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用文字改变命运,用文字感恩人生!

 
 
 

日志

 
 

【阎受鹏】悠悠登溪水  

2017-10-06 09:40: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阎受鹏】悠悠登溪水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那一线流泉踩着细碎的脚步声,从大山深处悠悠而来,绿映千山树,红浮两岸花,裙裾曳地,七曲八扭,若天真烂漫的少女,一会儿亲吻着崖壁上的青苔,一会儿撩拨岩罅间探头的草叶,顽皮地绕过一座座嶙峋的巉岩,泼辣地拽起下摆,腾越于石滩,弄得珮环叮咚,欢笑着荡漾出一圈圈柔美的酒窝;萦纡处向路人飞一个媚眼,扭一扭纤细的腰肢,悄悄地进入村子。于是故乡——马站便有了这条绮丽的溪,一脉迂回穿插于村子的溪。

  这条溪,其实并不完全女性化,柔中寓刚,她不只有个显示阳刚之气的名字,“登溪”,且在流程中也袒露几分壮美的男性风姿。

  【阎受鹏】悠悠登溪水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溪水的本性向下流淌,而“登”,有向上之意。这条溪缘何命名为“登”呢?她发源于台州大雷山南麓,据元代文学家戴表元考证,大雷山古称登岱山,故名登溪,又叫锦溪。除与登岱山有关外,还另有意蕴。清代贡生孙声华《马站九题·登溪》诗云:“润下溪流性,如何亦诞登?日升驱鸭桁,宵陟捕鱼灯。水越梯千级,岩支栈几层。龙门疑即是,不必畏崚嶒。”登溪无坚不摧,不惧一道道塞路的峭壁。有容乃大,她一路热忱地招呼一缕缕山泉一起前进,一路用自己的身躯——无形的钢凿,勇敢地直插峭壁薄弱处,日夜不停地冲击,凿开一扇扇石门。有了登溪这样的智慧和毅力,攀栈道、越石梯,不畏险峻,那么,你就有登上龙门的希望。故乡的先人总盼望子孙有出息,即使一条小溪的命名,也不忘激励后辈志存高远。

  如果你站在溪边,会乐此不疲地沉醉在那和谐的景色中:那些起伏的山峦、丛林和流泉,水面上漂浮的倒影,金黄的梯地,就像一个美丽的桃源。山深林密,源远流长,千百年来,溪水徐徐而来,从不干涸。春夏两季,雨水渗透山林,每一寸土地都软汪汪,给登溪丰富的营养。即便秋冬枯旱,自有地下水汩汩冒出,登溪依然生机勃勃,充满活力。

  【阎受鹏】悠悠登溪水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清晨,登溪一片寂静。这并非山村人家对她冷落,而恰恰正是对她的虔诚。因为自古以来,山村人家饮水之源,全在这溪中,世代相传,约定俗成:晨7时前,不得洗涤。虽然有的人家用竹管引来了山泉,但仍然默默守约。饮溪,自然对溪多一份深情,上岁数的人常告诫子孙:“用溪须得护溪。”一日,有人拉一车物品过溪边,稍不留神,轮子被凸出的石头绊了一下,车子侧翻,一个玻璃瓶落溪粉碎,花生油漂起。拉车人立即跳进溪流,大半天才舒口气站起,终于把一大片油花一勺勺舀进木桶,把锋利的碎玻璃片一枚枚捡进布袋。

  登溪也不负山村人的厚爱,慷慨相许,不仅奉献甘甜清洌的饮水,还馈赠村民一份生活的美。瞧,那古老的蜿蜒曲折的鹅卵石径,或一字排开的老屋石墙,其材质全都取自溪中或溪畔石灰岩,纹理悦目,色彩斑斓。

  【阎受鹏】悠悠登溪水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故乡人与登溪须臾难离。早半晌,静谧的登溪便闹哄哄了,石埠头蹲满了婆婆妈妈、姑娘媳妇,身边排着一只只洗衣盆。一溪衣杵棒捶声,一溪笑语喧哗声。待溪边一静,村边的晒场上热闹起来,一条条晾竿上挂满了五颜六色的衣衫。上世纪80年代的化肥与农药,曾给登溪造成巨大伤痛,可登溪是大度的宽容的,当人们意识到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她便尽弃前嫌,一路畅快而流,浇出的全是茁壮的庄稼与灿烂的奇花异木,馈赠给人们丰厚的物质与高层次的生活美。

