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用文字改变命运,用文字感恩人生!

 
 
 

日志

 
 

画中的磅礴山峦之气是从哪儿来的  

2017-05-08 11:47: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画中的磅礴山峦之气是从哪儿来的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201752日,民族翰骨——潘天寿诞辰120周年纪念大展在北京中国美术馆隆重开幕。展览展出了潘天寿先生120余件作品,并以高风峻骨一味霸悍奇崛明豁雁荡山花守常达变饮水生涯六大板块,来梳理呈现潘天寿先生的代表作、手稿文献与笔墨成就。对于所有曾在或正在中国美术学院求学的人来说,潘天寿先生既伟岸又亲切,若非提及便也根本觉察不到先生诞辰已有百年岁月。不仅仅是因为常常看到先生画作的缘故,还因为他真的与美院太近,就在南山路中国美术学院的旁边,那座小小的潘天寿纪念馆,是整条熙攘繁华的南山路上,最闹中取静的地方。

  伴随着民族翰骨展览的开幕,潘天寿与文化自信:潘天寿诞辰120周年学术研讨会这两日也在北京召开。会上,中国美术学院教授范景中对潘天寿的解读是:我们从他的画作形式中能够看到八大(山人)、石涛甚至浙派画家的光彩,有时他的用笔比他们更加雄健更加豪放。可让人神奇的是,他的画面却给人以一种毫不松懈的感觉,同时又有一种细腻的历史感,以一种大气深阔的气象磅礴开来。

  画中的磅礴山峦之气是从哪儿来的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这种磅礴,来自于潘天寿画作中的一种山峦之气。这与他的喜好不无关联。潘公凯曾在《潘天寿传略》中这样写他的父亲:一生光明磊落,朴厚正直,谦虚和蔼,淡泊寡欲。他衣食简朴,不嗜烟酒,生活极有规律。书画吟著之外,独喜登山远游。在潘天寿的画中,无论是草木树石还是飞禽家畜,甚至连那秃头的僧人竟也都有着如山的质感。这也令人注意到了一个落款雷婆头峰寿者。潘天寿先生在画上所用署名款颇多,但他晚年用得最多且用于诸多杰作之上的,却是雷婆头峰寿者

  雷婆头峰是潘天寿的家乡——宁海县冠庄村附近的一座山峰。潘天寿少小离家,一生回宁海的次数极其有限,唯有在1969年因文革被诬继而被押往家乡游斗之时,才回过一次宁海。他究竟是因何缘故,以这座名不见经传的山峰为款?直觉告诉我,这与他的家乡记忆有关。 

  冠庄的又新居

  画中的磅礴山峦之气是从哪儿来的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火车驶入宁海县境内时,列车一侧的窗外,已是群山连绵,不知哪里是尾,哪里是头。我在宁海站下了车,在一处狭窄的只能容许两人并排走的巷子前,出租车停了下来。巷弄很长。突然间,右手边房屋的墙上赫然出现了一幅再熟悉不过的荷花画卷,而落款正是雷婆头峰寿者再往前走几步,便看见了一处建筑风格显然与周遭不尽相同的宅邸。上面的标识虽然画风突变,但好在很是清晰。

  故居的门半开着,几个妇女坐在天井旁的凳子上用方言聊着天。这是一间典型的晚清时期浙东风格四合院建筑。《潘天寿传》里曾提到过,这座房子是潘天寿的祖父所建,可能是因为房子漆成朱红的缘故,起初叫火着坦,结果房子真的同名字一样遭了火灾,新房落成时,名字改成了又新居。而潘天寿就出生在这又新居里。祖父过世之后,潘天寿的父母搬进了原先祖父居住的东大房,而潘天寿也就住到了东大房楼上。现在的故居里,依然保留了当时的这些格局。

  遇上潘家亲戚

  画中的磅礴山峦之气是从哪儿来的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当我走下楼时,迎面遇上了一个妇人。跟潘家是亲戚,住在附近。女人姓刘。她说她的公公是潘天寿的兄弟。但对于潘天寿,除了是个有名的画家,是宁海人之外,她便再没有过多的知晓,他长大出去了之后,没回来的。前段时间(宁海)县城里还开过一个研讨会,刘女士忽然想起了什么,指着悬挂在门口的照片里的潘公凯说,他还来过一趟的。不过很快就走了。当我将目光放远一些时,抬眼看到的却是周围高层的农居房。想来潘天寿当年看到的并不是这景象,正有些沮丧时,我注意到在更远处,还依稀可见群山的轮廓。

  我相信这群山之中,定有一处是雷婆头峰。听说我要去雷婆头峰,刘女士有点惊讶,那里是个野山,你要一个人去吗?下雨可是什么都看不到的。说着,她指了指西南面,说在那里,那个山,在那里。那正是我刚才在二楼看到的群山的方向。

  向雷婆头峰走去

  画中的磅礴山峦之气是从哪儿来的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导航显示,从冠庄到雷婆头峰大约6公里的车程。开了十多年出租车的许师傅说,这是她第一次去雷婆头峰。她说她很好奇,为什么我要去这么一个本地人都没听过的野山。那您知道潘天寿么?我问。知道啊,潘天寿、徐霞客、柔石,宁海三大名人。许师傅说,哎?所以你去这个山是因为潘天寿吗?好奇怪啊,一般去这种奇奇怪怪的山的,都是因为徐霞客哎。我简单地给她解释了一下潘天寿的那个落款,许师傅便爽朗地笑了起来:哎,主要是我们这里山太多了。

  大约20分钟后,车子在一条通往山间蜿蜒的黄泥道前停了下来。上不去嘞。许师傅说,再上去要靠走了。你行吗?我跟许师傅道谢,下了车。山间的静谧很快就包围了我。此时,一直阴霾的天空渐渐飘起了细雨。其实我不能确定远处的山头里,究竟哪一座是雷婆头峰。沿着黄泥路一直向山上走,却总觉得怎么走都无法接近那看起来并不远的山头。不知走了多久,竟在山坡处意外地发现了一户人家。我决定上去问问路。穿红衣的农妇带我绕到了屋后,指着不远处一团被浓雾遮住的山头说,喏,在那里,那座。

  画中的磅礴山峦之气是从哪儿来的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白雾茫茫。什么都看不见。看不见也好的。农妇说,以前山上有一块很大很大的白色石臼,潘天寿见过的。我公公也见过。不过现在石臼已经没有啦。山间的雨忽然落大了,农妇说,来,进来歇一歇吧。进屋的时候我才注意到这间不是房舍,而是一间小庙。农妇不会写字,乡音浓重,她笑了笑,说,这两年因为潘天寿,来这里的人不少。这山不高,还不到500米。从这里到山顶上,再走30分钟就到,但要有人带你上去,不然要迷路哩。山上岔路很多的。

  我问妇人知不知道为什么这座山叫雷婆头,农妇说,这里的人都知道,是为了纪念为老百姓自己受苦受难的雷婆的。一种无论如何都要上山去看看的冲动驱使了我,在那一瞬间,雷婆头峰故事与潘天寿先生最后的时光重叠在了一起。雾始终没有散去,一片迷蒙中,山峦的线条,应是与那些岁月里的一模一样。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