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用文字改变命运,用文字感恩人生!

 
 
 

日志

 
 

满城春香,香自何处  

2018-05-04 08:08: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这个春天的尾巴,奉上一份杭州春香地图。哼着与它们相关的诗与歌,寻一抹别致的香。谷雨过后,夏至未至的杭州,草木深深。在某个清新的早晨,某次雨后的散步,或者某段深夜的归途,你可能会突然发现,空气中好香。无论是自家小区,还是公园,以及西湖边,各种香味好像商量好了,扑面而来。有时候,每走一段路,就能闻到一种香。尤其在晚上,四周安静,这些香悠悠传来,然后就迈不动步了,沉醉在春风里。

  整个四五月,这种不知来处的香味浸润了这座城市的每个角落,香得甚至不亚于满城飘桂的金秋季节。嗯,杭州可赏秋香,亦有春香。作家王寒,可以说是“浙江最懂草木”的作家了。今年年初,她刚刚出版了新书《江南草木记》。到底哪几种花木,是春天杭州最有代表性的香源?它们身上又有着怎样的故事?“春风一暖,花一朵一朵地开,像是写给大地的情诗,再是温厚内敛的花朵,到了春天,都变得热情奔放。”这是写在《江南草木记》序言里的一段话。“因为春天的一种花香而记住一座城,真的是件很风雅的事。”王寒说。

  樟树它承包了满城的香却很少有人注意到

  杭州每年有两个满城飘香的季节,一是市树香樟的花季,一是市花桂花的花季。王寒说,这两种树开花之时,无论走在什么地方,都可以闻到花香。香樟是春天也会落叶的少数树种之一。谷雨前后,香樟开始新陈代谢,老叶发红变黄,新枝冒出淡绿,一夜风雨,落叶满地,还有细细密密的小花,远看着像是零落的桂花。“香樟花特别不起眼,很少有人会留意到这种朴素无奇的花。”王寒低头看路边,走了几步,捡起一粒香樟花。

  香樟的花,像小米粒,颜色青黄。它在四月初开花,先是星星点点,到五月初,开到极盛,密密匝匝地围于枝头。有时开得太密,风一吹就断了,会轻轻砸到路人的脑袋上。很奇怪,香樟叶子撕开,闻到的是提神醒脑的清冽味道,但是香樟花的味道却很温柔,老远就闻得到,而且闻着很舒服,心情也会莫名地好。因为樟树高大,不会密集种植,但走一段路总能遇上几棵。印象特别深的是,在北山路“绿水芙蕖”亭的附近,香樟树临湖,长长伸展的树枝快要入水的样子。

  香樟的树龄很长,有几百年上千年。在民间,大家常常把香樟看成村庄的风水树、祖树,寓意长寿、吉祥如意。樟树的树枝折断后也会散发香味,是樟木特有的味道,令人想到樟脑丸。有一种说法是,过去的杭州人生了女孩,就在院子里种上香樟树,所以香樟树又称为女儿树。要是生个男孩,就栽上一棵榉树(意味将来中举)。等女儿出嫁,就把樟树砍掉,打成樟木箱子作陪嫁,可以防蛀。

  七里香&木香花来自两大香花家族很多人搞混过它们

  汪曾祺喜爱木香,有“木香花湿雨沉沉”之句。木香花开起来,是由不得你忽略它的。这种著名的观赏植物,常栽培供攀援棚架之用,盛放时犹如花瀑。木香花跟蔷薇很像,花瓣重瓣至半重瓣,白色。木香花含芳香油,可供配制香精化妆品用。很多人会把木香和七里香搞混,因为七里香还有一个名字叫“单瓣白木香”,但是七里香却是芸香那一大家子里的成员,跟木香的蔷薇家族挨不上边。

  七里香,也是很诗意和浪漫的花。白色花瓣宛如香雪,花开时,香飘很远。王寒笑说,不少作家和歌手都格外偏爱这种花。很多人会哼起周杰伦的那首歌,一开口便是少年大胆直露的爱:“你突然对我说七里香的名字很美,我此刻却只想亲吻你倔强的嘴。”王寒想起的却是陈淑桦唱过的那首婉转轻扬的《七里香》,带着一丝对往事的感伤。席慕蓉也有诗写七里香的:“在绿树白花的篱前/曾那样轻易地挥手道别/而沧桑的二十年后/我们的魂魄却夜夜归来/微风拂过时/便化作满园的郁香。”席慕蓉以七里香为背景,追忆二十年前的青春往事,诗中隐含的是欲语还休的心事。

  王寒说,这是属于他们那个时代的含蓄,但现在的年轻人可能觉得“背时”了。七里香的花同样含有芳香油,不少化妆品都会用来做香精。七里香这个名字,也是有点意思。相传距其七里仍能闻到香味,其他别名还有九里香、千里香、万里香,从七里香到九里,再是千里万里,夸张得有点离谱。

