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用文字改变命运,用文字感恩人生!

 
 
 

日志

 
 

我的老师周冠均  

2017-08-07 06:04: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老师周冠均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沈勇(浙江省文艺评论家协会秘书长、教授)

  本来我以为叫周冠均老师的只是艺校的学生,没想到现在只要是圈子里的都叫他周老师因为他的学识与经验,哪里都少不了他。因工作关系,我经常与周老师一起开会,见面时我常常情不自禁的叫他一声老周。没曾想,这一声老周竟然会招来一片声讨和围攻。很多次我被人厉声斥责”——“你怎么能叫你的老师老周’”?! “不要以为你翅膀硬了就可以不顾师道尊严!”……

  真是冤枉!但也活该,谁让我忘了周老师现在在浙江戏剧界的江湖地位呢。对于周老师,学生其实有很多称呼:先生周老师老周,这些称呼在不同的场合、不同的情态下表达着不同的意思,但是绝对可以保证那都是我们发自肺腑的尊称。
        我的老师周冠均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先生

  从我1980年进艺校越剧班学习老生开始,周冠均老师就一直是我的专业主课老师,他教我唱腔、越剧语音、念白及剧目,到1982年班里的男生都改行了,留下我跟另一个同学作为种子培养后,周老师的课基本是一对一上的,1986年我毕业留校当老师,依然是周老师带着我,直至1990出师开始单飞

  周老师最帅的莫过于每天扛一把二胡,带着学生想到哪里上课就到哪里上课。当老师后,我也就传承先生的衣钵,一样扛着二胡,带着学生想到哪里上课就到哪里上课。而事情的真相则是,上课教室不够,作为越剧科长的先生只能自学二胡,每天带着我们流浪先生是1960年小学毕业考入浙江艺校越剧班的。学钢琴、学二胡,读夜大、读电大、进党校,提学历、读管理,从教师、科长、教导主任到教学副校长,自学随着岗位的变化不断深入。

  我的老师周冠均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有一天,我看到了先生编的一本《越剧语音》教材——那是一本蜡纸手刻的教材,大A3纸,封面上刻着四个空心字越剧语音。里面的字迹一笔一划十分的严谨与工整,最难得的是里面的几十幅发音器官解剖图及声韵母发音器官位置图,也都是用铁笔在蜡纸上画出来的。对于习惯了口传身授的戏曲教学来说,这样科学严谨的戏曲语音教材在当时的中国尚属首个。能在那个年代就想到要规范越剧语音,真是有远见的创举。

  事实证明,这本教材也的确是越剧正音教学最权威的一本教材,不仅浙江省的杭州、宁波、绍兴、嵊州等地培养越剧演员使用它,上海、福建、江苏的剧团或者学校培养越剧学生也基本用它。越迷为了唱准越剧,也纷纷购买这本教材。先生用自己的行动诠释了他在我毕业之际的赠言学高为师、身正为范

  周老师

  我的老师周冠均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周老师上课严谨,很有绅士风度,像极了电影中的教父形象。平时,他很少跟你讲道理,总是琢磨可以治你毛病,又让你能深刻领悟的方式用于教学。其中,再来一次可以说是周氏教学绝世神技

  我初次感受神技是在二年级排《二堂放子》的时候。那天,轮到我走刘彦昌的出场。在他的二胡声中,我踩着节奏慢慢地一步一步走了出来,到九龙口亮相时,二胡声突然停了,我抬眼看着周老师,他头也不抬地说再来一次。我以为节奏不对,于是又走了一遍。但是,依然在老地方,依然停了琴声,依然是那句再来一次。只不过再次说的时候眼睛是看着你的,那眼神似乎直接能看到你的心底。在同学与路人的注视下,你突然变得无所适从,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最要命的是还不敢问。恍惚中,你不得不调动一切去回忆前一天上课周老师讲解出场的每一个细节与要求,并在再来一次中不停的调整与修复。直到第六遍,九龙口的琴声没有停,而我则一辈子记住了那个再来一次

  我的老师周冠均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周老师特别擅长开药方,而且他开的药方往往别出心裁,专治学生各类的疑难杂症

  小的时候,我们排戏,一开始要叫自己的同学官人娘子母亲爹爹时总是忍不住要笑,我,这个笑场的毛病一直到二年级还没能改正。那天,也是排《二堂放子》,我演刘彦昌,同学汤勇演我的儿子。当戏排到刘彦昌发现儿子唱急忙忙奔跑且为何时,按照要求这一句必须要看着儿子的眼睛唱。那天,我们俩一对眼,我又笑了。因为我经常笑场,所以周老师似乎也习惯了,但是这次,周老师停了下来。他对大家说:我们先停一下,让沈勇先笑一会。然后和颜悦色地对我说:你先笑一会,笑好了我们再开始

    我的老师周冠均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于是,我就在那里笑。过了一会,我笑够了,提出要排戏时,周老师依然和气地跟我说你再笑一会吧,嗯,再笑五分钟。好好笑哦,笑不到我打你旷课。听到这话,我由笑慢慢变成了傻笑,变成了只有哈哈哈的声音,而嘴角正在逐渐地往下拉。五分钟在此刻变得极其漫长……“我真的笑不出来了,我说。那汤勇你就引他笑,如果你不能把沈勇引笑,我也打你旷课。平常一对眼就笑的两个人,此时傻眼了。在汤勇绞尽脑汁、又装鬼脸又学狗叫的同时,我的眼泪慢慢地溢出了眼眶……那天,我们都没有完成任务,周老师也第一次食言,没有打我们旷课。但是,从那以后,我就没有再笑过场。

  老周

  我们读书时,周老师曾经是我们的班主任。他的业余时间除了自学,几乎都与我们在一起,经常在周末带我们回家开小灶。当然,那不是上课,而是真正的小灶”——大盆红烧肉,或者红烧鱼块(那时这些是要凭票买的,很金贵)。6月初青豆上市的时节,我们也总能在周老师家吃到最新鲜的青豆,我记得那是用脸盆装的,而且每次都要好几脸盆才能填饱我们的肚子。那时的周老师家几乎是我们最爱去的地方,没有之一。

  我的老师周冠均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1981年春节,那时我们刚上二年级,学校组织我们初一去塘栖演出,于是那年我们在学校过年。周老师在学校陪我们吃完年夜饭后,就把我们参加演出的十几个同学带到了自己位于曙光路家里。40多平方的房间里挤满了人。那时,没有电视,更没有春晚,有的只是我们不在家过年的新鲜与兴奋。很快地,这份激动就变成了这个好吃我要这个”……声音充斥整个房间,几乎听不清谁在说。但是有一个声音总是很清晰,瓜子花生来了甘蔗糖果来了”……这个字拖得特别长,像极了饭店里小二,那是周老师的声音。

  事实上,那天他也就扮演了小二的角色,不停地给我们上吃的。在那个计划经济年代,用的、吃的都必须凭票,而且这些票证都是按户按人限量供应。过年了,周老师家自然用足了所有的票,办好了整齐的年货,只等着亲朋来拜年,拿出来便可以招待。想不到的是,我们成为了那年的第一批客人,而且是一批不会客气,又正处在发育阶段食量特别大的客人

  我的老师周冠均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我不知道最后周老师如何化解了那天我们的扫荡所带来的问题,我只知道,那年的年三十,是我这辈子最开心、最放纵的一晚。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