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用文字改变命运,用文字感恩人生!

 
 
 

日志

 
 

【王学海】海飞:战争与人性中的女性描写  

2017-07-05 07:09: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王学海】海飞:战争与人性中的女性描写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海飞的新长篇《惊蛰》,让我产生一种新的思考:作为一名“70后”作家,他对抗战题材历史回顾性的描写中,于女性的人物描写与内心刻划,正呈现出一种多元的深度。

海飞对女性人物的刻划,包括这些人物所承担的不同社会角色、不同的爱情遭遇以及由家庭等面临的社会甚至生死问题,他以各种不同的方式表达出这些女性人物对这场战争、对祖国、对民族和对亲人不同形势的真实情态,传递出她们在这个复杂动荡的历史时期,对人生对社会不同层次的认知及其价值取向。如双重身份的中共地下党员张离,她对待救自己生命的陈山欲纵又止的情感:“很久以后,张离轻轻地推开了钱时英。她一直在想,陈山现在在做什么?”

          【王学海】海飞:战争与人性中的女性描写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她与陈山躺在一屋,激动地以“自私”为题说出了自己名字的意义:为国家为民族离开父母,又经常一忽儿重庆,一忽儿又马上离开去上海而奔波,这是“离”字的意义。当陈山问她离开喜欢的人,又喜欢谁时,“当然她爱陈河但也爱陈山。”后被陈夏带队围剿突围的她,拼死命逃跑时唯与生命同等重要的是保护着电台;在教堂与“麻雀”接上头后,她坚定地告诉上级:“钱时英不会叛变。你小瞧他了”。当上级说以防万一时,她又毫不迟疑地回答:“没有万一”。所以,离别之时,她又会石破天惊地对上级说:“我来替他活下去!”  

另一位貌似以汉奸形象出现的女性唐曼晴,她顶着巨大风险与特高课长麻田周旋,她巧妙地分解陈山再见陈河时的兄弟矛盾,在为陈山接风的舞厅里她又含蓄地告诉陈山,“我还能看到你骨头里面的自卑。你不要对时英不服气。你和他没得比。”在与钱时英骑马时,她又悄悄告之荒木惟盯上了他。当钱时英被捕后,她又顶着风险冲向荒木惟,试图以各种方式去营救他。后来,又抗拒荒木惟不准收尸的命令,把钱时英的尸体安葬:“唐曼晴离开钱时英坟地的时候,已经黄昏。一群老鸦在放肆地啼叫着,在这种聒噪的声音里,穿着长裙的唐曼晴踏着荒草渐渐远去。她的皮鞋和裙摆上,沾上很多的枯草碎屑,这让她觉得自己十分苍凉。她又想,自己的一生已经过完了。以后的日子,是多出来的岁月。”

          【王学海】海飞:战争与人性中的女性描写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也正是这个“情内妆外”的无党无派之人,积极协助陈山去偷荒木惟“秋刀鱼计划”时,为他召开舞会创造了条件。在陈山冲出重围时,又冒着极大风险开着福特汽车以特别通行证再次救下了他。在陈山问她为什么时,她说,“那我告诉你一件事,我不是汉奸,因为我其实是半个日本人。但是认识了你哥哥钱时英以后,我觉得我就是中国人了。”在荒木惟最后的审讯并欲放她回日本时,她又突兀地咬荒木惟的肩膀以证明自己是“中国人”,而被荒木惟慢慢折断她的肋骨,又以断骨刺破内脏这样壮烈地为国牺牲。  

陈夏无疑是《惊蛰》中一个最为读者注目的女性形象。她由先失明,后复明,再失明但伴随出现的是精神的最终觉醒,而称奇于本小说中。她先由荒木惟的误打误撞,既作为人质又随即“不用死了”,然后被送去日本治疗眼睛,并接受了特种训练且成为全课甲等生。尔后凭着超天赋的听觉与分析能力,成为一名神奇式的日谍。对于这个人物的刻划,作者海飞确实煞费苦心,他给她安排的是一曲人生的四重奏:a.在钢琴声《樱花》的伴奏下,“阳光从窗户刺眼地渗入”照亮了这位失明、沉静又有超人听觉的姑娘;b.双目复明的她“一阵旋风似地扑向”小哥哥陈山,但陈山的心“像被扎了一针”;c.她又有了一个名字,叫夏枝子,并有了以她命名的工作小组;d.她出现在捕捉和击伤自己亲大哥的场景里,她也出现在营救自己的小哥哥并最终将自己这条命搭在这场营救中的场景。

          【王学海】海飞:战争与人性中的女性描写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这本来是一个与社会疏远的人,但通过一段特殊的情况,她被推至于没有硝烟的战争前沿,并与自己的两个亲哥哥站在了对立面。可贵的是,作者并没有把她当成一个觉醒了的进步女性这个套路来描写。而是通过她对惨酷现实的直面认识,特别是对荒木惟既具情窦初开的真诚欢愉,又具复明双目的感恩,心认他是第二个小哥哥,到从第一次看到狂怒的荒木惟时内心涌出的诧异,后渐渐发觉他对掷炸弹时的心跳加快的喜悦,之后更觉得他干净整洁的外表与形象,让她开始感觉陌生,且是在怯生生的懵懂中感到疑惑与心悸。在最后以“突然从暗处的一只邮筒后面像猫一样闪身而出,连开两枪”地对日军的阻击,一枪击毙一个鬼子,写出了这个聪慧过人的姑娘,终于能挣脱出生活在别人怀抱与手掌中的囚囿,以她特有的方式,对生活、对人生、对自己的国家和亲人,写出了自己独立的方式和最后的承诺。 

在海飞的抗战小说系列中,我格外注意到作为“70后”作家,他对历史和人性的态度。这是一位对历史的自然主义与对人性肯作深度剖析的作家。他知道一切理性也许在小说里不能充分说服读者,便用非理性的独特叙述,能强有力地推进对战争与战争中人性的深度叙述,同时也帮助读者进一步深入地从阅读小说到理解人物,再到能深入客观地理解历史,以及能最终看清历史中被遮蔽的和人性多重场景中的变异以及留真。 

          【王学海】海飞:战争与人性中的女性描写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中国年轻一代小说家的成名之后的再次自我提升,以及对过往历史与敏感题材的艺术创作的新曙光,或许正在于此。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