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用文字改变命运,用文字感恩人生!

 
 
 

日志

 
 

中学生的研究性写作,值得一看  

2017-07-16 07:56: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学生的研究性写作,值得一看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投稿平台上涌进一股“莎士比亚风”,让评委眼前一亮

       这几天,在新少年作文大赛的投稿平台(钱报网:http://www.qjwb.com.cn/)上,悄悄涌进一股“莎士比亚风”——几十篇投稿作文,篇篇和莎翁剧有关,颇有剧评的味道,让评委眼前一亮。这些小作者都有一个共同的指导老师——杭州越读馆文学社的郭初阳老师。郭初阳介绍说,杭州越读馆文学社迄今已有八年,重视让学生提高文学素养,尤重经典阅读。在这片独立的教育园地里,教材由教师们研发,孩子喜欢,家长认可,“我们鼓励孩子独立思考,勇于表达自己的观点”。

2016年夏,他们组织了英国人文夏令营,探寻福尔摩斯的秘密世界,欣赏音乐剧,重温海莲·汉芙小姐与书店的动人故事,在埃文河畔的故居寻访莎士比亚的踪影。郭老师说,后来学生交上来很多作文,就和这次游历有关,新少年作文大赛收到的作文就来源于此。作品是熔铸了阅读、走访与思考后的研究性写作,目前体制里学校语文课堂上,这类有深度的写作可以说稀缺。而这个暑假,越读馆“自由之路”美国人文夏令营正在进行之中,孩子们研究了《“五月花号”公约》,抵达普利茅斯的五月花号登陆处;读《我有一个梦想》,入住马丁·路德·金牧师的母校波士顿大学;带着《瓦尔登湖》,去游览瓦尔登湖……我们期待他们归来后有更多新作品。

 中学生的研究性写作,值得一看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请你替我解开这颗纽扣——杭州市翠苑中学初三 蒋晨涵

整部《李尔王》中,纽扣总共出现在两处,意味深长。第一处是在第三幕第四场,李尔和弄人在荒野的茅屋遇见了爱德伽, 暴风雨继续不止,李尔说道——“唉,你这样赤身裸体,受风雨的吹淋,还是死了的好。难道人不过是这样一个东西吗?想一想他吧。你也不向蚕身上借一根丝,也不向野兽身上借一张皮,也不向羊身上借一片毛,也不向麝猫身上借一块香料。嘿!我们这三个人都已经失掉了本来的面目,只有你才保全着天赋的原形;人类在草昧的时代,不过是像你这样的一个寒碜的赤裸的两脚动物。脱下来, 脱下来,你们这些身外之物!来,松开你的纽扣。”

第二处是在临近结尾的第五幕第三场,李尔抱着考狄利娅尸体,诉说痛彻心扉的句子,临死前的最后一段是这样的——“我的可怜的傻瓜给他们缢死了!不,不,没有命了!为什么一条狗、一匹马、一只耗子,都有它们的生命,你却没有一丝呼吸?你是永不回来的了,永不,永不,永不,永不,永不!请你替我解开这个纽扣;谢谢你,先生。你看见吗?瞧着她,瞧,她的嘴唇,瞧那边,瞧那边!”

          中学生的研究性写作,值得一看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在我看来,这两处与纽扣有关的细节,恰恰是剧情至关重要的转折点。第一处的松开纽扣,李尔扯去自己衣服,是他认清了两个女儿的真面目,也接受了自己一无所有的患难处境。随着纽扣的松开,脱下来的是衣服,是身外之物,是王冠、国土、一百个侍从,也是对两个女儿的不切实际的期待。他从位高权重的老国王,层层脱下来,脱落到最后,成为暴风雨中荒郊野外的疯老头——这是李尔王的第一次死亡,“王”的死亡。

第二处的纽扣不是李尔自己解开的,此时他已经没有力气了,莎士比亚并没有说是谁帮李尔解开了颈下的这颗纽扣。我看了伊恩·麦克莱恩2008年版的《李尔王》,“请你替我解开这个纽扣”的请求是向爱德伽发出的,爱德伽上前帮李尔解开了颈下的纽扣,李尔又说了几句话后便溘然长逝了,这应该符合莎士比亚的设计,因为剧本中李尔一死,下一行就是爱德伽说话:“他晕过去了!陛下,陛下!”这颗一直扼着他的命运让他提着一口气的纽扣,一旦解开,他就死去了,死得无牵无挂,他已失去了所有女儿,昔日好友就在身旁——这是李尔王的第二次死亡,“李尔”的死亡。

你知道牡蛎怎样造它的壳吗?——杭州外国语学校高一 陈语心

        中学生的研究性写作,值得一看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弄人:你知道牡蛎怎样造它的壳吗?

