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用文字改变命运,用文字感恩人生!

 
 
 

日志

 
 

杜家台门的“光荣与梦想”  

2018-04-21 13:17: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站在老城区上大路与下大路相接的兴文桥上,俯视桥东北面的杜家台门,是一个比较好的视角,这座明清建筑历经沧桑后依然以鹤立鸡群之姿睥睨眼前的一切。我去的那天,正好下过一场春雨,屋顶、瓦沿、檐角处处透着幽幽的气息,仿佛听得到从台门深处发出的轻微呼吸声;而一阵依稀如梦的柳絮飘散在门口,似乎要将杜家台门的陈年往事一一钩沉。它就这样引着我一步步走近台门,触摸那百年风尘。

  一件“黄马褂”诉说了一段,杜家精忠报国的历史

  杜家台门有五进,占地近十亩。第一进为门厅,三间打埭;第二进为前厅,俗称大厅,面阔五间,带有船篷式廊轩,五架抬梁结构;第三进系中厅,也称神堂大厅,同第二进一样,带有船篷式廊轩;第四进为后厅,结构与中厅相仿;第五进是一排五间楼房,前后均有屋檐。进得台门,只见左右各有一条弄堂,可以直通五进,并与各厢房相通,可方便人员进出并避免相互干扰,是很人性化的设计。

  这里的一些住户反映,整个台门基本保持了当年的构架。可惜天井、大厅等地建起了一些房屋,不少住户也争相蚕食,因此台门内的空间显得越来越挤,特别是东西两条直通五进的弄堂(侧厢房的走廊),由于一些住户在自家门口搭建了披屋之类的建筑,将它们切断了。

  第三门至大厅走道中间,有一条石砌的马褂形走道,称之为“晒衣地”。按清朝官制服饰规定:能得到皇上钦赐黄马褂是至高无上的荣誉,杜家台门怎么会有这么一个罕见的、绍兴独一无二的“晒衣地”呢?事情得从杜氏十一世祖济芝公说起:当年济芝公奉旨守卫浙江、福建沿海一带,防御倭寇进犯,绍兴的大和山、三江城、崧厦城等地曾驻过军。清康熙四年,济芝公赴任白洋淀巡检司,1681年,亲率部下与倭寇在白洋淀上恶战数十仗,最后大败倭贼,倭贼所掠金银财宝被悉数截获(也有资料表明,此战地点是在绍兴的白洋)。遗憾的是,济芝公在战斗中不幸右臂中了倭贼的毒箭,于第二年不治身亡。康熙帝为表彰其为国捐躯的精神,遂颁诏追谥济芝公为“壮节公”,钦赐石刻黄马褂铺地,另拨战利品金银财宝六大船。

  “台门第三进大门是衣领头,这台门斗进来的两边就是马褂的身子,而靠近衣领的两边本来是两只展开的袖子。可以想象当初这个天井的空旷。”这“袖子”处早在上世纪六十年就造起了两排房屋。说起当年的台门景象,这里的住户杜师傅有点兴奋:“那时,台门背后杜家置有良田、晒场、谷仓。那时,台门前面有旗杆,有下马石,门口左右是门房——门卫值班室。”他说,台门斗(第一进)到第二进之间的过道有一道高两米多宽近两米的木质隐门(屏风),镂空,周饰花纹。屏风后面是一个大天井。

  住户杜子清、杜之湘等人补充说,当时,台门斗大门是六扇,第二道门是四扇门(中间两扇阔,旁边两扇狭),第三至第五进门均是两扇,现在仅剩下空洞的门框,“都在大炼钢铁时被拆下做了柴火,而台门内许多铁制窗栅以及门把手、插销等铁器被一一拆下丢进了炼钢炉。”

