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用文字改变命运,用文字感恩人生!

 
 
 

日志

 
 

咱村历史八百年  

2018-02-09 08:35: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编写村志,反映的不仅是村民寻根的迫切,一种农村文化自觉,更是基层文化建设的重要实践。上虞区盖北镇夏盖山村,全村近1000户人家,家家户户都有一本《夏盖山村志》,这本村志成了夏盖山村人了解本村文化的一个重要窗口。村志展现了夏盖山村八百余年的历史变迁,无论是守护故土的村民还是远在他乡的游子,当翻开村志书页的时候,浓浓的乡愁便扑面而来。在上虞区21个乡镇街道中,编写村志的村子并不多见。在大力推进城镇化的今天,村庄绵延传承的农耕文明也渐行渐远。编写村志,反映的不仅是村民寻根的迫切,一种农村文化自觉,更是基层文化建设的重要实践。

  一部村志,重现800年历史

  夏盖山村位于上虞区东北部,是盖北镇10个行政村之一。境内有孤峰独秀的夏盖山,海拔168米。风景一方独好的夏盖山村,在历史上也是人文荟萃,源远流长。作为主编的汪牛耿和陈绍灿,在编写村志的过程中,也惊叹于夏盖山村的历史。据陈绍灿介绍,盖北镇其余9个行政村历史都不是很长,在160年左右,唯独夏盖山村,历史可以追溯到南宋时期,而夏盖山村境内人类活动的踪迹,可追溯到夏商时期。据《上虞县志校续》记载:大禹治水曾驻跸夏盖山。

  悠久的历史,蕴藏着夏盖山村厚重的文化底蕴,讲述着夏盖山村的沧海桑田。对于夏盖山村村民而言,历史的印记已渐行渐远,老人口口相传的故事已日渐淡忘。2014年,上虞区地方志办公室下发编撰村志的通知,夏盖山村作为盖北镇历史最悠久的村子,被镇党委列为盖北镇首个村志修志单位。在敲定方案的那一刻,夏盖山村村委便把编志任务当作中心工作来抓。这对于有着追本溯源愿望的夏盖山村村民而言,无疑是一桩幸事。在夏盖山村,陈氏为大姓,人口接近总人口的一半。而夏盖山村陈氏先祖便是南宋时期的陈远。陈远祖籍河南颍川,在吏部侍郎任上,朝廷南迁临安,陈远护驾随行。后辞官择居上虞,看中夏盖山这块风水宝地,举全族一百余口迁徙至夏盖山下,开土辟村,繁衍生息。建村至今已有800余年。

  “相较于别的村子而言,夏盖山村虽然历史悠久,但编写村志的过程,难度也大。一方面资料比较缺乏,另一方面,有些史料是文言文记述,没有标点符号,翻译过程也费时费力。”不过,难度动摇不了两人编写村志的决心。在陈绍灿看来,正是因为夏盖山村历史悠久,编写一本村志显得尤为必要。“有历史文脉的村志,可以起到资治、存世、教化的功能,可以告慰前人、裨益今人和惠及后人,意义深远。”

  在收集资料的过程中,陈绍灿更是感觉到史料的可贵和整理时间的紧迫,文书出身的他,对于资料收集有着天然的敏感性。为编写村志,陈绍灿多次出入区档案馆、区图书馆、镇档案室,翻阅了大量资料。“夏盖山村历经宋、元、明、清、民国,都未编写村志,在当下,能够收集前人的资料,整理出夏盖山村的历史,后人研究夏盖山村,就方便多了。”资料搜索尚且卷帙浩繁,撰写村志,对于主笔汪牛耿而言,更是一个考验。必须从一堆资料中检索出志书需要的内容,按照志书的体例,上下串联。在编写过程中,汪牛耿都是在家里伏案书写完成,后期再找人录入到电脑中。汪牛耿在镇农办工作期间,就喜欢从事文学创作,有着深厚的写作功底,然而志书的创作,对他而言,却是一个新的尝试。“志书写作,必须保证准确,有理有据,出版之后,要经得起推敲。”

  厚重积淀,增添村民自豪感

  作为土生土长的夏盖山村人,陈绍灿和汪牛耿为夏盖山村厚重的人文积淀而感到自豪。“编写志书,除了考证村庄诞生的历史之外,也要把历史中一些优秀人物的事迹记录其中,这样,村民在追溯历史的时候,能产生一种自豪感,同时,也会萌生一种不辱先志的开拓精神。”汪牛耿说。

  在编写村志的两年时间里,夏盖山村党总支组建领导小组,多次召开村志研讨会。同时,召开夏盖山村村民大会,宣传编写村志的意义。“良好的群众基础,对于编写工作而言,能够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陈绍灿说,村里不少老人通过口述的方式,提供了很多历史线索,村里的乡贤,也积极筹集资金,助力编写工作。与此同时,在编写过程中,上虞区地方志办公室领导、专家多次进行指导,一些年轻工作人员也参与进来,进行文字的录入和校对。更让陈绍灿感动的是,一些人虽非夏盖山村人,但在编纂村志过程中,也积极提供珍贵的资料、照片。“我们所希望呈现的,是一本合乎体例,脉络清晰,史料详实,能够引起人共鸣又能服务于当前的村志。”陈绍灿说。

