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用文字改变命运,用文字感恩人生!

 
 
 

日志

 
 

啊呜:以写作撑起现实的墙  

2017-08-08 08:30: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啊呜:以写作撑起现实的墙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浙江省作协青年作家人才培养计划新荷计划,是省委宣传部为繁荣浙江文艺统一部署的四新计划中的一项,以出版研讨、研修班、评论家结对辅导、作品签约、深入生活等方式对青年作家进行培养扶持,2016年启动,如今已进入第二个三年阶段。每年,在全省青年作家中选拔10位青年作家进行重点扶持,2017年的10新荷作家也已经产生。今天亮相的是两位80后作家,他们都来自舟山,来看看,他们如何从海边那些人与物的存在、消失来展现自己的创作。

         啊呜:以写作撑起现实的墙

        2005年春末,各种招聘即将结束,而我还没从考研的噩梦中完全清醒,只是漫无目的地满世界投送简历。从重庆到杭州,从杭州到舟山沈家门,面试、签约,然后一住就是十二年了。噢,现实又何以变得如此迅捷了?

         啊呜:以写作撑起现实的墙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当一个人一而再再而三地用成人的、成熟的、符合成功范式的观念指导自己避开本来的想法,完成自己人生中一个又一个重大的选择,最终把自己变得周围所有人都认识、唯独自己不认识的时候,写作,或者一切艺术活动,至少于我,才是必要的。毕竟每天看着一个不像自己的自己活在自己的视野之中,是一件必然感到恐惧的事情。

  我大概是顺应过往的兴趣,选择了诗。然后不断地在虚幻的现实表象之下,给予自我以内心的真实,或者是在太过现实的生活之中,给予自己虚幻的内心想象。这时候,谁分得清真假呢?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我意识到诗意是一种危险的平衡,一种真与幻的平衡,一种非真与假幻的平衡。

         啊呜:以写作撑起现实的墙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为了追求这种平衡,我不给自己的写作题材或对象设限。山水自然、生活琐事、日常器物、人文历史,以至于神魔鬼怪、未来时空,我都乐意纳入笔端。为了追求这种平衡,我总是竭力在探索细微处的宏大意义,在行游中发掘自然山水的超自然价值,描述光怪陆离中的秩序,用非理性对抗工具理性,追求超现实的虚幻可能等等。我想在一些悖谬的、反常的情境中,甚至是想象性的空间里,探求存在的经验。

  写作诗歌不只是因为看见了什么、听见了什么,也从来不只是为了让人看到什么、听到什么。不一样的题材、不同的视角,必然带来新鲜感,诗歌是需要新鲜感的。而阅读诗歌的人才能从中获得超出生存本身的感知和体验。而通过追求这种平衡,我也得以让现实的狰狞和内心的温柔之间获得平衡,让沉醉和清醒之间找到沟通。我不能让现实的墙压下来,把我压成本心所抗拒的另一个形状、另一种面目。我要让自我可以在现实面前保留生命最初的一点纯粹和天真,让每一个沉重的夜晚,都能从淤泥里绽出尖白的莲骨(《静物:苹果》)。

         啊呜:以写作撑起现实的墙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啊呜,生于1982年,浙江省作协会员,舟山市作协诗创委副主任,入选浙江省作协新荷计划青年作家人才库,并参加第三届新荷作家训练营;作品散见于《诗刊》、《诗选刊》、《诗潮》、《绿风》、《江南诗》、《中国诗歌》、《汉诗》、《特区文学》等各类期刊和选本;著有诗集《反复播放的夏天》。

  桃花访安期生(节选)

  登岱山岛磨星山

  一名散仙,提笔蘸了白雾

  涂抹一座县城

  时而点白,空出几条性命来

  时而描灰,纠缠了俗事

  他抖着衣袖,看着

  灰白之外,满是厌倦、慵懒

  便涂抹出一大片凝固的海水

  隐伏了几千里波浪

  他回转头问我:有了苍凉

  人世还会嫌弃不足吗?

