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用文字改变命运,用文字感恩人生!

 
 
 

日志

 
 

【吴建明】岭上多白云  

2017-04-18 08:33: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吴建明】岭上多白云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老房的窗开得并不高,可那时候我只能在凳子上踮起脚尖,才勉强看得到窗外的那方天地。也正是那一方小得可怜的天地,在不停地催促我快些长大。因为当时坚信,只有长大,才有了解窗外那方天地的能力。

  豪墅岭这3个字似乎带有一点草莽之气,而我的家就在这豪墅岭上。浙江中部小城浦江的这条岭,是一条重要通道,因为岭从两座高山的山腰中穿过,所以地势险要。此处距义乌、诸暨分别只有两公里路程,是通往邻县、通往省城的必经之路。在民国初期,限于条件,这两山中间修的小公路,坡很陡峭,宽度也只容得两辆车并行,但进出县境的人流、车流却很大,所以后来经过了数次平坡、拓宽,我的家也因此几度拆迁,如今已无处可觅了。

  【吴建明】岭上多白云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当年的家在山岭顶部的北侧,屋后是层层向上的梯地,再往上就是长满马尾松的豪墅山。岭东侧两边种有两排大榆树,而家门口的树长得更为高大,一到夏天,半条岭被树罩着,很是清凉;岭西侧很陡,为了安全起见路侧没种树,像一条玉带向浦江盆地蜿蜒而去。家对面则是一片连绵的山,往西南延伸出去十几公里,与邻县义乌的山连在了一起。小时候总感觉门前的山没有屋后的山高,所以总是用俯视的心态看对面的群山;东南侧则是一个扇形的开口,自近及远依次是梯田、池塘、村落,各种树便见缝插针,长在地头、池塘边、村落周围,高低不一,姿态各异。

  岭上的春天似乎来得特别早,往往在不知不觉中,屋前屋后、山脚地头,樱花、桃花、梨花逐渐缀满枝头,岭上仅有的两三户人家一时淹没在花丛中。老家小而简陋,每当花开季节,是最不愿呆在家里的时候。那时的我喜欢长时间站在细雨春风中,听任雨丝和着花瓣落在身上或从身边飞过,那情景如同电影镜头里的一样唯美。岭上的花期并不比其他地方长,盛放之后便开始飘零,在一阵阵风中,花儿像雨一般随风而去,如诗一般,那一份凄美直到今天还让人难以释怀。

  【吴建明】岭上多白云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也正由于这一年年的落英缤纷,让人感叹生命的短暂,更让人思考生命的意义是否在乎于长与短、盛放与凋零?眼前的一切或许已说明,生命的意义在于存在时的价值,如这春天一样,既能悄无声息地来,也会悄无声息地走,它的价值就在这过程之中。

  暮春三月,枝头新叶慢慢长了出来,嫩绿嫩绿的,带有细细的绒毛,过不了几天,整个豪墅岭换了新装。这一段时间,雨水也慢慢多了起来,经常三天两头下雨,极难见到阳光。雨水落在地上,然后沿着低处缓缓流淌下来,弄得到处是水,连出去走几步都很不方便。此时的岭上,除了雨声、风声,还有早晚两度的鸟叫声外,再就是公路上来往的汽车、拖拉机的马达声、喇叭声。这个时候,我就慢慢退回家去,但不会再趴在那窗口上,看小得不起眼的天了。

  【吴建明】岭上多白云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不知什么时候起,雨停了下来,天终于放晴了,鸟也不安分地叫声四起,声音比平时更为清脆,声声入耳。这时,是没有理由不出门的。一步迈出去,迎面而来全是青翠之色,各种轻重的绿色,密密地编织着眼前的一切,这绿色放肆到没有给其他颜色任何空间。

  家门前百米处有一方池塘,塘边有一丘梯田,田塍上只有一棵树,我一直认为它长得突兀、孤独,那一年的春天,这个感觉尤其强烈。由于它的突兀,免不了多了些关注。这棵树,当时叶子虽翠绿欲滴,但并不是很茂盛,过了一段时间,竟在那绿色中出现星星般的红色。再过几天,那星星般的红色不停地扩张,直至将那原本绿色的树冠染成了绯红色。此时的岭上,一眼望去,在地毯一般的绿色中,那一树绯红显得那么不合群。尤其到了傍晚,暮色渐上,群山都暗了下去,再从门口望那棵孤零零的树,望着那一树寂寞中绽放的绯红,有一种隐隐的痛。

  【吴建明】岭上多白云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这时,云悄悄从山脚升上来、弥漫开来,近处的家、树,远处的梯田、池塘、村庄,轻轻地隐没在云中。刚开始是薄薄的一层,后来渐渐厚了起来,将整个豪墅岭笼罩在漂渺世界中,包括那一树寂寞中盛开的花。这时候,天愈加暗了。那几年,云与雾是区分不开的,只觉得那时的云雾,有些凄迷、有些清冷,几乎感觉不到一丝温度。我那个小小的家,这时也早成为云的一部分,哪怕把灯点起来,照得最远也不过数米,更何况灯火是不稳定的,高高低低、长长短短不停地跳动。随着跳动的灯火,眼前的一切都变得虚幻起来……

  若干年后的今天,在北京的书房中,漫无目的地抽到一本书,也漫无目的地翻到了南北朝诗人陶弘景的诗:“山中何所有,岭上多白云。只可自怡悦,不堪持赠君。不禁回想起当年豪墅岭上的那段岁月,还有那一树寂寞的花。是的,岭上的家是小而简陋的,岭上的鸟声、山泉声是清而无邪的,岭上的白云是不邀自来的。此时我想,一生中总有值得留恋和回忆的东西,比如豪墅岭,到老的时候回头再看,一定也很美丽。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