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用文字改变命运,用文字感恩人生!

 
 
 

日志

 
 

由《追问》,听听丁捷对这个时代的看法  

2017-05-09 07:15: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由《追问》,听听丁捷对这个时代的看法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看似遍地精英,却不是精英时代,因为——有些人的初心被绑架,迅速滑向浮躁和颓败

      在《追问》的封面,有这样一句话——为什么有的人被彻底打垮时,才会追问自己内心的真实?为什么有的人被彻底打垮后,依然无法追问到自己内心的真实?对于丁捷而言,写《追问》是一种挑战。那些具有吞噬性的灰暗故事,让他一度陷入写作的困顿。好在,他在题材的内里,找到了让自己坚持下去的魔力。在丁捷看来,物质主义膨胀与利益驱动,制造了一部分伪精英。他们在迈向人生的奋斗过程中,在向人生攀爬的过程中,一开始树立的理想、意志、情感、到达了一定的高度后,基本都变了。

  《追问》是《亢奋》中那群精英的结局

  钱报记者:《追问》的叙述方式是口述体,我们都知道口述者在叙说之时,往往有所选择,如何在对话中去遴选真实的材料?

  由《追问》,听听丁捷对这个时代的看法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丁捷:跟被访问者交流的时候,一开始要调动他们的情绪,不要目的性特别强,让他聊开来。把他们感兴趣的话题摸索到之后,他们的情绪被调动起来,就能找到你要的东西,甚至意外的惊喜。口述体是站在倾诉者的角度,去帮他摸清更多向外宣泄的诉求,你设身处地考虑到他的诉求,就能抓取他心灵的活动,他也就愿意把一些事讲出来。如果以一个外人的角度去判断这种逻辑,你想不通啊,这些落马官员的行为是很荒唐的。

  钱报记者:您以前写了很多校园青春文学,这次则完全扎根于现实。

  丁捷:《追问》完全针对现实,用口述体这样的叙述方式来表现,也是下了很大的决心。因为,我觉得,现在腐败带来的社会问题,靠蜻蜓点水式的文字已经起不了任何作用,不能够获得更多群众的关注。我本身是一名纪检工作者,同时也是个作家,很容易把自己的阅历和最关注的东西,以最击中情感的方式表达出来。

  钱报记者:2010年您出版了小说《亢奋》,《亢奋》写了城市精英的上位之路,虽是小说,但与《追问》是否有些勾连与承接。

  由《追问》,听听丁捷对这个时代的看法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丁捷:《亢奋》是《追问》的上半场,《追问》是《亢奋》的下半场。《亢奋》中,一个电视台台长为核心的群体,通过各种手段,实现了他们人生的部分抱负。但这些人,之后何去何从?《亢奋》并没有解决。2010年,《亢奋》出版时,也就7年前,我们并不知道那个时代的这一部分人到底会怎样,他们会继续成功,走向更高的人生辉煌?还是会衰落?现在,我可以这样讲,《亢奋》里的这群人,基本上都走到了《追问》里的结局。它们尽管一个是小说,一个是纪实文学,但我个人认为,小说也好,纪实文学也好,在真实性上并没有差别。

  钱报记者:那么,《亢奋》也基本基于真实?

  丁捷:这个世界上最真实的文体是小说。想想真是如此。要隐喻清朝中后期的社会,你能找到比《红楼梦》《孽海花》《官场现形记》《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这类作品更真实的东西吗?外国的例子也是如此,《茶花女》中,可以看到法国中上层社会,特别是贵族的状态到底怎样?看左拉的《娜娜》,就会知道当时围绕交际花为核心的堕落的社会里,那一群所谓的成功人士过着怎样的犬马生活。在历史中的描述,或许只有一句话——“那个时代,人们崇尚声色犬马的生活,但是具体到底是什么样的生活,历史是不会给你回答,小说就给你阐述出来。

  由《追问》,听听丁捷对这个时代的看法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因为小说有一个假设在那里,作家可以无所顾忌地表达真实。而打上了历史的标签,就需要非常的严谨,写作者的心理负担就很重了。另外,历史往往都是控制历史的人在写,而写小说的是人民,是大众,是普通人,视角也不一样。尊重事实,是尊重事件呈现出来的形态,发展的态势,起因和结果,事件的性质。至于这个故事由谁来演,舞台放在那里,演员穿什么衣服,用什么样的对话方式来推进情节发展,这个是不重要的。保持内核的真实性,才是最重要的。

  对金钱的追逐肯定是有动机的

  钱报记者:《追问》中,与落马官员的访谈顺利吗?

  丁捷:并不顺利。这部分人城府很深。你想想,在中国这样一个社会,没出事之前,这一帮人能走到这一步,都是不容易的。落马时,大部分都是50岁以上,甚至60多岁,他们的人生跨度相当长,打开他们的心扉并不容易。但是一旦打开,获取的东西也非常多。

  钱报记者:访谈过程可有意外的发现?

  由《追问》,听听丁捷对这个时代的看法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丁捷:厅局级、省部级,甚至更高级别的干部,到了这一步,他还原成一个草民,甚至是一个犯罪分子,如果他不说一些形式主义的套话,说出来的东西,都是千姿百态的,很长见识。有些人,比如书中《曲终人散》里写到那个官员,他个人能力很强,像个独裁者交流时,他给我一种坏孩子的感觉,他总认为,所有的人都是来问罪的,他一上来就给你一个犯人的姿态,然后,会把自己的罪行和懊悔一股脑儿倒出来。到最后,你跟他聊到深处,他放松了自己的戒备之后,人的本性就暴露出来了,反复无常,一会暴跳,一会情绪败落。这个情绪化很重的男人,价值观与逻辑都很混乱。你能看到,他是一个血气方刚的老混蛋。在现实生活中,他很勇猛,但是这种勇猛一旦用错了地方,就很危险。

  钱报记者:《追问》中的8个故事,是否能囊括腐败的主要原因?

  丁捷:腐败的原因是多种多样的,8个故事,也将代表性的原因基本都归纳进去了——为名的、逐利的、弄权的、升官的,还有被亲情绑架的,等等,也不排除一些贪婪之徒,但没有人是仅仅为了钱,他背后肯定有动机的。有些人要钱就是为了买官,获得权力带给他的满足感;有些人是看到家境的巨大变化,敢于收巨贿;还有人把钱理解为一种浪漫的奢华,来满足高物质享受……《最后的华尔兹》,那位落马高官是为了女人,其实这种人并不爱钱,他在和这个女人认识之前,并没有贪腐行为。

  由《追问》,听听丁捷对这个时代的看法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钱报记者:《追问》写的是贪官,但您其实关注到人与人性的本身,试图唤起每一个人的思考?

  丁捷:中国是一个官本位社会,官员受到的关注程度肯定要超过其他身份。所以,官员有典型性。选择官员,基本可以扩大和覆盖到所有的精英层次,社会中坚力量。精英的堕落,可以通过官员的堕落来展开。官员的成功与失败,是一个范本——成功者如何失败,让所有的人都会去思考、去追问为什么这是个看起来遍地精英的时代,却不是精英时代?

 

  评论这张
 
阅读(5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