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用文字改变命运,用文字感恩人生!

 
 
 

日志

 
 

他从灶柴堆里捡出一幅“八大”  

2017-07-21 08:25: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他从灶柴堆里捡出一幅“八大”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书画鉴定大家徐邦达先生,曾在一次访谈中被问到,“您的学生或徒弟里对哪一位比较满意?”徐老一生学生寥寥,这个问题看起来还有点直接,未想,徐老答了:“浙江的黄涌泉。”但这个学生,走得要比老师早。2005年,黄涌泉因病在杭州逝世,七年后,徐老也走了。黄涌泉的名字,如今越来越少人知道了。

黄涌泉,国内研究明末清初画家陈洪绶第一人。他在浙江省博物馆工作了40余年,是当代最出色的古书画鉴定家之一。照片中的黄涌泉,不高,消瘦,背总是偻着,当初,他就是这样从半毁半坏的书画中捡选、抢救出重要书画1000余件,最后因数年奔波劳累,身体坏得厉害。最近,杭州西湖文化广场浙江省博物馆武林馆区《金石书画》系列展第二期,特别推出了“纪念书画鉴定家黄涌泉先生诞辰九十周年”这个专题。在众多与黄涌泉相关的馆藏中,这位徐邦达先生视为“最满意”的弟子,重新回到人们视线之中。

杭州一户人家的灶柴堆里,捡出八大山人《双鸟图》

          他从灶柴堆里捡出一幅“八大”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黄涌泉生前照片

 黄涌泉慧眼别具,常常能“捡到”宝贝。展厅中,整整一排墙面的古代书画都与他相关。明末清初八大山人的《双鸟图》轴——这是黄涌泉1959年在杭州一户民居内的灶柴堆里发现的。之前,这幅画只在日本的一本图录中有影印图,谁也不知去向。此图作于康熙三十三年,清末民初为杭州王芗泉所藏。王芗泉去世后,这张画传到了其三媳手里,老太太不懂字画,才胡乱把这件珍品与木柴混杂堆在厨房灶间里。

明代陈子和的《苏武牧羊图》——发现之初,这是国内唯一一件陈子和的作品。1973年,黄涌泉到嵊县做鉴定工作,在一堆废品里,“捡到”了它。还有明初谢缙《东原草堂图》轴、明陈洪绶传世最早的作品《龟蛇图》轴、桐乡市博物馆藏崇福寺旧藏明嘉靖彩绘《诸天菩萨图》轴、浙江图书馆藏《枫桥宅埠陈氏宗谱》、杭州博物馆藏明末清初画家郑旼的《拜经斋日记》稿本等,都是当年经黄涌泉发现并鉴定入藏浙江省内各家博物馆、图书馆的珍罕之品。

        他从灶柴堆里捡出一幅“八大”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徐邦达(左)和黄涌泉(右)

几十年来,全省各地经他过目的书画多达十多万件,他鉴定发现的宋代至清的珍贵字画有上千件之多。黄涌泉一生著述丰厚,有《八大山人双鸟图考辨》、《书画鉴定浅谈》、《吴镇绘画作品真伪考辨》、《杭州元代石窟艺术》、《浙江历代画家作品选集》(与王伯敏合编)、《浙江近代书画选集》等,尤其是《陈洪绶年谱》,是对陈洪绶的生卒、生平、作品、影响的里程碑式总结,为后人研究陈洪绶提供了可靠参照。

遇到徐邦达,教学相长,他是研究陈洪绶第一人

黄涌泉遇到徐邦达,是在28岁。他感叹:“总算是得到了专家的指点。”书画鉴定一开始并非他的专业。1927年,黄涌泉出生于浙江嘉善。父亲是黄元昌茶叶店老板,希望他继承家业,但他的志趣却在书画上。1953年8月,浙江省文物管理委员会成立不久,挑中了当时已在古代书画鉴赏圈小有名气的他。

          他从灶柴堆里捡出一幅“八大”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八大山人《双鸟图》

 一张浙江省文物管理委员会的合影中,年轻、清瘦的他站在人群里,旁边是邵裴子、郦承铨、沙孟海、朱家济——解放初期的浙江省文管会,人员虽不多,但皆是鼎鼎有名的大家。与他们共事的经历,成为黄涌泉人生中最大的转折。1955年7月,黄涌泉赴京进修,带着沙孟海先生写的介绍信,去故宫博物院拜访徐邦达先生。两人从此以师生相称,而他们之间的交往,颇有些“教学相长”之味。

1978年,徐邦达南下鉴定书画,回京后说:“我发现了两个人才,浙江有黄涌泉,江苏有萧平,他们对地方名家的认识是我所不及的。”他说的是黄涌泉对陈洪绶的研究。1979年,浙江省举办古代绘画联展,其中有一张借展的“明朝张翰《十六罗汉图》卷”,卷上有张翰图章,卷后有清朝康熙年间杭州翁嵩年题跋,定为张翰所作。

          他从灶柴堆里捡出一幅“八大”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黄涌泉却并不这样认为,他重新从画卷笔墨出发,依据时代风格和个人风格判断该卷应是南宋晚期的作品,画卷上的张翰图章应当是收藏印,推翻了翁嵩年的结论。他的结论,得到当时文博界的一致赞同。“过去有些人把印章、著录等看成是辨真伪的主要依据,这是反客为主,容易失误,有时甚至起反作用。”黄涌泉的经验是:“看一件书画,鉴考并用,应以鉴为主。”

不惮烦劳,逐一详订,书房里藏着雪花般的纸条笔记

徐邦达所编的《改订历代流传绘画编年表》,是交由黄涌泉审订的。他在序中这样评价黄涌泉:黄君心细如发,不惮烦劳,逐一详订,使此书比初版时完善多多。细心,是很多人对黄涌泉的印象。黄涌泉记忆力尤其好,而他的口头禅却是“记一笔”、“夹张纸”,每每在查证时,黄涌泉手很勤,因为“一笔一分钟,百年可派用。”他的书房面积不大,一张书桌靠着窗,桌边有一把躺椅。黄涌泉晚年身体虚弱,长期躺在躺椅上,由于脊椎弯曲严重,起身并不容易。

         他从灶柴堆里捡出一幅“八大”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但学生周永良曾回忆,每当讲到有关书画方面的新闻,老师顿时就会来精神,立即往写字台上摸纸和笔,“让我记一笔”。纸条上,他总要记下详细的人事、时间、地点等,甚至连时间都精确到分钟,括号注明农历、干支。这是他常年查证古书画的习惯,如此才能保证严丝密合,滴水不漏。展览中,有不少黄涌泉的手稿,已经泛黄的纸页上,他的小楷端正,偶有涂改,字迹格外清晰易读。黄涌泉先生去世后,夫人原封不动地保持了他的书房,每天仍往书桌上置一杯清茶。关于黄涌泉先生的记忆,和那些雪花般的纸条和笔记一起,都留存在了书房里。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