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用文字改变命运,用文字感恩人生!

 
 
 

日志

 
 

母亲的专列  

2017-05-15 20:42: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母亲的专列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编者按:5月14日,今年的母亲节。说到母亲,无论年纪多大的人,都会自心底升腾起一种特别的感情,而自己在瞬间便中了魔法般地变小了,又变回了那个满脸依赖、喜欢牵妈妈的手、吃妈妈烧的菜的孩子,这就是伟大的母爱产生的神奇的魔力。本期我们来听听不同的“母亲的故事”。

         伟大的母亲受人尊敬,失责的母亲让人唏嘘:电视剧《人民的名义》中,郑西坡吟诵的一首诗《母亲的专列》催哭了无数人,笔者坐了6个多小时的高铁和汽车,辗转来到郑西坡原型——徐州诗人丁可的家,听他讲述他与母亲的故事。徐娴颖是个命大的人,几次差点被扼杀在娘肚子里,但最后母亲愣是靠体温,把早产的她健康养大。思家尚未成年却犯了事,身在高墙内,让他后悔当初对母亲的一次次欺瞒。小可是个命运多舛的女孩,不仅不知亲生父母是谁,被抱来后又遭遇养父去世、养母出走的二次重创,如今与奶奶相依为命,对母亲,她既万分渴望,又非常陌生……有母亲在身边,你是幸福的。在这个特别的节日里,我们希望这样的幸福无尽蔓延。祝全天下母亲快乐、安康!

       母亲的专列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反腐大剧《人民的名义》火遍全国,剧中有个重要人物——大风厂工会主席郑西坡,是位业余诗人,人称“当代杜甫”。省委书记沙瑞金视察大风厂时,郑西坡为大家朗诵了一首诗《母亲的专列》,哽咽的声音,饱满的情感,诠释着对母亲的深情,击中了无数人的泪点。《母亲的专列》真正的作者是徐州诗人丁可,他是郑西坡的原型。笔者前往江苏省徐州市沛县,与丁可面对面,聆听他与母亲的故事。  

  感 动

  《母亲的专列》震撼人心,周梅森主动求稿

  夏日即将来临,苏北小城沛县的景色十分迷人,嫩绿的芦苇,静静的河滩,多姿的杂树,停泊的小船,绿色的田野,整齐的农舍,在蓝天映衬下,像一幅浓淡相宜、带几分清新、具苏北风情的水墨画。初见62岁的诗人丁可,朴实的面容,目光纯净,脸上写满了岁月的沧桑。虽然似乎任何人在生命的某个阶段写过诗就可以把诗人的帽子戴一生,但丁可不是这样,几十年来,他从未间断过诗歌的创作。

  母亲的专列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母亲的专列》是丁可在母亲去世后创作的一首诗,也是他第二本诗集的名字。“母亲是在2004年去世的,享年80岁。2006年,我和家人给母亲上坟时,发现村子里母亲的坟头越来越瘦小,望着这个‘黄土旅馆’,我想起了送母亲去火葬场的情景,心情沉重,万分怀念,于是写了这首诗。”回忆起《母亲的专列》这首诗的创作,让丁可再次想起母亲病重时的情景:她突发脑溢血,被送到医院抢救后,病情还是反反复复,她的脑子糊里糊涂,过了二十多天,母亲去世了。

  母亲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乘车去县城,终点却是火葬场。丁可说,母亲一辈子就进过一次县城,而且是步行去的,当时妻子陪着她去县城看灯会,回来时她还说:“灯会真好看,农村里可是看不到的,儿媳陪着我看,我更加开心。”正是这首《母亲的专列》,打动了小说《人民的名义》作者周梅森。丁可夫妇,就是剧中郑西坡夫妇的生活原型。丁可退休前是沛县文化馆工会主席、副馆长,他的妻子叫黄二云,在街头卖小吃,常被城管追得到处躲。剧中郑西坡的妻子叫孙二云,推三轮车卖了十年早点,最后在躲避城管的途中遭遇车祸去世。

