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用文字改变命运,用文字感恩人生!

 
 
 

日志

 
 

酒乡东浦醉千年  

2018-04-29 05:46:1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水脉阡陌,古桥如织,黄酒飘香,这是东浦给人的第一印象。越酒行天下,东浦酒最佳。位于绍兴市越城区西北处的东浦街道,其集镇聚成于东晋,宋代时已是中国酿酒业的中心。 穿过历史的烟云,在欸乃的橹声里,在飘散的酒香中,东浦走过了上千年的时光,依然有着水乡泽国般的秀美婉约。穿镇而过的鉴湖水,不仅成就了东浦黄酒的千古美名,更造就了东浦人如酒一般外柔内刚的性情。这种刚柔并济的性格,与黄酒的气质暗合,形成了古镇最深厚的文化,滋养着后世子孙。

    积水之区,小者为浦

        “两桨去摇东浦月,一龛回望上方灯。东浦之名,最早见于陆游的《剑南诗稿》卷一《夏夜泛舟书所见》。东浦,旧称浦阳里,后改称东浦。关于这个名称的来源,乾隆《东浦府志·水利志》里有一个比较权威的注解:积水之区,小者为浦,如东浦。因地势低洼,又在原山阴县东部,故名东浦。

  水,是东浦的灵魂。大约在七八千年前,这里还是一片浅海,一直到公元前21世纪才开始海退,成为杭州湾边的一片滩涂。东汉永和五年(140年),会稽太守马臻围筑鉴湖后,这里始成陆地。现有的集镇格局,形成于南宋,至今已有上千年的历史。因此,这里自古以来就是以楫为马、以舟代车、以桥为路的水乡泽国。境内湖泊棋布,江河纵横,溇浜密集,东有烟波浩瀚的犭央犭茶湖,南为碧水清流的古鉴湖,西临美如西子的瓜渚湖,中容绿水荡漾的青甸湖,更有鉴湖之水汇聚会稽群山形成的36条溪流。

  穿镇而过的鉴湖水,滋养着生活在这里的人们。街随河走,河连桥路,东浦人沿河而居,构筑起一道独特的水乡风情线。有水,便有桥。据不完全统计,东浦街道现存形态各异的古今桥梁有216座。这些桥,或与廊亭相连,或沿河而架,匠心别具,不一而足。东浦的桥,又以泗龙桥最为有名。不仅仅是因为这座桥形似伏水巨龙起舞,蔚为壮观,是摄影家的镜头、美术家的彩笔瞄准的地方,还因为这座建于东浦街道青甸湖上的清代石桥,有着独特的设计建造工艺。

  整座桥由三孔半圆形拱桥与十七孔平梁桥构成,合计二十孔。特别是梁桥建筑,稍作蛇行之状链接,形成拱力减轻负压,可抵御水流的冲击力,极富科学原理。事实也证明,建桥百余年来,历经飓风猛浪和烈日冰冻侵蚀,泗龙桥依然坚固如盘,安然无恙。又因其为绍兴现存水面跨度最长,而且拱、梁一体的石桥之一,泗龙桥被列入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水多,溇也多。在薛家桥畔生活了一辈子的何茂泰,花了近十年的时间,挖掘旧时的东浦故事,再经过史料考证、地图印证,还原了《古镇七十二溇》。

  黄酒为魂,名扬天下

  水和桥,串起了东浦的前世今生。穿行其中,人们既可感悟山石之坚毅,又可触摸秀水之柔情。在当地人心中,穿镇而过的鉴湖水被看作是福水,也正是这得天独厚的水资源优势,成就了东浦黄酒的千古美名。每到万物蛰伏的立冬时节,鉴湖水最为清澈冷冽。在这一天,取湖水酿酒,是东浦传承了千年的规矩。这其中技艺的淬炼,也是唯有东浦人才深知的奥妙。越酒行天下,东浦酒最佳。这是乾隆南巡绍兴时,在品尝孝贞竹叶青酒后,对东浦酒给予的高度赞赏。

  实际上,东浦的酿酒史可以追溯到大禹时代,至宋代已是绍兴酿酒业的中心。宋代朱翼中的《北山酒经》称东浦酒最良,陆游诗云莫道农家腊酒浑,丰年留客足鸡豚。此时的东浦,已是无村不酿酒,无人不沾酒,沉浸在一片酒意醉芬的氛围之中了。东浦十里闻酒香,描绘的正是当时的繁荣景象。明中叶以后,大酿坊的陆续出现,更是让东浦的酿酒业登上了新的高峰。孝贞”“诚实”“贤良等酒坊,均创于明代。

  明清以后,随着商品经济的发轫,绍兴酒酿规模扩大,坊酿逐渐占据了主要地位。清朝末年,东浦有住户三千,其中三分之一从事酿酒行业。清人李慈铭在《夜沿官读渚水村至东浦得两绝》中写道:夜市趋东浦,红灯酒户新,隔村闻犬吠,知有醉归人。生动描绘出了当年东浦酒店夜市的盛况。

  民国初年,东浦酿酒业达到鼎盛。1915年,东浦云集酒坊出产的黄酒,首次在国际上打响,获得巴拿马太平洋万国博览会金奖。1931年的统计数据显示,东浦有酒坊530家,产酒34800缸,占到了当时绍兴县黄酒总产量的30.8%,为东浦历史上产酒最高的一年。此后,酒量虽随时局变化而有起伏,但黄酒故里的称号始终都是东浦最具识别性的标志之一。老街上酒旗招展,酒客如云。这个名扬世界的南方小镇,吸引了越来越多的人来到这里,他们在烟雨朦胧中感受江南的柔美,更在酒酣耳热后体会东浦的豪情。

