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用文字改变命运,用文字感恩人生!

 
 
 

日志

 
 

母爱的力量  

2017-05-17 07:18: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母爱的力量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徐娴颖,是绍兴市地税局稽查局的一名公务员。她还有一个身份,就是省作协新荷作家。她从中学时开始发表作品,小说多次发表在《鉴湖》《野草》《浙江作家》等杂志上,著有长篇小说《世纪末的女大学生宿舍》《又见雪花飘飘》等。对于她母亲的第一印象,就来自那部曾经入围凤凰网首届原创文学大赛优秀作品的《又见雪花飘飘》。这是一部自传体长篇小说,写的是作家的成长经历,作家的母亲就是其中的主要人物。

  小说中的母亲,坚强、隐忍。也曾怨恨生活的艰辛,却终因伟大的母爱战胜了绝望。以至于在现实中亲眼见到这位母亲时,让人颇感意外的是,岁月并没有在她脸上留下太多风霜,爽朗的笑声与那种从心底洋溢出来的幸福感,如一抹温暖的春风。

  最艰难

  用体温养活了早产的小女儿

  母爱的力量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母亲名叫徐爱鑫,几天前刚刚过了66周岁的生日。除了牙口有些不好,身体非常健康。因为这段时间正在种牙,说话不是很方便,所以她话不多,女儿徐娴颖在一旁负责补充。“最辛苦的就是生了孩子以后的那三年。”徐爱鑫是下乡知青,她的父亲原先在绍兴城里上大路开米行,家里经济条件不错,上面有两个哥哥,一家人都像小公主一样宠爱她。后来她因为爱情留在了农村,从此成了乡下人。

  那时,农村的生活不是一般的苦,但她不怕,差点把她压垮的是农村重男轻女的思想。“我丈夫是家里的长子,我生大女儿的时候,他的心态还好,但第二个生出来又是个女儿,他就有些受不了了。我记得挺清楚的,那时我小女儿都已经出生了,别人问他生了没,他都说没生,就是怕别人问他生的是男孩还是女孩。”徐爱鑫说,丈夫人还是挺好的,而且多才多艺,就是有点封建思想,公婆也是。

  母爱的力量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因为我生的两个都是女儿,婆家很不高兴,不仅没来帮忙照顾,还和我们分了家。我没有工作,农活又不太会干,全家只能靠丈夫一人的工资生活。我一个人带着两个嗷嗷待哺的孩子,没有人帮忙,苦不堪言。当时的心理负担太重了,现在回想起来,当时有过自杀的念头,应该是得了产后抑郁症。”

  徐爱鑫的两个女儿,年龄只差一岁,小女儿徐娴颖又是早产儿。“我怀孕7个月就生了,那天也是个意外,我出于热心,帮一个老太太挑一担红薯藤,一不小心就从山上滚了下来,第二天凌晨小女儿就出生了。出生的时候,裹着襁褓的小女儿只有3斤半重,天已到了越来越冷的深秋,40年前也没有保温箱。”就这样,用自己的体温,徐爱鑫把小女儿养活了。“满月的时候,她的眼睛才刚刚能睁开,而且是血红血红的,像兔子眼睛一样。”

  母爱的力量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那三年的艰辛,徐爱鑫一辈子也忘不了。“寒冬腊月,还在月子里,就要去河边洗衣服,又不放心让孩子独自在家,就左手一个右手一个,抱着一起去。”唯一值得安慰的是,因为坚持母乳喂养到2周岁,小女儿的身体特别好,基本上没有生过病。这种日子一直到1978年才有了好转。当时,下乡插队的知识青年有了回城的机会。像徐爱鑫这样扎根农村的,也安排了工作。她在平水镇居委会当了妇女主任兼出纳,每月有22元的工资。为了贴补家用,她还帮一些小企业做兼职会计。

