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用文字改变命运,用文字感恩人生!

 
 
 

日志

 
 

绍兴小百花四朵“梅花”经她之手“绽放”  

2017-10-18 08:17: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说起越剧大戏,很多人的脑海中会跳出《陆游与唐琬》《西厢记》《红丝错》《赵氏孤儿》《李慧娘》《九斤姑娘》、新《狸猫换太子》、明星版《梁祝》《琵琶记》《荆钗记》《白兔记》《拜月记》《一钱太守》……,甚至还有《简·爱》《茶花女》《红色浪漫》《西天的云彩》《甄嬛传》……虽然有数不清的剧目,说不清的主演,但大都和一人息息相关,那就是国家一级导演杨小青!目前活跃在越剧舞台上的许多著名剧目的排演,都出自她手,熟悉越剧的人都熟悉杨小青,热爱越剧的人也会和诸多演员一样称呼她一声“杨妈妈”。

  1943年出生于诸暨的杨小青,6岁那年随家人离开家乡后,一直从事演艺行业,她慢慢由一名越剧演员成为一代名导。杨小青一直保持着谦和的微笑,她说:“绍兴给我一种归属感!我的事业,我的热爱,都融入在家乡的文化之中!”

  排了30多年戏,老艺术家累并快乐着

    上周五,结束武汉排戏事务的她一回到杭州,来不及休整,就来到浙江越剧团的排练厅。周六中午十一点,在位于杭州西湖文化广场的浙江越剧团排练厅,她顾自坐在位子上,看着台上的一位年轻演员排练。“你不要用花旦的动作,这是个小男孩,动作要有刚性!”杨小青说着说着就在位置上比划起来,“你看,要这样直接停顿,不要太柔。”年轻演员马上模仿,但似乎还是达不到要求,她就站了起来,又是一番比划,还真别说,年轻演员随着她的引导,动作马上有了转变。

  随着另一位“妈妈”的上台,杨小青又开始分角色讲戏,一会儿稚童、一会儿母亲,两位演员的互动通过她不断的亲身示范,逐渐磨合到初步满意的效果。看着她在场上一会儿摇头晃脑、一会儿甩手甩脚,还带点夸张的表情,你无法想象这是一位75岁的老人,带给大家的是如此强烈的艺术感染力。

     忽然,杨小青的腿似乎软了一下,“当心!”演员们惊呼了起来,但她却不当一回事,休息了一会儿又上去指导演员的动作了。“杨导很认真,细节很注重!”一位青年演员说,听杨导讲戏特别过瘾,能够抓住“灵魂”。“这些动作昨天有老师教过的,今天就是把这些动作好好抠一下,中午十二点半就要开始排戏。”杨小青说,而这个时候已经是中午十二点了。在杨小青的心目中,越剧是她的爱好,是她的艺术生命,虽然累但很快乐。她说:“我排一出戏一般需要一个半月时间,长的话要两个多月,一年排四部左右的戏,一些排好了但还需要雕琢的戏不算。” 

  深厚故乡情,她事业的归属在绍兴

  眼前的杨小青,个子小巧,大约在1.50米以内,似乎有点弱不禁风,但内心却充满了力量。她从艺60年,从事戏曲导演艺术30多年,排了上百部戏。她的足迹遍及东、南、西、北、中;导演的剧种涉及越、绍、京、梆、昆。而她给自己的定位首先是一位越剧导演,自己在做的这份事业与家乡的文化建设息息相关,自己从来没有远离。

   在杨小青每年的行程安排中,很多与绍兴小百花有关,十几年前她就被聘为绍兴小百花的艺术总监,“我们一个地方剧团,能够出四位梅花奖获得者,和杨导的悉心指导是绝对分不开的。”绍兴小百花越剧团著名演员、梅花奖获得者张琳说,自己的竞梅作品《一钱太守》就是由杨导操刀编排的。