  当了一辈子美术老师的东浦居民沈厚夫,因为对家乡那份深沉的爱,经3年多的努力,创作了一幅以70多年前东浦水乡风韵为原型的《古镇风情图》。整个画卷长15米、宽1米,长长的宣纸上,那些小桥流水,粉墙黛瓦,正是时代变迁中逝去的古镇风情。如今,绍兴黄酒小镇东浦片区以黄酒为魂,文化为核,古镇为基,正在打造强烈彰显黄酒元素、浓缩绍兴风情,把脉消费趋势的全国著名特色小镇和长三角旅游消费新热点。这些复原的工程,融水、桥、船、酒、戏、文、人等绍兴文化经典元素于一体,很多都是以沈厚夫的画为蓝本。每到节假日,古镇上还会举行水上社戏等活动,恢复往昔的传统。流水间,从前那种风雅就这样从画中走了出来。

  人如其酒,刚柔并济

  初入口时,温润甘甜,不落痕迹,喝至酣处,才会发觉它的绵长与浓烈。东浦的酒,酿就了古镇的风骨。人如其酒,黄酒的性格,就是东浦人的性格。有故乡的这碗老酒垫底,东浦从来不缺血性男儿。

  这其中就包括写下百年光阴半归酒,一生事业略存诗的南宋著名爱国诗人陆游。他活了85岁,半生时光都是在老家东浦度过的。江南的水光山色、烟柳画桥,滋养了陆游细腻柔软的心灵。家乡慷慨恣纵的酒风,则熏陶出他浪漫狂放的性格。虽然多次被罢黜贬谪,但燃烧在诗人心里的爱国火焰,至死都没有熄灭。死去元知万事空,但悲不见九州同。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一首《示儿》,不仅是诗人的悲愤遗嘱,也是他人生最后一刻发出的战斗檄文。今天,在以陆游命名的小学里,依然传诵着这些至情至性的经典诗篇。

  以酒为旗,一代代东浦人酿就了兼济天下的雄心壮志。清朝末年,徐锡麟出生在东浦镇的一个大户人家。身为一介书生,徐锡麟却沿袭着东浦人外柔内刚的气质。他舍身报国的大无畏精神,激励着一批又一批仁人志士冲锋陷阵,也把东浦人骨子里的刚毅与不屈,推向了极致。唐代诗人贺知章、清朝将军周氏祖孙三代、革命先驱陈仪、文学家许钦文、名中医胡宝书……历史的长河里,数不清的前辈先贤,在东浦这片美丽的土地上谱写出了一曲曲波澜壮阔、如歌如泣的瑰丽篇章。他们为后世子孙留下了做人做事的标准,也用坚强的臂膀托起了东浦上千年的繁华。中国女排原主教练俞觉敏,梅开二度的著名越剧表演艺术家吴凤花……现如今,越来越多的东浦人依然在奋发拼搏,开创着一代胜过一代的光辉事业。

     古桥故事多

   在东浦,流传着这样一首民谣:磕头跪拜上大桥,上城坐船马院桥,东浦老酒越甫桥,吹吹打打薛家桥,谈天说地大木桥,买鱼买肉过洞桥,哭哭啼啼走庙桥,欢天喜地跨新桥,看病就医西巷桥,革命传统下大桥。这首民谣,生动形象地描绘了东浦古桥背后有趣的人文故事。

    马院桥,在南村船舫溇边,为单孔石拱桥,旧时为东浦的外滩码头。每天清晨,桥下都停着五六只小划船,等候着上城办事的人们。

  越甫桥,位于东周溇口,相传乾隆皇帝游江南,曾经信步走过此桥,沿南岸去孝贞酒坊,品尝了竹叶青酒后,诗兴大发,泼墨题词:越酒行天下,东浦酒最佳。

  薛家桥,紧缩在薛家弄口,也是单孔石拱桥。旧时,薛家弄内云集着道教人物和演唱艺人。弄内人家锣、鼓、箫、呐样样齐全,说、拉、弹、唱个个都会。

  大木桥,横跨古镇街河南北,古为木桥。以前,那里是古镇闹市中心,两岸酒楼茶肆相依。人们可以在店中狂饮细品,也可以沽酒于桥洞之下,在船头之上受用。盛夏季节,桥上两旁10余米长的桥栏石是人们乘风纳凉的好去处。人们云集于此,纳凉消暑,天南海北,洗去白天劳作之疲倦。

  洞桥,位于东浦老街的中心。那时的洞桥,南有人寿堂,北有德茂堂,是旧时东浦的商贸中心,农副产品的集散地。桥南桥北,商铺鳞次栉比,摊位拥挤重叠。上市时节,人头攒动,十分热闹。

  庙桥,位于较偏僻的街河西北。以前,东浦镇上死了人,孝子贤孙会披麻戴孝、恭恭敬敬拥着长辈的亡灵到庙桥头去点烛化锭。

  新桥,在东浦古镇街河最西端。新桥北岸,昔日开设许多家花轿店。一般乡人结婚,多数租用椅子轿、太婆轿。到了年底,花轿店生意更好,有租轿的,还轿的,船来人往十分热闹。

  西巷桥,架于西直江入鹅池的咽喉之处。早年,桥边有许东山先生开设诊所为乡间大众解除疾病之苦。由于他行医多年,医术精湛,医德高尚,就医者络绎不绝。再后来,西巷桥边又有许甘林先生在此就医。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