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用文字改变命运,用文字感恩人生!

 
 
 

日志

 
 

独行者的倔强——记中国美术学院教授金一德  

2017-04-07 07:17: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独行者的倔强——记中国美术学院教授金一德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金一德的艺术道路是孤独的,没有鲜花和掌声,因为他有意无意地选了一条离经叛道、不合时宜的路。面对种种误解和非议,依然在茫茫艺海中独行,他的倔强转化为巨大的勇气和甘于寂寞的灵魂。他的画室里,“金一德的灯光”(中国美院院长许江语)常年不熄,正是这种坚持不懈,让他开启了一场载入中国美术发展史册的“85新潮”,也照亮了众多学生的艺术之路。        

          在绍兴受启蒙

  4月20日,已82岁高龄的中国美术学院教授金一德,将在北京中国美术馆举办他的个人美术大展。展览为期一周,55幅横跨55年(1962年~2017年)的作品将全面展示其一生的艺术轨迹与成就。杭州滨江区江晖路376号,杭州美苑的5楼,满头银发的他正在为参展作品作最后的精修,一袭藏青色的长衫沾染了油墨的色彩。眼前是三幅“白玉兰”图,插于中式瓷瓶,洁白花朵似要从画面上跃出,香气隐隐。巨大的尺幅,浓烈的色彩,粗放的大笔,强烈的质感,凸显的是“线条”充满力度的耕耘。画室另一侧,是更大的两幅人物图,一位年老沧桑中藏着倔强,一位年轻靓丽中带着俏皮,以勾画的线条充当表现人物的语言,在挥洒写意间,赋予画作以生命。

   独行者的倔强——记中国美术学院教授金一德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金一德放下画笔,颇有兴致地漫谈起家乡往事。虽然从小学四年级开始,他已开始在杭求学并定居在此,但故乡绍兴仍是他最割舍不下的乡愁之地。“我的老家在柯桥区平水镇,金姓是当地的一个大姓,我家是个大户人家,特别重读书。我的祖父就是一个大学生。当时,我的外公在杭州,为了让我得到更好的教育,父母就把我送到了杭州。”金一德说,画画是他从小的爱好。平水镇依山傍水,有位叫张学诗的美术老师那时候常常在小学校园的小河边写生,金一德看在眼里,心里悄悄种下了画画的种子。

  从那以后,金一德经常从家中书房翻出绘画书籍或照着厅堂里挂着的山水、花鸟画临摹。然而画画的种子并没有因此在他身上生根发芽,深受家族传统教育影响的他,心里装的依然是考大学、做学问。到杭州以后,他沿着省立初中、省立高中的求学之路循序渐进,高中毕业时,甚至还获得了保送北京外贸学院的资格。

  “罗训班”的一员

   独行者的倔强——记中国美术学院教授金一德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然而,金一德放弃了别人梦寐以求的保送资格,选择了报考浙江美术学院(即今中国美术学院),这在当时的人们眼里,是一条有些难走的道路。“杭州重点初中的学习任务很重,所以在进入省立高中之前,我已经放下了画画,但进入省立高中后,画画的火苗又重新燃烧了起来。”金一德告诉记者,读高中时正好遇上社会上需要画大量的宣传画,当时学校里有个美术组,活动非常频繁,他画画的兴趣也越来越大。

  这是一向听话的金一德第一次违背父母的意愿,倔强地做出了自己的选择。长辈们虽然不支持,但看他心意已决,也没有强烈反对。1954年,他成为了浙江美术学院的一名新生。“家乡的农民中有个说法,说牛眼睛里看见的东西都是放得很大的,所以五六岁的小孩能把这个庞然大物牵到东拉到西。以前的我,就像长了一双牛眼睛,放大别人的同时缩小了自己。自踏入课堂伊始,所受的整套教育过程,一直习惯于‘驯服工具’这一思维模式。”金一德形容那个阶段的自己,像被缠绕在蜘蛛网里的昆虫,在艰难地挣扎着。

  独行者的倔强——记中国美术学院教授金一德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而这种困顿,一直到他遇到了罗马尼亚著名的油画家、版画家和美术教育家埃乌琴·博巴,才得以解脱。根据中国和罗马尼亚的文化协定,埃乌琴·博巴夫妇应中国文化部邀请,于1960~1962年间在浙江美术学院举办油画训练班。这个班的学员共13名,是由全国美术院校选派青年教师按照研究生要求考试入学的。毕业后留校任教的金一德,也在入选之列。

  “在当时全盘苏化的教学模式下,博巴的理念全然是一个异类,很多老师和领导看不惯,认为有形式主义倾向。学校对这个训练班实行封闭教学,除学员外,一律不许参观。后来惊动了文化部,一位司长来巡视,沈雁冰(即茅盾,时任文化部部长)也来了。最后定论是,先学到手,再批判,这样学校里才开始慢慢放松下来。”金一德说,博巴的素描教学与苏联的模式不一样,是先研究,再综合,后表现,表现时要有力度、有激情。研究必须把模特的骨骼肌肉分析清楚,但不是画结构图,而是从人体上能看得出来。一个学期就画两个人体,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从生火盆画到用电风扇,非常深入。而且是先画素描,再把素描拷贝到画布上画油画。但表现的时候要简练概括,要有表现力,每个人要画得不一样。

