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用文字改变命运,用文字感恩人生!

 
 
 

日志

 
 

理性  

2017-05-04 08:50: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理性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陆铭,生于1973年。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特聘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研究领域为劳动经济学、城乡和区域发展、社会经济学。

  即便在我的书中,采取了一些动感情的描述,我所说的材料,也都是客观的

  在写《大国大城》前,陆铭从东部到西部,从城市到乡村,做过大量的调研,详细分析中国当今的经济态势。结合全世界超大城市、特大城市的数据和实例,陆铭拿出干货,给出了他的答案——通过社会公共政策的限制、固守户籍制度来收紧大城市的人口发展,并不是上策。通过合理分配社会资源,保障低收入人群的社会福利,鼓励城市人口的良性发展,人民的生活质量才能真正地共同提高。

  正如《大国大城》封面上英译名呼吁的:伟大的国家,需要规模更大的城市(GREAT NATION NEEDS BIGGER CITY)这位严谨、理性的经济专家,只有书末那一封给未来人一封信中,才较多暴露了自己作为一名职业读书人丰沛的感性与情怀,他相信,每一点努力都能够改变一些。

  理性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大国大城来说一说杭州

  钱报记者:《大国大城》中不少案例来自巨型城市——纽约、东京、巴黎。就城市人口持续发展这个命题而言,北上广与它们相比,有什么优势和不足?

  陆铭:总体来说,中国的特大城市和超大城市发展过程中出现的问题,别的国家也出现过。如果说有什么特点的话,那就是,中国的大城市处在全世界人口最多的国家,因此,人口流动的过程当中引发的矛盾更大。而且,中国经济发展和城市化的速度都非常快,这使习惯了农业社会的人们,出现对于大城市发展的不适应。公共政策的制定者,也不理解为什么大城市会源源不断地增加人口。但其实,只要在公共服务和基础设施的供应,以及城市的管理当中下功夫,就可以兼顾经济效率和社会公平。相反,如果在公共政策上总是认为需要通过减少人口来控制城市病,那么就可能在经济效率和社会公平两个目标上都难以实现。

  钱报记者:近年来杭州也在快速发展。在您看来,杭州成为大城路上有哪些机遇与困难?

  理性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陆铭:杭州的优势是在长三角,劣势也是在长三角。长三角未来将逐渐成长为中国最大且在世界上排名也靠前的城市群,有相当大规模的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这一地区的大城市将享受经济集聚的巨大红利,这是杭州作为一个新兴的特大城市拥有的优势。与此同时,相比较上海的地理位置、历史条件和人力资源优势,杭州存在着劣势,如果要实现自身的发展,必须要考虑如何与上海之间形成错位竞争,实现长三角地区不同大城市的共同发展和分工协作。

  公共决策中个人利益的适当妥协

  钱报记者:《大国大城》中多处举例展现低收入人群的焦虑,以及一些人的利己主义,削弱了他们的同理心。您将人均收入、人民生活质量的共同提高指为国家经济发展的目标。同理心在实现上述目标的过程中,有多重要?

  理性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陆铭:社会公共政策的制定,总是会出现,这个政策有可能对我不利,但下一个政策相对更有利的情况。同理心的重要性在于,我们能够在多次的公共政策决策当中,学会适当的妥协,使公共利益能够实现。通俗一点说,这一次我能妥协,下一次别人就可能妥协,如果每一个人都不妥协的话,那么,每一次对于社会最优的公共利益都无法实现,最后受损的是全社会。现代文明社会,非常重要的就是每个公民都能在公共决策当中适当妥协。

  钱报记者:书中详细探讨了工业化进程引发的家庭分居,以及以大城市中大学生供给过剩,找工作困难、低层次就业现象。这些压力不止是经济上的,也是心理上的。有什么是可以改变或者说尝试来消解这些压力的呢?

  陆铭:除了户籍政策和流动人口管控政策的改变外,更重要的是,公共服务和基础设施的供给问题。如果我们可以针对低收入群体,提供更为公平和充足的公共服务和基础设施,比如,增加公租房或廉租房,增加学校的数量,等等,这些都需要一场供给侧改革。

  经济学家的感情问题

  理性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钱报记者:对大国大城中人们的悲喜你怎么看?

  陆铭:大都市的发展并不是让每个人生活在天堂,我们能做的就是,第一,尊重每个人的选择,第二,通过公共政策,尽量改善每个人的福利,尤其是低收入阶层的福利。但是,不能错把反对大城市发展,作为是以人文关怀的角度在看待大城市的问题。

  钱报记者:你觉得经济学家需要热血一点,还是冷血一点?

  陆铭:经济学家需要的是科学和理性,这一点,对于所有社会科学家是共同的要求。这和热血还是冷血,没有一点点关系。但是,具体的写作和表述过程当中,有一些方式带有作者的个性,这是无可厚非的。

  钱报记者:您在书尾写给未来的信中的表达是富有感情的。还有哪些事情、哪些问题,您在思考时会提起情绪来?

  理性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陆铭:我的职业,总体来讲,需要的是科学和理性,即便在我的书中,因为要面向普通读者,采取了一些动感情的描述,其实我所说的材料,也都是客观的。社会科学家最要不得的,就是以个人好恶,来取代对于科学规律的认识。比如说,我个人在生活当中很喜欢安静,但是,我并不能否认,这个世界上有大量人都喜欢城市丰富的生活。我也觉得所有关心社会发展的人,不管是处在什么样的学科和领域,最终,都需要理性面对人类社会经济发展当中出现的一些规律,不能以个人价值作为社会美好的目标。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