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用文字改变命运,用文字感恩人生!

 
 
 

日志

 
 

三问孙皓晖,这位原著作者说—司马迁以儒家为标准衡量历史,我以历史实践呈现和检索历史  

2017-03-06 08:29: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问孙皓晖,这位原著作者说—司马迁以儒家为标准衡量历史,我以历史实践呈现和检索历史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央视热播的电视剧《大秦帝国之崛起》,目前播放到第32集,已近尾声。29日开播,至今已接近一个月,对于这部电视剧的讨论,从历史剧该有的模样,到学者质疑对秦的塑造,一时沸沸扬扬。同时,另一部历史剧《大明王朝1566》也在网络上播出。历史是什么?历史是基于史料对无垠往事的推想吗?历史小说的写作、历史剧的创作与历史的本身,该保持怎样的关系?历史的书写是否又是带有写作者个人的风格,如人们所说——是一个任人打扮的小姑娘。记者采访了历史小说《大秦帝国》的作者孙皓晖。

  孙皓晖说,第一部《大秦帝国之裂变》拍完之后,他因原著小说还未全部完成,回归到文学作品创作中去了,不再参与后续编剧的工作。因而,从原著角度来说,第二、三部与原著的重复率不超过10%按照论文查重的标准,已经是与《大秦帝国》原著分离开来的一部独立作品了。所以,他先透露了一个信号——20173月中旬,孙皓晖和《大秦帝国》电视剧原有制作方的合同将到期。到期后,完整的著作权将回归到我这里。基于这种情况,我们搭建了一个平台,准备重拍《大秦帝国》电视剧。

  三问孙皓晖,这位原著作者说—司马迁以儒家为标准衡量历史,我以历史实践呈现和检索历史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一问

  为什么有不同于教科书的历史观

       司马迁的历史观您是不赞同的,这其实跟教科书上的观点都相反,有人说违背了历史潮流,您怎么看?您的历史观是怎样的?

        孙皓晖:我曾经说过,司马迁是一个伟大的历史学家。我对太史公是非常尊敬的,对司马迁还有某种崇拜情结。司马迁的最大历史贡献,在于他是第一次梳理了中国前三千年文明史的史学家。他所记载的历史事实,经过近代史以来考古学崛起之后,对中国前三千年历史真实性的多次挑战,都没有成为虚无,比如殷商的存在。司马迁的缺陷在于:他是一个相对典型的儒家学者,他的史观也是相对典型的儒家的保守主义理念。这种保守主义理念体现在历史记载上的表现就是,以绝对的道德标尺和绝对的道义标尺去衡量历史人物,去评价历史事件,而忽视了历史实践的相对性。

  三问孙皓晖,这位原著作者说—司马迁以儒家为标准衡量历史,我以历史实践呈现和检索历史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我的基本理念是:尊重司马迁所记载的历史事实,而用历史实践去检验历史事件的真理性。所谓以历史实践为依据,就是不以某种学派的理念或者论著为依据,而以历史在实际中达成的实际效应为标准,来评价历史人物和历史事件。是对社会起了危害作用,还是起到了推动作用。要说和司马迁的所谓分歧,这是我们所处时代不同所产生的必然不同,而非人为的寻找出来的分歧。两千年后的中国学者,和我们今天所持的理念,肯定也有所不同。我们应该允许后人以自己的标准去评价我们这个时代。而不是说,用一个固定的标尺去评价任何时代。这就是真理的相对性。所以,我和司马迁不同的根本点在于,司马迁是以儒家学说为标准,在衡量历史,而我则是以历史实践,在呈现和检索历史。

  二问

  为什么写一部小说,而不是历史专著

  三问孙皓晖,这位原著作者说—司马迁以儒家为标准衡量历史,我以历史实践呈现和检索历史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当年为何会选择用小说的文学形式,而不写一部在外界看来更为严谨的历史专著,而且你花了16年时间,完全可以那样做。

     孙皓晖:是用历史小说还是用学术著作来呈现一个时代,和当时的历史背景有关系,也和当下的现实需求有关系。我之所以选择用文学艺术的方式来表现,一个根本的原因在于:中国老百姓的历史意识大多数来源于通俗艺术传播的滋养,而不是经典理论的滋养。而在中国理论研究这一部分,因为两千多年来对秦的扭曲性的评价,已经积累到异乎寻常的厚度。我即或是以最严谨的历史专著呈现出那个时代的历史真相,能够读到这本书,能够读懂这本历史专著的,也是极少数人。