  最用心

  给两个女儿最好的一切 

        经济宽裕了,孩子也大起来了。虽然丈夫以及婆家还是希望她能再生一个儿子,但徐爱鑫的心思全部放在了两个女儿的身上。她的想法非常朴素,能将两个女儿培养好,就是她此生最大的事业。她早早地就把两个女儿送到幼儿园进行学前教育,按年龄段给她们订阅《小朋友》《小螺号》《故事大王》《少年文艺》等各种期刊,还坚持每周末带着她们到绍兴城里去见世面。

  母爱的力量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现在看看,平水离绍兴城里也不远,但在那个交通不便的年代,也是个不短的距离。我记得只有每天上午一班车,乘车的人很多,我常常是先从窗户里把两个孩子塞进去,然后再拼命挤上车。”徐爱鑫说,她经常带着两个孩子去儿童公园、府山公园玩,还带她们买书和文具,买的小人书、连环画、唐诗宋词、世界名著,家里的抽屉、书柜都放不下。徐爱鑫自己省吃俭用,但只要孩子需要,从来不觉得心疼。

  “年轻时,我妈也是个大美人。但母亲无论去哪里,都带着两孩子,在她眼里,孩子才是最好的风景。”徐娴颖说,妈妈对她们姐妹俩的教育是相当上心的,她总是说,你们姐妹要自己争口气。“从小到大,我妈基本上不打骂孩子。我不小心打碎一只碗,母亲只会说不伤着手就好,思维明显和邻家村妇不同,反而让我更加内疚,下次一定加倍小心。印象中,唯一一次被我妈打,是因为自己惹是生非,和同学偷摘果农的西瓜。母亲将名节看得比命都要重,那次没打死我算我命大。”徐娴颖说,母亲的言传身教在她的心里生根发芽,也是此后她不断前行的坚强后盾。

  母爱的力量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而令徐爱鑫扬眉吐气的是,姐妹俩都很争气,双双考上大学,靠读书改变了命运。“有这样的结果,再多的付出也值得。”两个成绩优异的女儿其实是圆了妈妈的梦,当年恢复高考时,徐爱鑫本来也是可以参加的,但是看着年幼的孩子,她放弃了。“我妈的记性特别好,她读书时也是个学霸。后来在居委会工作,被大家称为活户口,因为1000多人的户口资料她能做到张口就来。”徐娴颖说,妈妈后来当了居委会主任、书记,曾有很多次机会提干,但为了一心管孩子都放弃了。

  最慈爱

  盛夏日门槛上的背影 

  回想起大学时代的生活,徐娴颖至今记忆犹新。“我读的是扬州大学,因为当时交通不方便,到扬州要从镇江摆渡,所以我只在寒暑假才回家。我妈见不到我,非常想念,经常给我写信,还经常给我寄钱。嫌汇款麻烦,她还经常在平信里夹几张百元大钞,感谢邮政敬业,居然一次都没丢过。因为经济宽裕,大学4年我就差不多走遍了祖国的大好河山,这让我开阔了眼界。”徐娴颖说,当时姐姐在杭州读书,离家近,妈妈还经常带着做好的小菜送过去。

  母爱的力量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如今的徐爱鑫,过上了惬意的退休生活,经济比较宽裕。两个女儿经济条件都比较好,两个外孙也都抚养大了,她终于闲下来,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了。她在镇里的老年大学学习,还打腰鼓,唱越剧,跳排舞,不亦乐乎。“两个女儿都非常孝顺。经常给我们买衣服,节假日还经常带我们去旅游。”徐爱鑫说,丈夫现在观念也转变了,觉得只要孩子优秀,是男是女都一样。两老现在还住在乡下。作为一个母亲,徐爱鑫对女儿们的关心也一点都没有减少,常常给住在城里的女儿们供应新鲜的农家菜。“有一个盛夏的周末,我午觉后打开门,惊讶地发现我妈居然坐在我家门槛上。母亲转过身来,笑着解释说,怕打扰我们午休,特意在这里等着。”徐娴颖说,当时她妈妈一手拎着一只炖锅,里面是一只炖好的老鸭,香气正往外飘着,另一只手拎着一大袋玉米棒,烈日当头,要转两班公交车,还要走近20分钟路,才能到女儿家。

