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用文字改变命运,用文字感恩人生!

 
 
 

日志

 
 

【赵畅】从曾国藩装订汤大全说起  

2017-05-02 08:47:5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赵畅】从曾国藩装订汤大全说起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读报看到一个故事:曾国藩率领湘军攻克南京,平定了太平天国后,收到了不计其数的信件,内容都是给他唱赞歌的,夸奖他如何“功高日月,德被神州”。这些信,他一封没回复;对于写信的人,他一个也没感谢。每次收到信后,他都交给幕僚,特意吩咐他们,一定要把这些信装订成册。后来信积累到很多的时候,他就命人把装订成册的信全部拿来,用笔在上面写上了四个字:迷汤大全。

撇开对曾国藩镇压太平天国的评说,单是他对将士们给他唱赞歌一事的处置,就足以让人眼前一亮。对于那些唱赞歌的信,何以一封没回复?对于写信的人,何以一个也没感谢?说到底,是因为他不想在歌功颂德、阿谀奉承中迷失自我。他把这些信称为“迷汤大全”,便是明证。曾国藩无疑是个明白人,然而并非人人都能像他这样保持清醒头脑而拒谀于千里之外。历史上包藏祸心者奉承拍马、危害朝政的事例,不胜枚举。

         【赵畅】从曾国藩装订汤大全说起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阿谀奉承,之所以被一些为官者笑纳,这是因为它的外面涂着蜜糖,很能满足这些人日益膨胀的虚荣心。无数事实证明,阿谀奉承就是“鸦片”,就当拒绝。如若吸之则必上瘾,以至难以自拔、后悔莫及。自古至今,概莫能外。

远离阿谀奉承、溜须拍马,关键是为官者要保持清醒的头脑,敢于说不。事实上,一些乐于和善于拍马者,大多是投机分子。他们争先恐后围在持权柄者四周,一旦他下台而权柄不在,便树倒猢狲散。《史记·汲郑列传》中就有这样一个故事。下邽县有位翟公,起先当廷尉时,宾客来往极盛,把大门都堵塞了。可罢官后,竟门可罗雀。再后来他官复原职,宾客们又准备前往巴结。为此,他在大门上贴纸写了二十四个大字以拒之:“一死一生,乃知交情;一贫一富,乃知交态;一贵一贱,交情乃见。”“谄谀者不忠,谄谀者宜惕”,这一古训万万不可淡忘。

         【赵畅】从曾国藩装订汤大全说起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其实,真正值得尊敬和引以为友的,倒是那些敢于直言面谏甚至是以死相谏者。譬如韩愈,以辟佛为己任,晚年还上《谏迎佛骨表》,反对宪宗迎佛骨并移入大内,因而触“人主之怒”,由刑部侍郎贬为潮州刺史。说真话要被贬职、流放乃至是掉脑袋,谁还敢轻易相谏?而一旦失去讲真话的诤友、敢于直言的谏官,那么,悲哀的就不是这些诤友和谏官,而是当权者及整个朝代了。西汉学者韩婴说的“有谔谔争臣者,其国昌;有默默谀臣者,其国亡”,正是这个道理。

阿谀奉承、溜须拍马,说穿了,也是一种贿赂,可归入“精神贿赂”之列。只不过,它套上了一件“温情脉脉”的“雅”的外衣而已。然而,唯其“温情脉脉”唯其“雅”,才让人失去警惕而在不知不觉中跌入这一温柔陷阱里。物质贿赂,可以计赃论罪。精神贿赂虽与违法犯罪难沾上边,但却是一些人滑向犯罪的不可小觑的助推力。为领导干部者,必须严阵以待,时刻慎谀。否则,便会招来灭顶之灾。

一代儒宗钱大昕的家风

         【赵畅】从曾国藩装订汤大全说起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举正行端的家风,泽被后世后人。清代著名学者钱大昕,江苏嘉定(今属上海)人,在经学、史学、音韵学、训诂学、金石学、诗文创作等方面造诣精深,成就卓著。他是18世纪中国最为渊博且专精的学术大师之一,被学界公认为“一代儒宗”。钱大昕治学到了如此境界,追本溯源,离不开他从小耳濡目染的家教家风。他的《记先大父逸事》一文,生动地记载了他家族的家风渊源。“先大父”是钱大昕对祖父钱王炯的尊称。他在这篇文章中,深情地讲述了祖父一生严谨治学、清白为人,为子孙树立行为举止楷模的事迹。

祖父钱王炯用自己的思想、品行凝练成的家风,使钱大昕终生受益。这一家风总的说来有四点:其一,处事不欺天罔上;其二,做人力戒自满,不妄求利与福;其三,读书须有创见;其四,老犹读书不辍。这四点看似简单,然而做人一生,有如行程万里,步步如此,绝非易事。

       【赵畅】从曾国藩装订汤大全说起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钱王炯的家教,之所以成为一族之家风,全在于其身体力行,言传身教。有件事让钱大昕终生不忘。祖父69岁时,正逢朝廷下诏,凡年满70岁之老人,均可赐给粮食和布匹。在物质匮乏的农耕社会,这自然是天赐之福。人们争先恐后,奔走相告,其中也不乏弄虚作假之人,“增年以邀上赐”。当时人口原始记录不全,谁能查清?只要略微虚报,钱王炯便可受赐。但他不为所惑,并直言:“欺天而罔上,吾不为也。”

家风是一家之内的规矩,一家之长是家风的领衔之人。家长如钱王炯,拒一时之小利,立一生之清白,便给后辈传下了奉法守正的家风。但若家长贪婪无度、骄奢淫逸,终将危及子女。“刻薄成家,理无久享”,即便是名门望族,也必败无疑。家风贵在传承,钱家之家风,代代相传。钱大昕之父钱桂发亦“少承庭训,以读书立品为务”,钱大昕是一位“于儒者应有之艺,无弗学,无弗精”的学者,却能对同辈学者坦诚相待,对前辈学者尊崇又贡献己见,对晚辈学者热情提携。钱氏家族名家迭出,享有盛名,此中自然有家风不可替代之功。

      【赵畅】从曾国藩装订汤大全说起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孟子曰:“天下之本在国,国之本在家,家之本在身。”修身齐家,家风正,便是风气正;风气正,便能天下正。这大概是中国这个以家庭为基础的社会始终屹立的铁律。钱氏家风,于今观之,仍是喧嚣尘世中的一股清风。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