  含笑,它出现在很多古诗中,时不时会被我们撞到

  七里香被歌唱,那么含笑,可能是历史上被诗人文豪们宠爱最多的花之一了。很多人识得含笑,因为它的香味很特别,太有记忆点了,一闻就是《中国植物志》上所说的“有水果甜香”。至于像什么水果味,又有不同的说法,不过基本上可以划分为“苹果派”和“香蕉派”:觉得像苹果的人,会管它叫“苹果花”;而觉得像香蕉的人,则管它叫“香蕉花”。含笑花瓣肥厚。它在春末夏初开花,初开白色,渐开微黄,也有紫色的,但较少见。开花时通常是半开半含,脉脉含情的样子,故得名含笑。含笑在宋代便广泛栽培,南宋初宰相李纲非常推崇含笑,还专门写了一个《含笑赋》:“南方花木之美,莫若含笑。绿叶素荣,其香郁然。”

  历史上有不少诗人,都对含笑情有独钟,非常舍得笔墨。含笑的香味非常浓郁,宋代杨万里有《含笑花》诗,“只有此花偷不得,无人知处忽然香。”说含笑花香味太浓了,只能观赏,不可偷折,因为其浓烈袭人的香气,是掩藏不了的。陆游也喜欢含笑花,他为各种花写过诗,听说一处紫色的含笑花开了,便驾一叶扁舟急急忙忙地赶去赏花,尽兴而回,回来就写诗:“日长无奈清愁处,醉里来寻紫笑香。漫道闲人无一事,逢春也似蜜蜂忙。”诗人自谦为闲人,不过到了春天,百花开放,他想闲也闲不下来,就像蜜蜂一样,到处追着鲜花而去。含笑在杭州到处能看到,因为是常绿灌木,又有香味,公园里、小区里,所栽极多,是我们每天时不时就能撞见的。

    橘花&香泡它们是暮春里香得最浓烈的,带来故乡山野的气息

  谷雨和立夏,是暮春切换到初夏的两个节气。这个时节,橘花、香泡花开了。它们都属于芸香科柑橘属,这一大家子里的很多花,香味都很浓郁,自带芳香物质。比如香泡和佛手,大家都很熟悉,秋天果实熟了,摘来摆在家里,能香上个把月。但很多人不知道,其实橘树、香泡树开花的时候,也很香。在王寒杭州居所的小区里,还有她经常散步的小道上,就能遇见橘花、香泡花。它们很像,都是白瓣黄蕊的小花,藏在油光翠亮的绿叶间。不过,香泡花看着更敦厚一些,花瓣厚实,圆圆钝钝的,不及橘花来得轻灵。

  所谓香花不艳,艳花不香,那些白色的繁花,开到极致,总是香氛如潮。王寒老家在台州,故乡就是个盛产橘子、文旦(台州人习惯把香泡称为文旦)的地方。小时候,每到春天,王寒总会和小伙伴们跑到大片的果林里玩,“回家的时候,感觉整个人都是香香的。”直到现在,每年四五月份回台州,一出动车站,王寒就能闻到亲切而熟悉的橘花香。而这些年,杭州不少公共绿地和小区绿化,都引种了这两种果树,因为秋天果树的样子好看,开花又香,又是常绿的。这一来,王寒也经常能闻到故乡的味道了。

  橘花和香泡的花香,甜美,醇厚,有遥远的乡野气息。这种甜香,浓于茉莉而淡于含笑——含笑花实在太香了,是瓜果饱满成熟时的那种味道,香到有点发腻。而它们的香,是甜美,不是甜腻。在乡间,任花开花落,是有点浪费的。在王寒的记忆中,立夏前后,果农要为文旦树疏蕾。每一撮枝干上,挑出养分最足的花蕾留着,其余悉数摘去。疏蕾后,果农会用毛笔蘸着收集于瓶中的花粉,点施于文旦花的花蕊之中,“简直比画家泼墨挥毫还要潇洒,这幅画面,真的很有江南风情。”

  剩下的文旦花,可用来洗发,《南方草木札记》的作者、散文家朱千华就说,女子用文旦花洗发,洗了后,满头青丝,轻柔顺滑。而橘花有理气和胃、消食悦脾的功效,晒干后用开水冲泡能代茶饮。把橘花作为窨茶香源,明代就已有之,《茶谱》记载:“木樨、茉莉、玫瑰、蔷薇、兰蕙、橘花、栀子、木香、梅花皆可作茶。

  还有这些香>>>

  ●海桐

  海桐也开白色的花,后来渐渐变黄色。有人说,海桐花香接近茉莉,但也有人说,这种花香讲不出可以比拟的。

  ●络石

  郭庄的墙头上攀着许多的络石,前些天大雨时,园林工人清理络石藤,整车地往外拉,大概藤蔓过多会危及建筑。络石是藤蔓植物,攀援在围墙、大树上。因为花形颇似风车,也叫风车茉莉、万字茉莉。也开白色的花,花芳香,可提取“络石浸膏”。要找络石,可以去一些大树的树干上找。杨公堤的水杉树上也常见络石攀援。

  ●小蜡

  现在小蜡开得正好。小蜡是木犀科植物,开白花,花枝披垂下来,像覆了雪。不过花香味有点怪,喜不喜欢,可以自己去闻闻。它的果实可酿酒;种子榨油供制肥皂;树皮和叶入药,具清热降火等功效,治吐血、牙痛、口疮、咽喉痛等。

  ●刺槐

  刺槐即洋槐,与六七月开花的国槐不同,刺槐的槐花可以入馔。不过,对吃货不友好的是,刺槐在杭州景区不多见,但仔细找找还是有的。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