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用文字改变命运,用文字感恩人生!

 
 
 

日志

 
 

湖上吹水的他,也可以快意指点天下文章  

2017-05-16 07:22:0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湖上吹水的他,也可以快意指点天下文章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就在世界读书日的前一天,著名学者、诗歌评论家江弱水获得了第十五届华语文学传媒大奖的年度文学评论家江弱水,安徽青阳人,香港中文大学哲学博士,浙江大学教授。许多年来,他都是一个样子的:睿智,闲散,洒脱,适度带一点慵懒,一种典型的江南文人形象。前几年他出了一本《赖床》。可是真要是赖在床上,不可能最近又一下子出版了两本书,《湖上吹水录》和《诗的八堂课》。他说自己不爱抛头露面,出了新书也不想面对面地跟读者对话。他自嘲有公众场合恐惧症,但在杭州的各种读书会和诗歌活动上,偶尔也能见到他的身影,他似乎更安于自在地坐在一个角落,默默当一名听众,聚光灯不用照到自己才好。

  他在浙大上文学和文化课。上他的课,如果没有一点知识储备,恐怕就跟不上他在古今中外诗词文赋的海洋里漫游的彪悍节奏。就像他的新作《湖上吹水录》,吹水是广东话闲侃的意思,但江弱水的吹水可不是普通的聊天,却是一种类似于钱锺书先生的咳唾随风,看似信马由缰,骨子里却有学者的严谨。吹水中不乏绝妙好辞,却有理有据。怪不得这位才子型学者会写出批评蒋勋硬伤的著名网红文《撕扇记》了。

  湖上吹水的他,也可以快意指点天下文章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比如《湖上吹水录》中他评陶潜:苏东坡赞陶渊明欲仕则仕,不以求之为嫌;欲隐则隐,不以去之为高,但是究其实,是经济原因让他不以求仕为嫌,而政治原因使他终以避世为安。又说辛弃疾的功名心:白居易整天唠叨闲适,可对于辛弃疾来说,却是闲而不适。在辛弃疾那里,功名是个关键词,哪怕讲过那么多庄子和陶渊明,平戎万里功名这两个字,都横亘在稼轩心头不去。

  而评论姜白石,他说姜白石是南宋文坛的临水照花人,他的诗词出具了一份精神病理的临床记录,提供了一个自恋型人格的典型。跟古代的这些诗人,江弱水是可以和他们谈心、吹水的。但吹起水来,他又有自己的锋芒。

  批评需要内行的眼光,专业的手段

  湖上吹水的他,也可以快意指点天下文章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钱报记者:现在的风气,真正的批评好像变少了,有些批评家正在变成表扬家,您觉得批评家该心慈手软还是毫不留情?

  江弱水:什么才是真正的批评?在很长的一段时期,我们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批评。评《红楼梦》,评《海瑞罢官》,那都是打棍子,扣帽子,绝不心慈手软,绝对毫不留情。但那不是真正的批评,但是却影响了我们对批评的理解,一听到批评两个字就吓坏了,批评与自我批评成了把别人搞死和把自己搞死的代名词。从字源上来说,批是打人巴掌,所以批评也就是对缺点错误进行攻击,但文学批评只是对文本进行分析和评价。中国人过去用的字是品:先品其味,辨其精粗;再品其位,序其高下。列在上品的算是表扬,列在下品的就算贬损了。但前面有一个辨其精粗的过程,一个分析过程。这是需要内行的眼光,专业的手段。这个过程令人信服,才是建设性的批评。否则,无论表扬还是贬斥,都是假的,都不算账。

  钱报记者:如果面对熟人,您批评得下去吗?

  湖上吹水的他,也可以快意指点天下文章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江弱水:中国过去的文人结社,不都是为了壮大声势,经常是同道们定期碰头,拿出自己的作品来互相讨论,彼此考镜得失,判断优劣。你这首诗什么地方好,哪里弱了,怎么改?我的这首你们帮着看看,我觉得总有哪里不对劲。这就是正常的批评活动,在批评中共同进步。这种批评生态在现代的确被破坏得很厉害,但据我所知,杭州就有一个《野外》诗社,把这个传统维护得很好,年轻的诗人们定期在一起读自己的新作,互评,都坚持了十多年了。面对熟人,一般来说他会主动要你谈谈对他作品的看法的。我一般是直言不讳。对方接受不接受是另一回事,但也没有因此做不成朋友了的。当然,熟人可以私下提意见,你不告诉人家真实想法,却突然发难,写文章公开说他的不是,那当然不对,做人有问题。所以嘛,给熟人写批评文章总是赞得多,弹得少。有什么缺点已经私下指出过了呀。

  理想社会应该是人人都无事忙

  钱报记者:您对阅读哪一类书最有兴趣?这几天在读的书是什么?