  夏夜,溪边是人气最旺的地方。蟋蟀时而在石穴里“居居”,纺织娘不停地在草丛中“轧轧”……溪畔昆虫的低鸣,仿佛从我的耳朵渗入全身每一个细胞。人们有的坐在石条上,有的坐在从家里端来的椅子上,闹盈盈一片。老人们手上摇着芭蕉扇,津津有味地说古论今,讲赵子龙大战长坂坡,讲武松景阳冈打虎,讲梁山伯与祝英台,讲孟姜女……孩子们有的竖起耳朵听着,有的偎在母亲的怀里数星星。“七尺扁担稻桶星,念过七遍会聪明。”大人们说谁能一口气把这两句话念上七遍,谁就会更聪明。于是,孩子们望着蓝莹莹的苍穹里稻桶般的北斗星座,真的一遍一遍飞快地念着,大人一夸,孩子们就高兴地蹦跳起来。

  【阎受鹏】悠悠登溪水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登溪,是我童年的乐园。不管春夏秋冬,她都会给我无穷的乐趣。有了她,我的童年岁月才绚丽多彩。春天,绵绵烟雨洒在山谷,溪水渐渐涨了,慢慢地淹没了一片片石滩,溪岸的辣蓼和马兰草也长出了蓬蓬松松的嫩芽,一群群鸭子的扁嘴起劲地搜觅着溪底的螺蛳和小虾。初夏时节,溪水更旺了,奔腾的溪流与岩石相碰激起了一朵朵雪白的水花,石斑鱼、排鱼、老虾公在水花中欢跳。我的溪边童年最欢乐的时候也来到了。

  “六月六,黄狗小猫都汏浴”。登溪,偌大的村民浴池。夏日傍晚,男人不论老小,都泡在清凉的溪水里。不会游泳的把裤子泡湿,用带子扎紧裤管,向水中急急一兜,捕捉了饱饱的一裤子空气,再用带子把裤腰扎好,便成了极合用的“救生圈”。有了这东西,即使一点也不会游泳的人也不用担心,搁在腰下大胆地向深处游去。我呢,不放过显摆的机会,举起双手,上半身露出水面,踩着水,一步一步在深处慢悠悠地转。

  【阎受鹏】悠悠登溪水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溪中最热闹的是打水仗,水珠越密,笑声越亮。那一道道腾空的水帘在阳光里闪耀着七彩,一声声欢呼震荡着山谷。不在乎输赢,只求个快活。闹完了,身子泡凉了便躺在溪边的石头上晒太阳,过一会儿便争着往潭中跳。顿时,哗啦哗啦响,浪花激溅,有的狗爬,有的蝶飞,有的仰浮,有的潜游……

  人大了,嫌家门口的水太浅了。十一二岁,就专挑深一点的潭去游。从埋潭到紫封潭,乃至寺坑的龙潭,游遍了家乡的深潭。那个龙潭深二三米,水碧绿碧绿的,深不见底。村民说,底下蹲着老龙哩。玩溪水,我挨了无数次骂,无数顿揍。但是我从不后悔。骂管骂,揍管揍,骂过揍过还是偷偷地去溪水里玩耍。一下水,就像一条快活的鱼儿,什么都不在乎了。我想,如果没有家乡的这条小溪,我也许还是一只“旱鸭子”。在人生的起点,正是家乡的登溪拓宽了我生命的维度,领略到生活中更多的精彩,享受到水给予的智慧与乐趣。

  【阎受鹏】悠悠登溪水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她使我在后来的人生旅程上,有胆魄敢于在舟山群岛投身东海潮头,体味“会当击水三千里,自信人生二百年”的豪迈;敢于在北戴河拥抱渤海的胸怀,感受“一片汪洋都不见,知向谁边”的旷荡;也敢于在巴厘岛去亲吻陌生的印度洋碧波,接受它的抚摸,探索未知世界的奥秘……

  如今,每当我想起童年的往事,登溪的风貌就清晰地浮现在我的眼前。只是不知道,故乡的孩子们,是否还像我儿时一样,不时偷偷地跑去扑进她的怀抱去戏耍?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