  一个前低后高的建筑格局,一套科学的排水系统

  从台门口到第五进,沿中轴线一路进去,感觉路面平坦。当一路陪同我的杜师傅悄悄告诉我“事实上,你不知不觉在爬坡”,我不由小小地吃了一惊。他说,杜家人丁最兴旺时,从这里分出去了几房,其中一房在上大路与新河弄之间,即为现在的距离兴文桥西不远处的杜家弄,称“小杜家”。世事变迁,许多杜家的后代陆续从杜家台门搬走了,从上世纪五十代初的60多户减少到现在的10多户,现在的杜家台门也就成了“大家台门”。但里面有一些东西没有改变,“比如这个建筑格局,设计者可谓匠心独具,从台门口到第五进,高度相差1米左右,呈由低到高的态势推进,每深入一进,即高一级台阶,利于台门内的雨水等最终流入门前那条河流,使台门内始终保持干燥。”杜家台门排水的讲究处,还在于每一进的天井都低于路面10多厘米,犹如一只只水池。即使有些雨水未能及时排尽,汇入那些天井内,依然可以保证中轴线一带路面免遭水患。

  台门口一对木雕龙头,被疯狂者的一阵乱刀砍下

  “记忆最深的是,当时在台门斗的门楣上所挂的一块‘进士第’的匾,那是林则徐题写的。”台门里老一辈的几位居民如是说,他们自豪于杜家历代书香传承,除清嘉庆年间考进举人、官至内阁中书的杜煦,还有一批文化名人,比如与杜煦同为金石学家的杜春生,以及近代著名科普出版家、翻译家杜亚泉等。“遗憾的是,这块‘进士第’的匾后来不知所终了。”

  杜之湘的妻子告诉记者,当年,台门口的屋檐下有一对威风凛凛的木雕龙头。大约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后期,不断有人来杜家台门“扫四旧”,因为台门内的五进大门早在大炼钢铁时被人拆去做柴火,因此整个台门外人可以直进直出。“扫四旧”的人到处走动,让这里的住户好一阵担惊受怕。有一天,来了几个小伙子,对着台门口一对木雕龙头一阵“欢呼”,只见他们搬来一架梯子,有人拿着砍刀“嗖”地爬上去,对着一个龙头猛砍,接着把目光对准了另一个龙头……“当时,我对他们说,砍掉可惜啊!可是那些人却反驳:‘这有什么用?都是陈旧腐朽的东西。’”说完拉了龙头扬长而去。说完这段记忆犹新的亲历,杜师母连声说:“真是可惜啊!要是还在,那也是文物呀!”

  曾驻扎一个排的解放军,曾开办一所小学、一个旅馆

  台门第三进是气宇轩昂的大厅,虽然两边早已搭起了房屋,中间仅留一条狭窄的弄堂,但是从上面望去,那考究的木料所筑的栋梁结构,依然传递着当年那一分威仪。杜师傅等人说,大厅的东边原是杜家自办的小学,杜家子弟不必出台门,在家门口就可以上小学。上世纪五十年代初该小学被解散了。

  许师傅是1953年跟着父母定居杜家台门的,他印象最深的是上世纪五十年代初期,这里曾经驻扎过一个排的解放军(还有一个马队),而附近的缪家台门内是解放军的连部。杜子清告诉,大厅内的房屋是上世纪七十年代房管会造的,目的是解决一些街道干部和国营单位员工的住房问题。

  “马褂袖子”处的两边房屋现在做了社区的养老服务中心。而当初建造的目的是搞三产——开小旅馆。这个旅馆最大的特色是附建了一个小猪房,因为附近老岳庙设有一个小猪交易市场,许多猪贩都想早早入场,所以须要在市场附近住一晚。社区(居委会)瞅准这个商机,在杜家台门内造起了小旅馆,还专门辟出小猪房,便于猪贩存放小猪。许多猪贩闻风而至,小旅馆生意兴隆一时。无论是小学也好,小旅馆也罢,它们都是一个时代的产物,会慢慢被淡忘,只有杜家那些“文有经世之才,武可精忠报国”的人杰,才能端居绍兴史册,永被后人记住。

  结语:“台门可能马上要腾空了,我准备把这里的尺寸一一量好,画成一张详细的台门图,与《杜氏家谱》一起保存。”一位杜家后人透露,他希望自己为杜家做一点事,保留杜家的一分光荣与梦想吧。光宗耀祖与荫庇后世是中国人永远的梦想。当我敲击键盘写完这篇文稿时,仿佛时光倒转,杜家的荣耀在眼前浮现:台门前那迎风招展的旌旗猎猎作响,那一件石砌的黄马褂似乎要从地上跃然而起,那五进大门在骀荡的春光中一一打开,杜家小学内朗朗的读书声扑面而来……一切都开始生动起来了!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