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用文字改变命运,用文字感恩人生!

 
 
 

日志

 
 

【王锦忠】远去的留声  

2018-05-16 08:26: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留声机有个媚外的俗名——洋戏。我们家正好拥有一台,它可是我少时全家最贵重的家当,同时也是那个受尽冻馁之苦的年代里全家的快乐之源。

  那年的国庆长假,我特地去了一趟老家,去看望独居的老母亲。闲谈间一再叮嘱要保管好家里的一些老物件,不要经不住贩子的缠磨而变卖了。母亲应诺着走向阁楼,从角落里颤巍巍地挪出一台老式的手动式留声机和一盒乌黑的粗纹胶木(或塑料)唱片。

  这是一台箱体式的留声机,喇叭嵌入箱盖中。一只上发条的摇手柄,插入箱体一侧的孔眼中按顺时针方向旋转三四下,那座架上的转盘便骨碌碌地转动起来。这让我很是欣喜,没料想三十年光阴似箭,其间屡经搬移,这机械装置竟毫发无损。一股重温旧曲的雅兴升腾起来,急急地欲取出唱片以解耳根之痒。慢来、慢来,母亲制止了我:这唱片的纹路可要小心保护,不能大手大脚,否则把纹路磨平了,那就唱不来曲了。

  母亲看似是要在我面前称一回师傅了。这也难怪,当年父亲热衷于此的时候(据母亲说洋戏是以一箩谷的代价从凰泥桥头一个攒宫人那里换来的,而唱片则是陆续添置的),我还穿开裆裤,可能在他反复摆弄的当间,母亲暗暗地从父亲那里学了几手吧。母亲平凡的人生难得有几处赖以称能的手段,对于洋戏的操作并不陌生的我,此时也乐于旁观一番母亲的表演,迎合她的心意。

  母亲取出一枚唱针来,笨拙地插在挂臂末端的圆盘针槽上,拧紧镙丝;伸展开挂臂来,将挂臂的唱针尖轻放在呜呜旋转的唱片上,须是外沿,任那唱针在唱片的纹槽里由外向内地划圈行走。于是,一种悠远而捎带着破碎杂音的曲调响起,一下子把我拉回远逝的年代,宛如走入了时空隧道,让我重新领略了一番一家人围着洋戏听曲的融融温情。

  母亲面呈得意之色,为自己能摆弄这曾经时髦的洋玩意儿。而我的注意力则悄悄地转移到了那些乌黑的老唱片上了,细细地辨认起每一张唱片的曲目来,有越剧《梁山伯与祝英台》《三盖衣》《婚姻曲》,沪剧《罗汉钱》,要数绍剧片子最多,有《打太庙》《后朱砂》《游园吊打》《三打白骨精》。那上面标注的演员可都是老一辈艺术家中响当当的人物嘞,唱越剧的有傅全香、范瑞娟、张云霞、戚雅仙等,唱绍剧的有七龄童、六龄童、章艳秋、陈鹤皋等,唱沪剧的是筱惠琴、丁是娥。

  一种莫名的惊诧升上心头,在这些同为78转的单声道唱片中,怎么就没有一二张歌曲或乐曲的唱片呢?像当年百代公司出版的电影明星王人美演唱的《渔光曲》、周璇的《何日君再来》、李丽华的《天上人间》,好让我这个后生感受一下当年旧上海天涯歌女般的怀旧风情;哪怕是红歌也行啊,如李谷一的《绒花》《边疆的泉水清又纯》等。

  恍惚间,母亲自言自语地述说起一个关于唱片的故事来,正好解答了我的疑问:

  先前唱片要比这多得多了,天涯什么歌女的歌曲片子也有一大摞,就装在另一个木盒子里。后来你爹担心被搜查到,怕人说这些歌曲唱片内容不健康,是要被抓去蹲牛棚的。一天夜里,他偷偷地溜出后门去山地里埋了。究竟埋了多少张,埋在哪块地、哪个位置,他都没告诉我,唉!

  …………

  去年,母亲因病离开了我们,那台留声机一直搁置在老宅的木楼上。我没有拿走的打算,想让一份乐观回荡在那段艰难岁月里,一直吟唱。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