  母亲的专列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周梅森与丁可既非发小、又非故交,两人相识于何时呢?其实丁可第一次见周梅森是1980年,当时在无锡召开的江苏省青年作家培训班上,徐州老乡周梅森已经是全国著名的青年小说家,刚从韩桥煤矿调到《青春》编辑部工作,在培训班上负责会务。丁可就是在那时认识了周梅森。2015年第5期《扬子江诗刊》开篇刊登了丁可的12首诗,周梅森读后拍案叫绝,誉其为“当代杜甫”。在随后召开的省作协会议上,周梅森专门邀请丁可参加。会后,周梅森与丁可谈起即将拍摄的电视连续剧《人民的名义》,想引用他的两首诗歌,并亲自起草书写了采用合同。

  在周梅森眼里,丁可的诗歌沾满了生活的风尘,透着一种难得的民间底层的体温。真诚、倔朴,也时常带有几分恸人的心酸,总令人情不自禁地想到久远的大诗人杜甫。2016年5月,徐州市文联、徐州市作家协会、沛县宣传部门联合举办“丁可诗歌作品朗诵会”,周梅森和省作家协会的专家参加了这次活动。当时的现场,徐州网络说书人巴胡子朗诵《母亲的专列》,视频流传网上,那样的一位硬汉,一位专业的朗诵者,竟在舞台上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几乎是哭着读完了全篇。

  母亲的专列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丁可的诗为什么如此震撼?他诗里的母亲为何如此感人?这让周梅森想到了自己的母亲,让千千万万的读者想到了自己的母亲,因为他对中国农民的艰辛写得非常深,非常细腻,非常地打动人心。“高尔基说:‘世界上的一切光荣和骄傲,都来自母亲。’”丁可说,感人心者,莫先乎情。倘若能够让更多的人受到他的诗歌的感染,在生活中更真诚,更善良,更悲悯,他将为之欣慰。 

  坚 强

  瘦弱母亲挑起养育6个孩子的重担

  丁可的老家在徐州市沛县张寨镇杜楼村。母亲阚红英,20世纪20年代出生在苏北平原一个贫苦农民家庭。她个子不高,只有一米五几,肩膀窄小,腰身纤细。从四五里外的村子嫁到了杜楼村后,她少女时的圆润,很快就发生了变化,变得结实、消瘦;她的踝骨和脚腕部位又硬又细,走起路来,步子轻快,举手投足动作频率极快。她的双手结实、干练,惯于劳动。20世纪五六十年代,苏北农村生活条件很艰苦,当时丁可的父亲在离家很远的徐州市区工作,很少回家,家里的一切重担落到了丁可母亲瘦弱的肩膀上。

  母亲的专列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小时候,家里有6个兄弟姐妹,丁可排行老二。母亲终日不停地忙碌着,她做事风风火火,雷厉风行。白天,她和生产队上的男劳力一样挣工分。傍晚,回家匆匆喝几口红薯稀饭,又跟着大伙儿去开夜工。初春,当鸟儿才刚刚开始歌唱,当太阳还未睡醒的时候,丁可的母亲就扛着锄头,背着背兜,踩着鸡鸣犬吠,踏着晨曦露珠,沿着家乡田间的小道,走向芬芳四溢的田野。农忙季节,丁可总看到母亲用瘦弱的肩膀,挑着满满的两大箩筐谷子,扁担压成了反弓形。母亲步履蹒跚地走在乡间田埂路上,小腿肚子上布满了一条条像蚯蚓似的青筋。豆粒大的汗珠子顺着母亲额头、脸颊淌进了脖子里,青布衫都湿透了,像浸了水一样。

  母亲总是对丁可说,力气是扁担压出来的,事是人咬着牙做出来的。当时,物质都很匮乏。再怎么节俭粮食也是青黄不接,饭里面总是夹杂着红薯、萝卜或野菜。吃饭时母亲总是自己先把锅里最上面的杂粮、野菜捞到自己碗里,让孩子们吃下面的米饭。有时,她实在饿不过,就猛喝几口冷水来充饥。