     独行者的倔强——记中国美术学院教授金一德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他第一课就讲,他不会机械地把欧洲的艺术带过来,因为中国的艺术很优秀,例如书法。他希望我们把欧洲的油画同自己民族的结合起来,画中国人的油画。”金一德说,对于博巴的教学,刚开始学员不理解,直到一年级下学期,解剖分析的架子出来后,学员理解了,便开始集中进行基础训练。就是那段时间,让他对人体结构研究打下了牢固的基础。

  “85新潮”孕育者

  在“罗训班”的这批学员中,金一德可能是沿着表现性绘画走得最远最坚定的人。然而,这也是一条偏离主流的不归之路。从此,金一德一直处于一种二律背反的困境中:要享受创造性劳动成功的喜悦,就得长期陷入孤独之中,就得容忍孤独摧残创造性劳动必不可少的信心、信念和快乐。所幸的是,金一德并没有被孤立。在浙江美术学院,还有不少他的同道者和支持者,比如倪贻德先生。

   独行者的倔强——记中国美术学院教授金一德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如果说是博巴把欧洲比较规范的绘画基础训练教给我,是在技术和大方向上影响我,那么,倪贻德先生是在理论上引领我进行思考。”金一德说,1963年,油画系成立了3个工作室,倪贻德主持第二工作室的教学。“我不认识他,也不知道他为什么想把我调到他的工作室当助教,当时领导对老先生很尊重,就把我调到了油画系。”

  在中国油画发展的历程中,倪贻德是一个难得的集画家和艺术理论家于一身的重要人物。他以“新写实主义者”自诩,早在20世纪30年代起草的决澜社“宣言”,就已昭示了他的艺术成就。他认为“要在一张油画上表现出整个中国的气氛,而同时不失洋画本来的意味——造型,才是我们所理想的。”作为他的助教,金一德以他长期一以贯之的艺术创作实践,当之无愧地成为倪贻德艺术观念忠诚的传承者。而倪贻德等一批老先生的存在,也使得金一德保留了那份自信与对艺术的热诚。

   独行者的倔强——记中国美术学院教授金一德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改革开放后,中国绘画艺术界重新审视曾被批判的包括印象派以来的各种绘画流派。1981年到1984年,金一德有机会在王流秋主持的工作室中继续实施“非主流”教学。1985年,他和郑胜天在指导学生毕业创作时,就试验施行一种开放的政策,鼓励学生摆脱各种束缚,享有更大的创作自由。“我素来反对单一化的艺术创作,要求艺术有个性和创造性。郑胜天从美国回来,他的观念和我非常一致,而且他比我开放。”金一德要求学生把创作想法画成草稿,他和郑胜天二人进行挑选,挑出“有苗头的东西”,再完善创作。

  正是他们对学生的“放纵”,让那一届的毕业创作引来了《美术》杂志,以《发生在浙江美院的一场辩论》为专题,将毕业生的创作作品几乎全部刊发。这篇报道很快形成全国性的影响。随之而来的,是张培力、耿建翌、宋陵等人的“85新空间展”,黄永砯的“厦门达达”,王广义的“北方理性”……新潮美术的星星之火迅速在全国点燃。由金一德孕育而生的“85新潮”,也在中国美术史上留下了清晰的印迹。“‘罗训班’的影响本来是隐性的,在‘85新潮’这一年却变成了显性的。这批学生中很多人后来成为新潮画家,比如刘大鸿、魏光庆、耿建翌等,还有比他们高一届的张培力、王广义……”说起门下这些学生,金一德流露出赞赏之情。

  金一德的灯光

   独行者的倔强——记中国美术学院教授金一德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中国美术学院副院长高士明,是金一德这场个人画展的策展人。在高士明学生时代的记忆里,美院的夜色中永远有一扇亮着灯的小窗,那便是全校有名的“金一德的灯光”。沉浸在灯光下的金一德,其实许多时候并不是在作画,而是在读书。听金一德从容而熟稔地讲起托尔斯泰、屠格涅夫、马尔克斯等欧美文学家,笔者似乎看到了“一德灯光”曾经照见的那段阅读生涯。无数个夜晚的心灵震动,厚积薄发的独特思考,最终一一显现在金一德的画布上。

  独立思考为体,中外古今为用。金一德的油画艺术拥有漫长的历史积累,吸取了东欧绘画、表现主义、抽象表现主义甚至后现代主义的营养,把握住中西画论的相同之处,融入民间美术的魅力和传统绘画线条的表现力,表现出强大的气势和力度。他的作品更是在退休之后实现了质的飞跃,特别是创作于2005年的“暮年”系列,尤为引人注目。这些肖像以放拓的笔法将中国线条与油画色彩互相融铸,将山水与面庞交叠一起,刻画出人物的沧桑与倔强,显示出画家心迹与笔痕相叠相通的凛然之力。如今,金一德在中国绘画界已然德高望重,而他依然用诚恳、质朴与谦卑守护着最为可贵的艺术精神——微弱、边缘、寂寞却顽强。中国美术学院南山校园中的“一德灯光”已成美谈,而它蕴藏的艺术精神将代代相传。

        人物名片

   独行者的倔强——记中国美术学院教授金一德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金一德,1935年生于绍兴平水。擅长油画、美术教育。1959年毕业于浙江美术学院(现中国美术学院)油画系。1960年考入由中央文化部委托中国美院举办的罗马尼亚博巴教授油画训练班深造。1959年后历任中国美术学院油画系助教、讲师、副教授、教授。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