    对于有着八百余年历史的夏盖山村,历史上记录着它的辉煌。文字记载,夏盖山村最早的企业诞生于清乾隆二十八年,村人陈道中依托木业,开办了永昌、协顺号船业和永泰、益昌等多家木器制造厂。清代晚期至民国年间,是夏盖山村民间工业发展的繁荣时期,其间轧花行、油作坊、灯彩行、酒作坊、石作铺等百业兴盛。

  除了繁荣的商业之外,夏盖山村古迹众多。境内有古老水井三眼井,相传为大禹治水时所挖掘;夏盖山南有建明寺,山北有夏盖夫人庙,都为纪念大禹治水所建;明嘉靖年间,绍兴府通判雷鸣阳在夏盖山建造三座石亭,供抗倭明军挡风避雨;抗日战争时期,上虞爱国青年在石壁留下著名的摩崖石刻“还我山河”四个隶书大字,现已被列为上虞区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和青少年爱国主义教育基地。这些古迹,如今依旧保存完好,成为夏盖山村的一笔宝贵财富。

  夏盖山村在历史上,也涌现了不少文化名人,同时留存了文化名人题咏夏盖山村的不少名篇。元末明初,世居夏盖山的著名诗人魏仲元、魏仲刚、魏仲仁兄弟三人,与浙东文化名人以诗会友,结成“敦交诗社”,收录76篇诗文于《敦交集》中,流传于世。明代文人谢谠,辞官返乡后,定居夏盖湖畔,写下《夏盖山赋》《夏盖山亭碑记》等名篇。村志开篇,有夏盖山村大事记,由于资料匮乏等因素,各朝各代事迹详略不一,但是上自夏商,下至当代,脉络清晰,串联起一个有来源、有文脉、有发展的夏盖山村村史。

  文化传承,从读自家村志开始

  “追本溯源固然是修志的重要组成部分,但是一本志书,只有从多角度呈现夏盖山村的风貌,以史为鉴,服务当下,才能在老百姓心里扎根。”陈绍灿说,“为此,我们从自然环境、历史沿革、地域文化、经济概况、社会事业等方面编著村志,其间采用述、记、志、图、表、录等方式表达。在内容上,志书中呈现的每一个数据,都经过我们严格考证,确保准确无误。如此详实的内容,无论是对于夏盖山村当前的发展还是对于今后一段时间的发展,都具有借鉴意义,相当于一把尺子,能够进行衡量。”

  上虞区盖北镇以种植葡萄闻名,这是盖北镇农业领域的支柱型产业,而盖北镇葡萄产业的发源地,便是在夏盖山村。根据《新修上虞县志》,明万历三十四年,当地已有葡萄栽培的记载,追溯历史已达400余年。如今,夏盖山村村民也多以种植葡萄为生,人均年收入可达1.6万元左右。在村志中,有一章特别写到葡萄产业。在产业的发展过程中,涌现了一大批精英人才,在新品种的引进和栽培技术的改良上,都作出了突出贡献。早在1985年,庙前村(现并入夏盖山村)便成为上虞区第一个万元户村,被誉为效益农业的典范。

  “早些年,夏盖山村多数农民依靠种烂沙地为生,衣裤叠补丁,糠菜半年粮,更有外出讨饭者。葡萄种植,克服了夏盖山村人多地少的困境,改变了夏盖山村的经济状况。其中,历代果农吃苦耐劳、踏实钻研的精神是值得每个夏盖山村人学习的。”汪牛耿说。“我们第一期总共印刷了1500本,全村每户村民都发了一本。”在陈绍灿看来,出村志的意义,就在于每个村民都愿意读,乐意去了解本村的历史和发展进程。“对于村民而言,在翻阅志书的时候,能够找到自己本身或者祖辈的事迹,或自己身边人物的事迹,都会有一种亲近感,也会萌生一种自豪感。一本村志,拉近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增强了村子的凝聚力。”

  据悉,上虞区第一批编写村志的村,除了夏盖山村之外,还有东关街道担山村、保驾山村和陈溪乡太平山村。如今,四本村志均已陆续出版,成为村落文化研究的重要参考志书。在编写过程中,村里的一批退休干部和退休教师以高度的热情和责任心,承担起了编写工作的主要任务。乡村的变迁,少了几分“把酒话桑麻”的古道热肠,多了几分“乡关何处”的惆怅。一本村志,捡拾的不仅是丢失的乡土记忆和村庄的成长脉络,更为村子今后的发展提供了宝贵的参照。乡村文化的建设,是否可以从一本村志开始,迈出更坚实的步伐?

  评论这张
 
阅读(117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