  除了吴凤花第一次获得梅花奖的作品与杨小青无关之外,绍兴小百花的梅花奖获得者吴素英、陈飞、张琳的评梅作品,以及吴凤花二度摘梅的评奖作品,都出自杨小青之手。说起这些荣誉,她谦虚地说:“演员才是最重要的,大家把我捧得太高了。” 

    杨小青说自己是绍兴人,对家乡剧团的感情自然不一样,在十几年前走进绍兴小百花后,把自己的一些理念一点点在这里渗透,慢慢展现,这是一种富有成就感的累积。“这不是给其他一些剧院排一出戏能够感受到的,就好像是自己的孩子,看着她成长,心里感到特别快乐。”在她的心目中,这种慢慢累积的成就感,一种稳定的成长足迹,也给了她最大的归属感。这也算是为家乡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情。

  这段时间,杨小青一直忙着在浙江越剧团排新戏,前几日恰逢绍兴小百花带着《屈原》“回家”,要赴武汉参加演出,她马上向剧组请假,在10月9日结束了杭州一天的排练,连夜赶赴武汉,为《屈原》“回家”把关。拍景、对光、合成,从中午忙到凌晨,从空无的舞台到满台的异彩,从舞美、服装到音乐、表演,每一个环节她都亲力亲为,层层把关,一丝不苟。她说:“排每一出戏,我都要排到最好;每一年,我都要对自己有交代。”

  诗意在于内涵,“诗意导演”一直在探索

    很多人看过杨小青排演的戏后,都会觉得舞台效果特别唯美,有的甚至用“浪漫”来形容。“诗意导演”,是人们送给杨小青的美称,她是浙江戏剧界的一个重要符号。上世纪90年代,她以一台《陆游与唐琬》将浙江小百花越剧团推向辉煌。在剧中,她采用了舞台全景式的梅花条屏,营造出“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的意境。而后,她又执导《琵琶记》,只用六根灰色的大柱子,让《琵琶记》在干净、简洁的舞台上诗意地移动,在变幻莫测的场景中,在演员水袖如云朵般的飞舞中,把一个悲欢离合的故事,缓缓地倾泻、流淌出来……

  杨小青“诗化越剧”的艺术风格成为中国戏剧舞台成熟的标志,那个时期,浙江的越剧因她而红遍全国。可以说,是她对舞台的创新带动了越剧的新潮流,现在许多越剧导演都在找寻越剧的诗意。而杨小青对此又有了新的思考。在她的心目中,越剧本就具有诗性的,而不是说通过加入舞蹈、干冰效果来展示,“现在一些剧目中出现了一人独唱、众人伴舞,再加上烟雾的效果,让舞台显得特别唯美,但那是演唱会,不是越剧了。”对于部分所谓的诗化越剧,杨小青的批评有点犀利。      

    她说:“我们的诗化应该是从内涵中散发出来的,而不是依靠舞蹈等表演手法来展示的,应该先去理解,只要内涵理解了,再使用艺术化的表现手法,那就出效果了,即使只是一个演员在舞台上,也能够演绎诗情画意。”这恰恰印证了《一钱太守》最后一幕,依靠一池荷花、一枚铜钱,就演绎了刘宠的两袖清风和“出淤泥而不染”的精神。

  杨小青说,对于诗化越剧她一直在探索,并且一直会探索下去,“戏剧要发展,就要在继承传统上创新,在原有文化底蕴上突破,正所谓万变不离其宗。”杨小青从生活、人物、细节,甚至于一些反面人物中都抽出其艺术本质。杨小青说,越剧所演的并不只是单纯的才子佳人,不是轻飘飘的,只要融入文化内涵,即使是才子佳人也可以演出厚重感,这份厚重感正是现在的观众想要看到的。今天,75岁的杨小青依然站在排练场上。在越剧这个可以供给她快乐的艺术空间里,“杨妈妈”将会走得更远!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