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用文字改变命运,用文字感恩人生!

 
 
 

日志

 
 

个体看待个体,才能真正记录时代的体温  

2017-04-16 06:48: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个体看待个体,才能真正记录时代的体温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评委·梁鸿,文学博士,中国人民大学教授。著有非虚构文学作品《中国在梁庄》、《出梁庄记》、《神圣家族》等。 作者隐隐的激情和兴奋是特别好的状态,这一文体的生命力才刚刚开始。”#她说非虚构#


  说到梁鸿,必然有两个词并置而来——梁庄、中国的非虚构写作。2008年,梁鸿回到故乡梁庄,对那里的现状进行调查,历时五年,她将所见所闻写成《中国在梁庄》与《出梁庄记》两本书。《中国在梁庄》还原了梁庄近四十年来的变迁史,《出梁庄记》则是集中书写离开梁庄去外地打工的父老乡亲生存状态的非虚构作品。梁鸿曾经说过,一个人一旦开始面向自我,寻找内在的某种东西,就一定会找到童年、少年时期的色彩和景象。譬如乡村,树,河流和种种景物。它们已经不是物的风景,而是柄谷行人(日本思想家)所说的内在之风景。

  个体看待个体,才能真正记录时代的体温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所以,谈到在未来的写作中,梁鸿说,自己可能会涉及与城市相关的题材,但不是城市题材,还是有关普通大众的生活梁庄仍可能以不同面目出现在她的写作中,永远都在。当一张由知名出版人和读者推荐的春风阅读榜单摆在梁鸿面前时,她说,书单之中,有文学的繁荣和写作者的专业水准和素质提高,但是,如何触及真正的生命及与世界的关系仍处于探索之中。在梁鸿的微信朋友圈中,可以看到,她也关注到了同为70后学者黄灯的新作《大地上的亲人》——2016年黄灯曾以一篇《一个农村儿媳眼中的乡村图景》的纪实文章,被很多人熟知。

  不得不说,70后作家,特别是知识分子,在一定程度上成为了乡土中国症结的直面者,他们以笔端思考当下城乡之间的问题,以及其产生的根源。写完两部大部头梁庄的梁鸿也是如此。她说,每年春节前后,她都会关注关于乡村的一些报道——譬如农民如何回乡,家庭如何团聚,譬如博士回乡手记……包括那些引起争论特别大的事件,我都会跟踪。但我很少发言,也很少接受采访,因为我觉得我已经太标签化了,很多东西说出去之后反而没有得到更为开放的理解。但我有一种想法,不管是什么样的书写,悲情的温情的主旋律的,只要我们还在关心,还在探讨,那说明我们的内心就还有一丝丝温度。

  个体看待个体,才能真正记录时代的体温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而非虚构写作的意义,就存在于这种不断的关注与书写之中。虽然,如同梁鸿所说,非虚构的真实,只是限于个人的真实。作者自己认识世界的的一个图式,带有作者本人的偏见、立场,也饱含着由修辞带来的种种误读。但是不得不承认,记录个体生命在时代中的沉浮。以个体看待个体,而不是站在国家、集体的视域看待个体。唯其如此,才能够真正记录时代的体温和生命情感,才能感知在被大事件遮蔽下的普通生活。同时,也是千百万人的生活。

  从这几年的出版物来看,大量的国外非虚构作品被翻译引进,而国内的作家,也在做不同程度的尝试。作为参与者,梁鸿认为,中国的非虚构写作才刚刚开始,我看到了生机勃勃的力量,当然,也有芜杂、误区和弯道,但这是难免的,只有在摸索中前进,才有可能产生真正的好作品。但是,作者这种隐隐的激情和兴奋是特别好的状态,这说明这一文体的生命力才刚刚开始。她觉得,黄灯《大地上的亲人》一书,正是在这样的激情和责任中产生的作品,相信真正写作的人,都希望自己的作品能够洞穿时代和人心。

         当你获得极大话语权时,应当节制使用

         个体看待个体,才能真正记录时代的体温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评委·熊培云,1973年生,南开大学文学院副教授。著有《思想国》、《重新发现社会》、《自由在高处》、《一个村庄里的中国》、《西风东土》等,另有诗集《我是即将来到的日子》、演讲集《这个社会会好吗》。对微信上热门事件的关注,其实就是对社会文化心理的关注。”#他说非虚构#

        作为一名时代观察者,熊培云的阅读列表,总是与自己的研究领域密切相关。几年前在美国的时候着重观察了一下美国社会。这也是接下来我主要的研究内容。所以去年看的书,大多是关于美国的,这些书占去了我主要的阅读时间。然后就是一些与研究领域有关的,去年的话,印象比较深刻的有《纳粹医生》、包括最近在读的《莫扎特与纳粹》。熊培云说,写美国与我此前写日本的《西风东土》不太一样。我对美国的观察是在2012-2013年,而现在,特别是川普上台之后,对美国的很多方面都在进行重构。因此我的写作也不能停留在对美国2012-2013年的观察记录上。需要把2016-2017年的观察内容也加入其中。

  个体看待个体,才能真正记录时代的体温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春风阅读盛典60书单中的有些书其实就引起了熊培云的兴趣:比如路内《慈悲》这个书名就十分吸引我,应该说我对这个词本身就很感兴趣,非常想看一看这部作品是如何表述这个词汇。另外就是熊育群的《己卯年雨雪》,这部作品是去年我在外面做活动时,一位日本朋友提到的。她叫元山里子,也是一名作家。因为对我的《西风东土》感兴趣,所以一直跑来跑去做我的活动嘉宾。正是她提到了熊育群的这本书,她说里面写到了许多抗战时期的事,也涉及到了对人性的理解。此外还有《科雷马的故事》等等。

  熊培云在许多场合都会表达出一种对大文化概念下的现象更感兴趣的倾向。比如微信公众号。微信公众号的崛起与文化是有关系的。我现在不太看电视了,所以信息内容的获得渠道,都是从微信上来的。也许是圈子的关系,我和朋友们直接谈论文化的问题不多了,而更多的关注是对于一些现象。比如罗尔事件,对他的关注属不属于文化关注?我觉得是属于的。因为罗尔事件,我写了三篇评论,以及一个5000字的短篇小说,小说的名字叫《杀死一个求救者》。在罗尔事件上的态度,其实就是大文化概念上的。对于这些的关注,其实就是对社会文化心理的关注。

  个体看待个体,才能真正记录时代的体温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去年下半年开始,熊培云开始经营自己开了两三年的微信公众号。他也很快发现,虽然微信公号让人获得了表达的渠道,获得了一定的话语权。只是一些口水式的,为逞口舌之快的,只为讨好受众的大号,传播效果却很好。整个互联网生态呈现出了一种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气息,这让我感到,我们应该慎用自己的话语权。或者说,应当适当地节制,特别是当你获得极大话语权的时候。

  熊培云记得,他把《杀死一个求救者》发到了自己的微信公众号上,读者的留言和评论大致有三种,一种是完全赞同你。因为他们的观点与你一样,第二种是观点不一致,并且愤怒地拂袖而去,取消关注的。而我要说的是第三种,有越来越多的读者,会提出我并不同意你说的,我的观点是怎样的。这种交流方式的读者正在逐渐增多。这与找同类相比,显得更有意义。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