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用文字改变命运,用文字感恩人生!

 
 
 

日志

 
 

宁阳今年最贵的蛐蛐,卖了11万  

2017-09-24 12:57: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宁阳今年最贵的蛐蛐,卖了11万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每年立秋到白露,山东省泰安市宁阳县各个乡镇农村,人们会涌入田间地头林地山沟抓蛐蛐,而全国各地的客商则汇聚到这里买蛐蛐。被人群拥堵的宁阳县泗店镇上,仅是这短短三四十天的周期,据称就有超过6亿元的资金流动。数十年下来,泗店镇已形成国内数一数二的蟋蟀交易市场。据当地人称,参与捕虫的人家,每年这个把月光靠抓虫卖虫就有数万元的收入,所以外出打工的人,会季节性迁移返回家乡,加入捕虫大军。

  因为斗虫的巨大需求,蛐蛐身价连年攀升。今年在宁阳市场上最贵的一只,据称被天津商户买走,价格是11万元。被商人买走的蟋蟀会被人工养殖一段时日,而后流向全国各地,在一个个圆柱形小瓷罐中开始它们的角斗士生涯。杭州人玩的蛐蛐,几乎都是这样来的。

  转手数次翻几番,今年最贵11

  宁阳今年最贵的蛐蛐,卖了11万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每年立秋到白露,宁阳县泗店镇柳厂村的党振海都会把精力放在地里——每天起早贪黑,不是种庄稼,而是抓蛐蛐。抓了20多年的虫,他经验丰富,只要在一片苞米地外看看长势,或停下脚步听听这一带蛐蛐的叫声,就能判断出是否有好蛐蛐。如有发现,他就会手持半个拳头大的捕虫网兜去地里,猫着腰听音辨位,搜寻蛐蛐。

  这个只能自己去,在哪儿抓到条好蛐蛐都是不能让别人知道的。党振海说,这就像商业机密。不论白天黑夜,几乎整个宁阳县的农地沟壑中,都会有捕虫人的身影。与此同时,来自全国各地的玩家和商贩都会聚集在此,收购蛐蛐。宁阳的蛐蛐交易,其实说的就是泗店。该镇宣传员戴成猛对此毫不犹豫。

  宁阳今年最贵的蛐蛐,卖了11万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在这三四十天时间里,每天从凌晨四五点开始,泗店镇镇中心几条主要道路都会被挤得水泄不通,周边的店面,被一些当地人租下来卖蛐蛐。更多的商人则在路边摆上矮方桌,坐在马扎上,等待村民们送来刚从地里捉到的蛐蛐。这些蛐蛐会被村民们按品相先简单分类装好。先送到相熟客商那边卖,余下的,就挨个小方桌推销,直至售尽。有些大客商,则会在泗店镇的小旅馆里包几个房间,或直接住进农家院,等待常年熟识的村民把第一手货源送上门来。

  这些蛐蛐,被分类分级待价而沽,从一、两元至几千几万,几乎没有一只会被舍弃。将之形容为黄金季节毫不夸张,因为一只蛐蛐的价格,往往远超同等体积的黄金。当地人之所以如此热衷于抓虫,就是因为这一个月,起码能赚到三万左右的现钱,这可是一笔不小的额外收入。一只好蛐蛐,甚至顶得上当地人半年的收入,你说能不动心吗?当地人说,一般一天能有六七百的现钱。

  宁阳今年最贵的蛐蛐,卖了11万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泗店镇还专门开通了一些长途客车,不断将蛐蛐送往全国,从地里收还是便宜的,最好的也不过一两万,但卖过几道,价格就翻上去了。宁阳县蟋蟀协会会长刘德强说,今年最贵的一只蛐蛐被卖给了一位有名的天津商家,“11万。过了白露,市面上的蛐蛐价格就猛跌,几块钱一只都无人问津。党振海说,这是因为白露后的蛐蛐开始钻洞交尾,战斗力就不强了。

  从换一节电池,到卖出上万元

  如今红火的蟋蟀交易,三十多年前刚开始的时候,可寒碜得很。当年最早换一节电池,或者一毛两毛,直到如今的一千、五千、上万。一些大玩家和商贩每年拿出几百万,找人分头淘宝,要求在20多天内,把钱都花掉,换成好蛐蛐。刘德强说,宁阳土壤特殊,这里出的蛐蛐特别壮,也好斗。最早是上世纪八十年代末,逐渐有各地的蛐蛐玩家来宁阳捉虫,也找当地村民帮忙抓虫。

  宁阳今年最贵的蛐蛐,卖了11万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最早不是给钱,是给手电筒的电池。刘德强说,那会儿对于当地村民来说,电池是很紧俏的,一只好蛐蛐换一节电池是最初的交易模式。后来商贩越来越多,但是交易的规矩没变过,谁先看上谁先买是铁打的规矩,第二个人即便愿意掏十倍价格,也不能撬边儿,只能向第一个人买。

  刘德强印象最深的一次,是1991年,他亲眼看到一只蛐蛐被一名天津客商从农户手里以一元钱收购,随后转手卖给一位上海玩家,卖了1000元,那时的1000元,可是一笔大钱啊。”1995年后,泗店镇的蛐蛐买卖越做越大,这几年当地每年蛐蛐交易超过6亿元。

  赌蛐蛐,会毁掉整个产业

  宁阳今年最贵的蛐蛐,卖了11万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在刘德强和党振海看来,一只蛐蛐是否,就像赌玉,谁也不知道几千几万买下的蛐蛐,是否会被别的蛐蛐一口干掉。今年11万那条是红牙青刘德强说,这蛐蛐分六类,每类都分虫王级、将军级、大将级……除了从其体色、花纹、腮部、大牙、后腿等方面比较,比斗中一生不败、最后一败和偶尔一败成为衡量这些蛐蛐级别的核心标准。在党振海看来,讲究虽然多,但最重要还是看腿是否短粗有力、大牙是否如麦粒般有劲,但有时也难说,就跟相媳妇似的,情人眼里出西施。

  虫王的传奇,一般都是被送上赌场,让主人一夜暴富。去年有位上海玩家在宁阳花万元买了一只蛐蛐,回上海后放到赌场上,战无不胜,为这玩家挣了300万,蛐蛐死后,他特意火化并亲自送它回山东老家入土为安。刘德强不认可那种将蛐蛐买去赌博的违法行为,他觉得从长远来看,会毁掉蛐蛐产业,但现实中屡禁不止。

       宁阳今年最贵的蛐蛐,卖了11万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市场热乎的背后,也有隐忧。野生蟋蟀被称为秋虫,而被称之为白虫的人工养殖的蟋蟀并不被业界认可,在泗店镇街面上的店铺里,总能看到抵制白虫的标语。戴成猛说,这几年来,野生蛐蛐的资源在不断下降。除了宁阳,山东另一个蟋蟀产地德州宁津县也面临此类问题。

  现在宁阳的蛐蛐资源少了很多,所以以宁阳为中心,捕虫大军开始往周边区域扩散。刘德强说,山东济宁的梁山、菏泽一些县市甚至河南,都成了捕虫大军的新目标地有的垄断户会安排一辆大巴车,拉着捕虫人去河南一些地方,四五天时间带着那边的蟋蟀回宁阳贩卖。这些蛐蛐,被分类分级待价而沽,几乎没有一只会被舍弃。因为一只好蛐蛐的价格,往往远超同等体积的黄金。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