李尔:不知道。

《李尔王》第一幕·第五场。

李尔王当然不会知道,他的臣下、亲人不会知道,我想就连善用譬喻作警语的弄人他自己也不知道,即使他提这个问题的本意并不是作答而是抛出下一个问题。在壳里的人怎么会知道壳是怎么建造起来的呢?牡蛎怎样造它的壳?我很想回答这个问题,我想针对文中最让我难过的三个角色——李尔、爱德伽和无名的弄人——来拆解并分析他们囚牢的构成。我要先来提纲挈领地复述人物形象。李尔王身上只有一重负担:识人不明的事后痛悔。如果要一言以蔽之,可以讲他是愚昧的。

          中学生的研究性写作,值得一看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相较而言,葛罗斯特的长子爱德伽身上的负担,组成要复杂得多。倘若要来形容满口呓语、满心伤痕的爱德伽,疯癫二字会跳入我笔端——考虑他的际遇他也有理如此。至于弄人,在擅长讲看似胡话的谜语上,他跟爱德伽倒是有相似的地方。要概括他,我想用智慧二字。但如果你也读过这部剧作,你读到这里的心情应该跟我写到这里的心情是一样的——以上分析并不全对。

确实,光用“愚昧”来称呼老李尔的囚笼,似乎就置他走上风暴中荒原的行为于不顾。要是弄人的性格只有“智慧”二字,一个绝对的智者怎么会害得自己身陷囹圄还丢掉性命,智者难道不应该是活下来的幸运者,有足够的能力明哲保身吗?至于爱德伽,“疯癫”的爱德伽,又怎么会沉默而镇静地陪伴在失去双目的父亲身侧?不论怎样,这种方式的解析都说不通。

         中学生的研究性写作,值得一看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仔细考虑一下,智慧、癫狂和愚昧,确实是形容这三个形象的恰当用词。不过,我不能够采用对号入座的形式:把三个单词看作数轴上的落点,并企图将三个人物摆到合适的点位。 “智”“愚”“癫”这三字,更像是三角形的三个顶点,而我们的三位角色,分别占据三角形的一条边。

如是说来,“愚-癫”一线自然属于老李尔,识人不慎,出走荒原,最后在崩溃的精神里郁郁而终。“智-癫”一线可以较完备地形容爱德伽,他的生存智慧使他用伪装的癫狂来保护自己,他癫狂的外壳间也不时挣脱出些智慧的光。当父子相见却不能相认时,我也几乎可以看到他理智的那部分,自己在疯狂敲打着自己的伪装,无奈他清楚自己在此时拆开躯壳的后果如何。最矛盾的“愚-智”一线由弄人所有,然而大智若愚并不是我想说的,弄人的“愚”该被解读成愚忠,一种由他的身份赋予而他被动承受并且适应良好的因素。他纵可以口若悬河,寓至理于戏谑之中,但他断做不到离开一艘即将倾覆的大船,因为他曾向君主效忠,这也正是最后断送他性命,使他无法享受聪明人的善终的原因。

         中学生的研究性写作,值得一看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于是分享着这些特质的人也互相作用着,可以看见他们如何碰撞出火花。试看剧本第三幕第六场,相逢的三人上演一出癫狂的审判,在我看来这着实精彩至极。单就爱德伽而言,可以很容易地看到这种相互作用对他的影响。“我的滚滚热泪忍不住为他流下,怕要给他们瞧破我的假装了。”爱德伽说道。佯装疯狂与纯然疯狂间的彼此影响如此一目了然:前者禁不住对后者的怜悯,后者动摇和威胁着前者的伪装。

从这三个人,这三角的三个顶点上,我得以一窥剧中被囚禁的角色的某些共性,他们何以被牵制,何以获得悲剧的结局,何以祈求命运垂怜却收不到答复(肯特,第二幕第二场, “晚安,命运,求你转过你的轮子来,再向我们微笑吧。”),何以被自己的选择以及随之所生的际遇拘役在牡蛎壳中。

        中学生的研究性写作,值得一看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你知道牡蛎怎样造它的壳吗?”我想我见过了。这种壳的样子会很不一样,分量很不一样,组成它的东西也或多或少的不一样,但是造壳的牡蛎自己不知道,他们甚至不清楚自己在造自己的壳,而当身上的重量把他们囚禁把他们压垮时,他们认为把原因追溯到星宿或命运上会是个好主意。我怜悯他们,但在垂泪之际,我竟忘记自己的壳了。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