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用文字改变命运,用文字感恩人生!

 
 
 

日志

 
 

【李敬佑】印象王坛  

2018-02-04 08:48: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与王坛相遇,最早是为了看舜王庙。这座建于清代的寺院,飞檐斗拱,画栋雕梁,戏台楹联,精美绝伦,纪念的是中华先祖之一的舜王。看罢庙,我站在寺门口的一株古樟下眺望。这株古樟,干粗叶繁,虬枝相缠,亭亭如盖,而眼前的风景确实可用如画相称:但见一江溪水滢滢见底,成群游鱼历历可数;溪流对面田畴之外,群山相拥,丝丝白云缭绕于山巅,时隐时现,令人悦目赏心。

  这么好的一座寺院,这么美的一片山水,让我成了王坛的回头客。后来我又去看过东村的梅花、小舜江的水库。王坛留给我的印象既是秀美也是愉悦,既是浑厚也是质朴。她像一幅色彩斑驳、内涵丰富的油画那样可品可赏,耐人寻味。

  不过,如果仅仅停留在风景层面去欣赏王坛,那么类似王坛这样的山乡在绍兴可谓多矣,王坛有远比风景更令人玩味的东西,它们又是什么呢?关于这个问题的答案,我是在最近才有所领悟的。

  近年我多次去王坛,这应该缘于我的一位忘年交、好友孙妙法先生。他是王坛人,上世纪八十年代大学毕业后定居城区,经过一番苦心拼搏,以其所学的一手中医推拿绝技,经办了龙华骨伤医院,如今事业如日中天,欣欣向荣。承蒙其相邀,我随其多次到其家乡周边访友寻亲,游玩赏景,时间久了,对王坛的认识渐渐加深,竟感到它就是一个极好的社会学的课题,如果在此扎根一段时日,进行详细的田野调查,是可以写出一篇几十万字的博士论文来的。

  王坛地处会稽山的腹地,与上虞、嵊州毗邻。这里层峦叠嶂,山势起伏,耕田不多,交通闭塞。在农耕时代,其与外界的沟通就是靠一条穿山越岭的弯弯驿道,可想而知,那时这里的人们出行之不便、生存之困顿。

  然而,闭塞和困顿并没有阻滞王坛人与外界的交流和融洽。一个佐证是,代表西方文化的基督教很早就在王坛的村村寨寨传开来了。最近我到过那里一个非常小的村庄,叫什么名字?忘了。这村里只有十几户人家,而且大部分人家已经外迁,村里仅留下一些老弱者。绕过几幢旧房子,我看到一所房子顶上悬着一个代表基督教的大大的“十”字。一个老婆婆一面向那所房子走去,一面还在身上划十字,口里念念有词。

  听妙法介绍,他所在的村里,若论宗教信仰,则大多信仰基督教。我曾经向一位既是王坛人、又在那里当过干部、后成为我的同事的老人打听王坛基督教的历史。他说,他从小就看到耶稣教堂,知道许多村民信基督教,估计基督教至少在民国初期,或者更早的时候就传到王坛了。那么到底是何时,是谁将西方的宗教传进了这块大山封闭的土地上的?这不是一个很有研究价值的社会学现象吗?

  妙法先生有位堂兄,受其相邀在龙华医院做着后勤事务工作。这位孙堂兄家在临安,但根在绍兴王坛。我曾经好奇地向他打听怎么去临安安家的。他告诉我原委,让我吃惊不小。原来王坛因人多田少,村民家中大多入不敷出,生计艰难,许多人动了迁移的脑筋。据孙堂兄说,他们家是抗日战争时期从王坛外迁到临安的,那时杭嘉湖三府被称为“上三府”,经济状况要优于绍兴,到“上三府”讨生活是当时许多贫苦的绍兴农民的向往。孙堂兄的父辈就是这样离开家乡,踏上去临安谋生的路的。

  孙堂兄今年已六十有余,他出生在临安,长大在临安,但从小就知道自己从哪里来的,根是哪里的。他告诉我,在他童年的时候,每逢过年就巴望去王坛探亲。临安到王坛的距离大约一百多公里,在今天高速高铁普遍发达的年代,两个多小时就能沟通。但在改革开放前,他随大人到王坛探亲,从绍兴火车站下车,靠两条腿走路才能到王坛,往往走一天时间到车头亲戚家借宿一夜,第二天才能抵达故家。即使如此艰难,他们也乐此不疲,因为根对绿叶的呼唤是任何力量也阻隔不断的,外迁的王坛人,一代传一代,一辈接一辈,始终与家乡血脉相联、音讯相通。

  我曾随妙法和孙堂兄到临安去做过客。孙堂兄所在的村庄里有许多来自王坛的移民乡亲,他们大多还保持着绍兴的风俗习惯,说一口纯正的绍兴话,也与故乡保持着密切的联系。这又是一个社会学的题材,诠释的是移民文化和寻根文化,其中透露的历史、人口、经济、文化的信息是十分丰富的,作为论文的资料岂非足足有余?

  去年十一月的一天,我随妙法又到王坛走访,这次他陪我去看他母亲的老家,正好碰到他的一位叫王家德的表侄,他正在搞一个博物馆,展出的是酒甏水缸,只见一个个老酒甏被垒成一圈花纹,一个个水缸被叠成罗汉样的小山。

  看到这新奇的展品,我既好奇又不解。能说会道的王家德向我介绍说,王坛过去穷,酒甏水缸破了舍不得扔掉,补补再用,这就形成了一个修补酒甏水缸的行当。谁知到了改革开放年代,这门修补工艺发展成防水防腐技术,为王坛人走出家门,走进工程建筑行业打开了大门,不少王坛人由此发家致富,有的人经过多年打拼积累了可观的资产。他自己原先也是一个补缸匠,后来做防水,赚过大钱,回望走过的道路、逝去的岁月,他感到有必要让王坛的后人了解这段历史,于是萌发了造一个博物馆、展出从补缸到防水的全过程的念头,以此来激发王坛人的不忘初心。这是一个好主意,不过王家德的博物馆尚在初建阶段,碰到的困难不少,但我相信好强的王坛人不会被困难吓倒,就像他们将补缸工艺演变成防水技术,从王坛走到绍兴城区,又从绍兴走向全国那样。这,又是社会学的一个好题材:创业和革新。

  印象中的王坛,让人刮目,让人惊奇。

  评论这张
 
阅读(12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