  三问孙皓晖,这位原著作者说—司马迁以儒家为标准衡量历史,我以历史实践呈现和检索历史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可是,我用文学艺术的形式来呈现那个时代的历史精神的根基,相对可以较快地在社会上引起普遍反响,从而能够推动历史理论研究在这方面的深度,或者对秦重新展开研究。事实证明也确实如此,《大秦帝国》出版16年以来,这种社会影响正在渗透式地扩大,学术界对秦文明也开始了新的探讨,包括我自己在这方面做的诸多理论工作。所以,最终我们会在现实中看到,无论从哪种角度入手,两种形式都是相辅相成的。

  三问

  当代人写历史的出发点在哪里

  历史写作如何考虑我们现代人的价值观?或者说,它对当下社会的意义在哪里?之前看到一篇评论,它是这样说的:为了符合现代人的价值观,本剧对商鞅和秦孝公理想人格的塑造,其实是在儒家价值观的框架中进行的。比如将法家和现代法制的界限模糊,比如在结局时为了商鞅的伟光正而虚构了一个结局。这是本剧最大的败笔,却也是不得不用这样的败笔。您如何看?

  三问孙皓晖,这位原著作者说—司马迁以儒家为标准衡量历史,我以历史实践呈现和检索历史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孙皓晖:历史写作不是如何考虑我们现代人的价值观问题,而是必须以现代人的价值观为出发点的问题。任何时代的历史,都是当代人的历史。大家对这句话很熟悉,但是对其中的含义基本上缺乏认真的思考。所谓任何时代的历史都是当代史,其根本的意义在于:任何人对历史的开掘,都是以发现那个时代值得当代人继承的,或者和当代人价值观能保持同一性的、那些不朽的东西。如果说在那个时代表现出某种合理性,而在现代表现为腐朽的价值观,那么这样的内容,原则上我们采取批评的态度。比如商鞅变法所建立的连坐制度,比如商鞅所主张的重刑理念。我不主张深度地、大规模地呈现这些东西,即或得到呈现,也应该持批评态度。我本人在作品中,也正是这样做的。

  但是,我们也应该承认,人类的人性品格总是有很多古今贯通的因素。这些在古今看来,都能够视为宝贵品格的东西,实实在在存在于一些真实的历史人物之中。比如,商鞅的极心无二虑,尽公不顾私。这是战国时代对商鞅的评价,是一个超越道德的古今永恒的评价。因为他是从政治文明的最基本元素——公,去看一个人的品格的。因为这种品格的存在,才使商鞅这个人在变法、护法的整个过程中,表现出了和平庸政治家完全不同的伟大。如果我们硬要把这说成是作者塑造成的伟光正,这是一种很不负责任的评价。

  三问孙皓晖,这位原著作者说—司马迁以儒家为标准衡量历史,我以历史实践呈现和检索历史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我相信,没有商鞅本身的存在,我自己凭空塑造这样一个伟光正的人物出来,那是不可能的。我们这个时代有关道德价值观的评判,正在趋于沉沦,正在趋于平庸化。我们消解崇高,我们不尊崇任何具有基础性的伟大。认为任何伟大的东西都是虚无的。我们把人类历史的发展看成了一个永恒的蓬间雀社会:没有伟人,没有高峰,没有灵魂,没有动力。我们只欣赏那些庸庸碌碌的东西,而以这些东西为标准,去评判整个世界。我们对先秦时代,诸如以商鞅为代表的伟大的名士阶层的重新发现,是我们在寻求文明复兴的动力。

       孙皓晖,生于1949年,著名学者、作家。曾任西北大学教授。代表作:《大秦帝国》。

      【他说】

  我之所以选择用文学艺术的方式来表现,一个根本的原因在于:中国老百姓的历史意识大多数来源于通俗艺术传播的滋养,而不是经典理论的滋养。而在中国理论研究这一部分,因为两千多年来对秦的扭曲性的评价,已经积累到异乎寻常的厚度。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