去实现抗金梦想,并且利用一切资源协助陆游。与此同时,她时刻以表妹的身份拿捏着两人交往的尺度。这是一个极有政治远见的女人,又有着极高的情商。

  跳出戏外看历史,唐琬的政治远见和朝廷中的资源,并不仅仅是来源于赵士程这个皇室子弟。真实的历史中,唐琬是郑州通判唐闳的独生女儿,祖父是北宋末年鸿儒少卿唐翊,唐琬的家庭出身,决定了她的大智慧和高情商,从留存并不多的诗文中,可见唐琬的诗词功底也颇为了得,或许这就是让赵士程最为倾心之处。然而,慧极必伤,情深不寿。唐琬的早逝,让人惋惜。所以,与其说人们通过陆游知道了唐琬,不如说是唐琬让陆游的人生更加丰满。“斜阳古柳赵家庄,负鼓盲翁正作场,身后是非谁管得?满村听唱蔡中郎。”900多年前,陆游以诗作《小舟游近村舍舟步归》描绘了艺人说唱曲艺,900多年后,让我们以艺人们精彩的说唱曲艺再懂陆游。

  一批年轻演员成就一部新剧

  5月5日下午,绍兴市文化馆彩排《陆游》。开演前,俞斌介绍了此剧的三个看点:第一回是绍兴平湖调,最有意思的地方是陆游、唐琬、赵士程三人在沈园相遇时,那个极为尴尬的场面,被演员以幽默的方式化解了。第二回的绍兴评话中,陆游一介书生识破了金邦武将后,难免有一战,陆游巧取武将的一段,情节细致入微,丝丝入扣,人、景、物描绘惟妙惟肖,听众会有身临其境之感。最后一回的摊簧,知道政敌已亡、能够重返庙堂的陆游,从极度的欣喜到得知知音唐琬死讯的那一瞬间,极有看点,那种情感落差、情绪张力,通过摊簧来演绎表现极有看头。

  这几处给人的感觉,确实不同凡响。第一回的平湖调唱腔婉转幽怨,待到三人见面时,站在赵士程角度的几句唱白,显得幽默风趣,又真实可信。当第二回绍兴评话开演时,一位陪家里长辈来看剧的年轻人轻声嘀咕:就一个人演啊,能Hold住场子么?然而,没想到看完,她赞不绝口,“平时,我常在‘喜玛拉雅’上听评书,这是第一次现场听绍兴评话,没想到这么精彩。那位表演的小哥,在讲陆游通过耳洞识别出金人的这一段时,顺口打趣了当下一些人打耳钉、鼻钉、舌钉、脐钉,这穿插太有意思了,我会追几部这小哥说的绍兴评话。”

  这位观众口中的小哥叫魏昉昊,今年29岁,是《陆游》一剧中年纪最轻的演员,并独撑一回。魏昉昊并非专业演员,因为深厚的兴趣,他师从上海评弹团国家一级演员吴新伯先生,学说长篇评话《水浒》《包公》等,曾受邀参加首届全国曲艺大书(评书评话)汇演,表演的绍兴评话《十字坡》在浙江省第六届曲艺新作大赛中获创作、表演双银奖。值得一提的是,他还是中国语言文字库绍兴方言发音人。《陆游》第一回那段幽默唱白的表演者叫陈祥平,她是莲花落演员出身,曾凭借绍兴莲花落《子孙桶》获得全国曲艺牡丹奖新人奖。这次表演绍兴平湖调《陆游》,虽是一次跨界,但绝对称得上是《陆游》第一回中的“幽默担当”。

  此次参演《陆游》的6位演员中,姚银凤、陈祥平、孟娇丽分别是绍兴市文化馆(非遗中心)的戏曲、曲艺干部,钱泽霖、魏昉昊、祝立铨并非专业演员,但他们都在曲艺这一专业领域有所建树,获奖不少。他们有人开着文化公司,有人开着茶馆。6位演员的平均年龄只有30多岁。这批“斜杠青年”和文化馆(非遗中心)的几位业务干部有着共同的一个家——“把根留住”绍兴地方曲艺传承创新团队,这个团队是市非遗中心自2012年以来开展地方曲艺保护传承工作的基础上逐渐建立起来的。古老的传统曲艺,在这些年轻人身上,焕发出了新的生机,他们将各自领域的艺术精华一同凝结在了这一部新剧之中。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