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用文字改变命运,用文字感恩人生!

 
 
 

日志

 
 

纯净如雪的青春往事——评倪田金长篇小说《会稽山的雪》  

2018-05-13 12:05: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继2016年出版长篇小说《开往会稽山的客车》后,倪田金又于近日在百花洲文艺出版社推出了长篇新作《会稽山的雪》。《会稽山的雪》依然立足会稽山的典型环境,在写作思路及写作技法上对《开往会稽山的客车》有承接,有沿袭,以类似于侦探小说的结构书写了改革开放初期又一段凄婉迷离的爱情故事,追述了如雪一般迷人、迷茫又迷离的青春往事,进而展现了一代人随着改革大潮涌动浮躁的心灵史,展现出了作者为会稽山立传,为一个时代知识分子立传的写作雄心。

  倪田金生于会稽山,长于会稽山,大学毕业后又在会稽山腹地的一所中学工作多年。现实中,会稽山承载着他的青春,记忆,留下了他青春的印迹。小说中,会稽山则成为了他施展才华、化胸中丘壑为纸上烟云的精神血地

  实际上,倪田金也是紧紧围绕会稽山这一地理图标来构筑自己的文学王国的,在他的第一部作品《开往会稽山的客车》中,他以会稽山为背景讲述了城市梦中的纯洁爱情。《会稽山的雪》仍然以会稽山为背景,以爱情为主题,但其关于爱情、人性的书写更复杂,也更深刻。作为倪田金的第二部小说,《会稽山的雪》令人称道的地方不少,而其在以下几个方面尤为出彩:

  其一,会稽山风物书写。在当前小说创作中,重故事,重情节,尚虚构之风愈演愈烈,扎扎实实立足于一城一地,为一城一地立传、立心的作品则越来越少。《会稽山的雪》不是这样。《会稽山的雪》不仅具有震撼人心的精神内核,更有着可触摸、可感知的物质外壳,它很好地做到了小说的精神内核和物质外壳的融合。阅读《会稽山的雪》,仿若置身于会稽山中,会稽山的溪滩、芦苇、茅草、游鱼、细石,会稽山的风雪,会稽山的气息扑面而来.....倪田金笔下的会稽山,山是灵动的,水是秀美的,会稽山是原生态的,是野气升腾的,它们与会稽山人物交相辉映,共同扎实地构筑着倪田金的会稽山文学王国。

  其二,会稽山人物群像刻画。《会稽山的雪》全书共18万字左右,与其他动辄几百万字、上千万字的长篇小说相比,它是小个头。但在有限的文字中倪田金却极其成功地塑造了一批会稽山人物群像。小说中,马宁的痴情、聪明、犹疑,夏晓丹的美丽、纯洁、复杂,朱良的深沉、缜密、谨慎,许玮的天真与早慧,甚至是会稽山民的淳朴、憨直,都莫不给人留下深刻印象。而小说中以马宁为代表的一代乡村教师及乡村知识分子的命运沉浮,爱情际遇更是堪称一代乡村知识分子命运的缩影。

  其三,精巧的结构。《会稽山的雪》就其故事而言并不复杂,相对于当下诸多云谲波诡、尔虞我诈的权谋小说、官场小说而言,其小说情节甚至可以用单纯、简单来概括,而它的故事情节比之于许多爱情小说也要简单得多。倪田金的高明在于他把简单的故事写出了让人惊心动魄、心神悸动的效果,并以小见大,通过一对情侣的命运,写出了一个时代知识分子的命运。倪田金是通过精巧的结构来完成他的叙述的。《会稽山的雪》不是平铺直叙的,在文本叙述上它采用了倒叙的方式,以女主人公夏晓丹事件的发生作为小说的开端,从中间开始,通过回忆、书信、日记、复调叙事、打破时空观念等方式追述了如雪一般迷人又迷茫的青春往事,完成了对一个时代、一群人的致青春,书写出了一代人的芳华。

  其四,弥漫全书的哲意、诗意。大多数中老年作家,甚至部分青年作家书写青春往事都容易陷入把青春写得暮气深沉、缠绵伤感的窠臼,《会稽山的雪》不是这样,《会稽山的雪》中的青春书写,爱情书写乐而不淫,哀而不伤,发乎情,止乎礼,其字里行间很难看到弥漫的伤感,反而处处可见作者的睿智、达观。阅读《会稽山的雪》,很难想象它出自一位年过五十的作家之手,它的朝气、它的活力、它的悲悯,都是非具有赤子之心者很难写出的。但凡致青春忆青春之作大多容易写成个人呓语,蜷缩于个人的回忆世界中不能自拔而格局尤小。《会稽山的雪》不是这样,它举重若轻,常常能于细微处写出时代变化中的个人命运遭际及人物内心风暴。《会稽山的雪》的语言更是令人称道。翻开《会稽山的雪》,其中透露着睿智和机锋,充满隐喻、哲思、具有意味的话俯拾即是。倪田金早年写诗和散文,他的诗和散文语言优美,长于思索,而他的小说语言也充满了诗性,《会稽山的雪》更是如此,用诗性语言叙写会稽山迷人又迷离的青春往事,其本身也如会稽山的雪一般迷人。

  会稽山人杰地灵,人文积淀深厚,从大禹至王阳明,从远古至现代,其间值得作家挖掘、开拓、书写之处着实不少。令人遗憾的是,到目前为止,立足会稽山、书写会稽山的作品并不多,而精品则更少。部分文学作品虽然涉及了会稽山,但在其中会稽山多沦为了一个符号、一个象征、一个代名词,并无太多具体的意义。在这种情况下,倪田金扎根会稽,书写会稽,为会稽山水作记,为会稽人、事立传,为一个时代立传的写作就显得尤其可贵。更难能可贵之处在于,在《会稽山的雪》出版之际,倪田金的会稽山系列第三部《会稽山溪流》(暂名)正在创作中,作为一位对会稽山有着独特感情,努力为会稽山立传的作家,我对他的下一部作品不无期待。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