  我只说,太远的海水太淡

  而高处,也站得太久了

          啊呜:以写作撑起现实的墙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李慧慧:害怕想不起那些“消失”

      我生活在一个海岛,像许多面临着变化的城市一样,这个岛上有许多东西正在逐渐消失。有些消失天天在发生,我们可能没什么感觉,等有一天发现的时候,会发出一声感叹噢,原来它已经没有了啊。表面看来有些消失,似乎与他人有关,与自己无关。可是,有段时间,我忽然发现自己生活中也有许多消失了,消失得那么快那么措手不及。我偷偷地把那些消失用合适的方式表达出来。我怀念那些消失的学校,我写学校的场景,虚构学生时代的故事,关于学校的一切便会重新回到我的脑海里。当然,这中间还会穿插一些别的。

  我想念母亲,但别人看不出我的想念,我也不愿意天天悲伤给他人看。但是某天坐公交车的时候,忽然上来一个中年妇女,神情像极了我的母亲,我忽然就止不住地想念,回到家坐在电脑前流着泪写了《四株杨梅树》。写着写着,关于母亲的一切,又非常清晰地呈现在自己的眼前。关于母亲的一切,细细回忆,有许多东西平时有点模糊,但想写的时候,忽然就变得格外清晰,把自己以前忽略的都想了起来。所以陆陆续续地把母亲写入不同的文章中,有时候全篇是母亲,有时候母亲只在文中出现一段(如《我的家在磨心山脚下》),有时候母亲只是一个影子(如《包裹终于打开了》、《五星级父亲》),通过自己写的文字,我感觉母亲依然在我身边,不曾消失 

          啊呜:以写作撑起现实的墙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在这些消失里,与死亡有关的还有我的一位男同学。我的这位同学,不到26岁便因为一场车祸离开了人世。很多同学去参加了葬礼,有些女同学当天哭得非常伤心,其中一位女同学哭得稀里哗啦特别引人注目。回来的时候,这位女同学与我聊天,说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哭得那样伤心。她说有点不好意思,可能哭得太伤心,让他的父母有所误会。同学们对这位男同学感到很可惜,这么年轻离开了,还没有结婚生子,也没听说他谈过恋爱,或者说喜欢谁。过了两三年,我打开自己很久以前的博客,发现在他去世的时候,我还写过一首诗来纪念他,在那一刻,当年在学校里关于他的某些片断忽然那么清晰地出现在我的眼前,我想写篇文章纪念他,于是便有了《今生欠你一个拥抱》。 

  每个作者非常害怕看自己以前的作品,觉得非常粗糙,特别幼稚,无论是表达的方法还是语言的运用都不理想。可是,这有什么关系呢,就像某位老师说的,这些说不上是作品,只是练习,我不想否认自己的不足,这些练习有些肤浅和粗糙,但那是我在那个时刻想要表达的情感,是那个时刻才有的,我不愿意它消失。

  啊呜:以写作撑起现实的墙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李慧慧,生于1980年,浙江岱山人。系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初中时代开始写诗,发表文章,后写小小说、散文等。有作品入选《2010-2011年名家微型小说排行榜》、《2015中国年度微型小说》、《2015年中国小小说精选》等书。在当地日报、晚报开设过专栏。出版散文集《如果我是一条鱼》。

  今生欠你一个拥抱(节选)

  同学们再次见到陈雪,是在何阳的葬礼上。在仪式上,陈雪哭得稀里哗啦的,比任何一个女生哭得伤心。那份伤心,所有同学都被震动了,那似乎是从骨子里透出来的伤心。同学们都怀疑,陈雪和何阳之间是不是发生过什么?何阳的父母也带着满脸的狐疑。陈雪没有解释什么,同学们也不好问什么。仪式结束后,照旧各奔东西。

  啊呜:以写作撑起现实的墙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

  渐渐地,我也怀疑起陈雪对何阳的感情来,陈雪在电话那头哀伤地说:其实我是非常不甘心,为什么当初不给他一个拥抱呢?大家看我那天哭得那样伤心,以为我非常爱他,其实我们还来不及发生什么,他走得太早了,那时的我太自卑了,因为我有狐臭,所以害怕与人走得太近。我恍然大悟,挂上电话的那一刻泪流不止。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