  望着母亲日渐灰白的两鬓,满头满脸的汗水,她一阵心酸。她忍住没有落泪,别转脸去,看到花园一角的牵牛花攀着蔷薇正越爬越高,开得恣意旺盛。我的母亲就像蔷薇,被牵牛花缠绕着牵绊着,而我们就是那牵牛花。母亲眼里洋溢的爱意,让她想起还在家的日子:“母亲总是最早一个起床,最晚一个睡觉,总有干不完的家务。问我们早餐想吃什么,我爸说面条,我姐说蛋炒饭,我说菜年糕,我妈一份一份做好,我们三个吃剩的,她胡乱扒拉几口就是早餐了。”

  徐娴颖:绍兴市地税局稽查员,省作协新荷作家。长篇小说《又见雪花飘飘》记录了她母亲的经历。

       母爱的力量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又见雪花飘飘(节选)

  当时都在传有个嫁给山区农民的上海知青不堪生活的重压,撇下两岁的儿子跳河自杀了。我妈听到这个消息,也动了自杀的念头。为此,我妈多次去踩点,寻找合适的自杀地点。最后,选中了村外的一口池塘。我妈那时虽然还没有“五水共治”、剿灭劣Ⅴ类水的先进意识,但至少不污染村里的饮用水,死了都还在替别人着想是我妈的一贯为人。我妈多次想象着夜深人静时纵身一跳,第二天尸体就浮上来了,一了百了。

  秋末冬初的一个夜晚,我爸又去单位通宵值班了。那个年代,扩音喇叭里高声宣传的是“舍小家,为大家”,儿女情长是可耻的,爱国才是崇高的,以单位为家的男人才是好男人。我爸走了之后,我妈让两个孩子坐在床上玩,她平静地收拾好碗筷桌子,又缝制了孩子的一些鞋帽衣裤。等孩子熟睡以后,我妈悄悄地起了床。望着两个孩子睡梦中甜甜的小脸,我妈的眼泪无声地流了下来,一刹那有点动摇了,纠结挣扎了一会儿,想到这冷漠的人世,苦难无望的日子,失望的爱情,我妈的心凉透了,日子实在过不下去了,自己都顾不上了,哪还顾得着孩子,让她们听天由命吧,妈妈对不起你们了!

  母爱的力量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我妈推开门,外面月光如水,一阵寒风吹来,我妈不禁抱紧了双臂,突然耳边传来一声天籁般的童音“妈妈!”那么依赖,那么无助,像一声天使的召唤,我妈一个激灵站住了,惊喜得转身回头,我不知何故突然醒了,并在床上坐了起来,正张开两只小手要妈妈抱。月光泻到了床上,洒到了我身上,柔软微黄的头发,长长卷卷的睫毛,脸上还有一层绒毛,一双又黑又亮的眼睛纯净无辜,此刻正一脸无助地望着妈妈……

  那时我一周岁左右,那晚是我第一次开口喊妈妈,伟大的母爱终于战胜了绝望。从此,村头经常可以看到这样的风景:一个年轻的妈妈寸步不离地带着两个年幼的孩子。春天,她满头大汗地采茶回来,装茶叶的箩筐里一前一后还挑着两个孩子,她边走边还唱着儿歌“小燕子,穿花衣,年年春天来这里……”;夏天,她弯着腰汗流浃背地在割稻,不时抬头张望两个孩子在田垄里追逐蝴蝶蜻蜓的身影;秋天,她忙忙碌碌地在晒谷场里晒谷子,两个孩子就在旁边帮她赶麻雀,在她眼里两个孩子叽叽喳喳的就像两只可爱的小麻雀;冬天,她在冰冻刺骨的河里洗大白菜,两个孩子在岸上玩积雪,家里的大黄狗摇着尾巴开心地在雪地里打滚,耳边不时传来孩子银铃般的笑声……

  母爱的力量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我妈给我们姐妹俩穿一模一样的衣服,许多人都以为我们是双胞胎,因为两个女儿长得像芭比娃娃一样可爱,所以出去总会吸引别人的目光,我妈因此非常骄傲欣慰。日子就在信念和希望中,一天天熬过去了。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