  母亲的专列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有一次,丁可病了,昏睡了三天三夜,高烧不止,嘴巴烧出了一串串水泡。村里的赤脚医生又外出不在家,心急如焚的母亲听说滚鸡蛋是一种民间流传的去湿毒的做法,不知从哪里弄来了两个鸡蛋,煮熟后,把她的银戒指包裹在热气腾腾的蛋心里,用布扎紧,不停地在丁可的额头、脸、背上滚来滚去。第二天,丁可终于醒了。后来, 姐姐告诉丁可,母亲为了照顾他一整夜都没有合眼。虽然用的是民间的土方法,并没有科学依据,但是在那个物质贫乏的年代,母亲还是竭尽全力救活了他。

  母亲常说丁可他们年纪小,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不能吃得太少。晚上家里人都已睡下,母亲常常还要去磨面或弹棉花,又或者在昏黄的煤油灯下,一针一线地为孩子们缝补衣服鞋袜。丁可说,母亲是在用一辈子的时间书写“脚儿勤,不受贫”的乡土诗歌,母亲是在用一辈子的实践告诉他们一个真理:“勤快勤快有酒有菜,懒惰懒惰越懒越饿。”丁可常常想,母亲与千千万万个母亲一样,母亲的伟大,不在于她能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而在于把自己全部的生命和心血,变成一点一滴的关爱和深情,无私地贡献给国家,奉献给子女,培育子女健康地成长。

  期 望

  没文化的母亲叫我做一个有文化的农民

  母亲的专列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丁可的母亲是徐州农村一位普通的农家妇女,没有什么文化,但她懂得,要让自己的孩子有文化,成为这个社会用得上的人。每年秋季开学前两个星期,母亲就忙开了。拖一板车稻谷去加工成大米,再筛去碎米,然后拖到镇上粮行出售。米卖掉了,接着卖鸡蛋和庄稼,孩子上学的钱就不用愁了。丁可上小学时,母亲用“土法子”鼓励他,她说:“只要你考第一名,妈就奖励你糖果吃!”要知道,糖果对那个年代的农村孩子来说很贵重,那成了丁可努力的目标。今天看来这教育方式似有不妥,但在上世纪60年代,这朴素的期许令人动容共鸣。丁可说:“我感激母亲对我的物质鼓励,它成为我发奋读书的一种动力。” 

  后来念高中了,母亲为了方便丁可读书,准备给他添辆自行车。苏北盛产芦苇,她就用干的芦苇编织成垫子、帘子去卖,从白天干到黑夜,加上父亲的一些工资,积攒了一年多后,她花了100多元钱为儿子买了一辆天津产的飞鸽牌自行车。虽然自行车是二手的,但是大大方便了丁可读书时的交通问题。那个年代,家中有辆自行车是很稀奇的事,买自行车不但要凭票,而且售价也高达几百元。高中毕业后,丁可回乡务农多年。在生产大队,长不开的他骨瘦如柴,一米六几的个头,人家说他皮包骨头,要干生产大队的体力活,实在太难了。

  母亲的专列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那是集体记工分的年代,为让丁可完成工分,母亲咬着牙把他的活儿全扛了。地里打谷子,肩挑背扛地送到生产队,直到距稻场还有几百米,远远看到记工分的大门口了,母亲才放下麻袋,把大袋子放在丁可的肩头,“进去吧,孩子!”这一刻,丁可什么也没有说,他什么也说不出来……日复一日的苦力,母亲没有埋怨过社会,没有埋怨过任何人。她像家门前的那口老井,可以装进去的东西很多,饱览世事沧桑。只要家还在,孩子们在,这片可以糊口的土地还在,她的希望就在。

  在母亲眼中,她是从农村走出来的普通农民,她要求自己的儿子做一个“有文化的普通农民”。“1974年高中毕业后回乡务农,但我又不甘心在乡村打发一生,在贫困、饥饿、劳累的日子里,我开始企图写出作品来改变自己的命运。”丁可说,其间开始学习写诗,从1978年在《新华日报》发表诗歌处女作至今,他在《人民日报》《诗刊》《新华文摘》《青年文学》《扬子江诗刊》等报刊发表诗歌700余首,出版个人诗集《啼叫的月光》《母亲的专列》等,成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江苏作家协会会员。尽管30多年前丁可就进入了沛县文化馆工作,后来还担任了副馆长,但他认为,在沛县文化馆只是工作,一份可以借以养活自己的工作。他自己最喜欢的身份,则是一个诗人,一个具有乡土气息的诗人。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