  湖上吹水的他,也可以快意指点天下文章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江弱水:我看书凭兴趣,文史哲三类,哲学书越看越少了,主要是文史。书看得杂,但也有阶段性主题。有一阵子喜欢北魏史,鲜卑、文明太后、崔浩,等等。后来想看日本历史学家怎么看历史,于是读了不少杉山正明、冈田英弘和宫协淳子。这一阵因为读潘天寿,读到明末忠臣和大书家倪元璐,书法、诗、年谱,等等。

  钱报记者:艺术是闲出来的,但现代人好像都越来越忙了,特别是大都市人,忙碌是一种常态,所以您心目中的适度的慵懒还有现实基础吗?在您看来,文人、艺术家这些精神生产者,是否该有闲一点特权

  湖上吹水的他,也可以快意指点天下文章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江弱水:我不喜欢特权两个字。没有人应该有什么特权,包括休闲。适度的慵懒的确要有现实基础。过去几千年,有闲一定得有权、有钱。那是因为生产率低下,人不终日劳作不得休歇。点一个钟头的蜡烛,得花六个小时的劳动,才能制造出那两寸蜡烛,你还想有什么夜生活?托科技文明的褔,现在人工作八小时就足够了。所以上世纪八十年代有一本杂志记得叫《八小时之外》。但现在的问题是竞争过度。理想社会应该是人人都无事忙,忙着做创造性的艺术。现在你别看文人和艺术家闲一点,其实忙得很。闲与忙都是相对的。

  有些社会议题,人人都该有想法有说法

  钱报记者:现在一些著名作家像您,还有毕飞宇,以前还有王安忆分别在高校讲小说课、诗歌课,你们的身份既是作家也是学者,目前为止,您在高校讲的《诗的八堂课》,能在学生中找到知音吗?

  湖上吹水的他,也可以快意指点天下文章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江弱水:我跟毕飞宇、王安忆不一样,他们才是严格意义上的作家,在高校里讲课,是来讲他们的创作心得和阅读经验。他们讲得意外得好,比如毕飞宇的《小说课》,还没有出版时我就从网上收集了六篇发给学生了。讲课对于我来说是职业,随笔写作反而是客串,是玩票。我的《诗的八堂课》,本来就是给学生上课时的讲稿增补润色而成的,学生是不是知音,我也不清楚呀。有可能对某些同学来说,他们会受一些教益,至少懂得怎么去读一首诗吧。

  钱报记者:作为批评家,您会经常给您的学生一些要读什么,不要读什么的建议吗?现在您的学生跟得上您上课的思路吗?

  江弱水:上课时我是教师,是学者,不是批评家。上一门课,当然要给学生开书目,基本阅读书目,延伸阅读书目,等等。有一些老师给学生开书目,一开一大堆,很爽的,可是我怕学生读不完,甚至我怀疑老师自己都未必读完了。那叫虽不能至,心向往之,或者叫己所欲,施于人。开列必读书和选读书之外,我会额外加一些任务。比如上唐诗宋词课,我选了一百首诗词,同学们必须背下来,期末要测验的,算作平时成绩。一百首也不算多。也不算少,因为像杜甫的《秋兴》,八首算一首。

  湖上吹水的他,也可以快意指点天下文章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钱报记者:您觉得书斋型知识分子和社会型知识分子是完全不同的人群吗?作为知识分子您对自己有定位吗?

  江弱水:纯粹的知识我喜欢,一旦知识成为资本和霸权,我就厌恶,就愤怒。知识分子有必要分成书斋型和社会型两种么?纯粹的书斋里的知识是不是高于社会上历练来的知识?或者相反?估计怎么认为都会有成见在心中吧。

  我的看法是,有一些社会议题,是人人都应该有想法、有说法的。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知识分子也是匹夫呀,有责不能只有行动之责,也要有言论之责的。但您说的社会型知识分子是不是现在叫作公共知识分子,简称公知的?公知是个贬称了,但转念去想,知识分子只应该老老实实呆在书斋里静静做学问是不是?除非我们不存在公共事务,不存在社会话题,否则总要有人发话的,不是从专业立场,而是从公共理性的角度发话的。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