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用文字改变命运,用文字感恩人生!

 
 
 

日志

 
 

吴国平和他的“宿村实验”——乡村已经站在风口  

2017-03-01 08:29: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吴国平和他的“宿村实验”——乡村已经站在风口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在全国各地的乡村建设热潮中,杭州外婆家的创始人吴国平在浦江县虞宅乡马岭脚村的故事,多少有点轰动。这位深谙城市消费风向的餐饮大佬3年前突然走进偏远的古村,对着30多幢即将倒塌的黄泥房做了一个决定:留住这里。他和人合作,斥资6000多万元,要建不舍·野马岭中国村。这里也从一开始就被外界贴上了中国最美民宿的标签。3年里,作为撬动乡村发展的一个支点,民宿出现井喷式增长。面对各方好奇的野马岭可以开业了吗的提问,吴国平总是笑着回答:不急,这里的时间要走得慢点。

  同样也是这3年里,民宿业经历着大洗牌,面对业内关于民宿是否还能赚钱的焦虑,吴国平很淡定:根扎得还不够深,没有时间去想赚钱的问题。终于,20176月,野马岭要露面了。吴国平也找到了更适合它的名字——宿村,意思是人们住得下来的乡村。相比眼下轰轰烈烈的民宿,他在马岭脚的3年,和我们想的有些不同。

  做民宿,研究的是人——乡村不能单凭情怀,需要可持续的模式和状态

  吴国平和他的“宿村实验”——乡村已经站在风口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一场雪静悄悄地落在马岭脚村。海拔近500米、历史有600多年,青山掩映着黄泥房,虽在210省道边上,这里却静谧脱俗。这个网红古村,内部还在施工。它的正对面,辉哥农庄已开业两年,老板娘胡林利看着老家一点点被修复起来;在她店里,吴国平正啧啧称赞青菜和萝卜特有的甜味。吴国平说自己是个很会玩的人。的确,在社会财富和一部分资源从都市向乡村转移的年代里,他活跃其中,且广受关注。走,到乡村去,是近年来他对朋友说得最多的话。

  以杭州为中心,马岭脚正处在吴国平定义的两小时驾车出行刚需圈。他常常说:我开餐厅,研究的不是菜,是人。消费的背后,他的一个观察是:人们对于暂时逃离快速运转的城市生活的需求越来越大。隐约的感觉,在2007年得到印证。一次招商考察中,他来到莫干山上由8栋农家小屋组成的裸心乡,并敏锐地捕捉到一种崭新的生活方式,在乡村打造与城市生活的结合点。

  吴国平和他的“宿村实验”——乡村已经站在风口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在他的考量里,到乡村去,距离上也有要求,即从大城市出发两小时以内到达。从2008年开始,人们看到的是外婆家旗下餐饮品牌在全国布点,却忽略了他在乡村留下的脚步——一有空闲,他就跳上车子,到有山有水的农村去,沿着小溪,找到水源所在地,因为那里有灵气从小在杭州城里长大的吴国平,没有背太多乡愁的包袱。所以,当大多数人在为破败的乡村痛惜时,他开始做建设性的努力。比如,他开的餐馆里,陈列着他从各地收来的老物件。

  凭情怀做事,是目前设计师、学者、文化人投身乡村建设说得最多的一句话。但吴国平认为,乡村需要情怀,但是单凭情怀是不可持续的,必须转化为商业模式。就在吃饭的间歇,他开始引导胡林利把自家的土菜销售出去,从商业的角度看,通过各种各样的可能性,把乡村的价值做出来,城乡互动才有可能实现。他曾经表示要打造超越莫干山的高端民宿,如今,他觉得宿村更符合马岭脚的定位,本来就是村民世代居住的地方,我只是把它变得让现代人也愿意住。吴国平说,好看一定要加上好用,才能体现民宿或一切建筑的本质价值:为人服务。

  孵化贴近自然的生活——乡村民宿不是卖客房,而是让人安心地住下来

  吴国平和他的“宿村实验”——乡村已经站在风口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虽然下着雨,但丝毫不影响吴国平展示野马岭的热情,一路介绍着古树老屋,顺手整理摆设,还不忘提醒路滑慢走,活脱脱是一个村里大叔。他也喜欢大家叫他“Uncle”(大叔),房前屋后打扫忙,笑脸相迎话家常,这是他在乡村的形象。从餐饮到民宿,吴国平觉得两者是相通的,餐饮不是卖饭,民宿也不是卖客房,而是卖生活方式2014年,吴国平偶遇马岭脚,其实是从桐庐绕到此地。经过马岭隧道时,前方豁然开朗。

  村里流传着这么一句话:好女不嫁马岭男,要住不住马岭脚。这里曾经山路崎岖,世世代代居住在简陋的黄泥房里。2003210省道浦江段公路改建时,村里配合工程进行了整体搬迁,老村自然而然变成了空村奇怪的是,村子空了,但人气不断。原来,它是国家4A级景区仙华山的组成部分,不仅有美女峰、红岩顶森林公园、马岭古道等景区,还有10多株古树。凭着直觉,吴国平迅速地把现有资源在脑海中重新排列组合,乡村与城市的结合点,就是它了。随即,他租下了这一片黄泥房,并定了第一条也是唯一一条规矩:适合现代人居住,又保留历史。

  吴国平和他的“宿村实验”——乡村已经站在风口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设计师来了一拨又一拨,设计稿出了一版又一版,吴国平有些焦急:设计的速度跟不上房子倒下的速度。他坚持野马岭要保留黄泥房外观,但室内用现代设计方法,把空间划分得更合理、更加符合日常生活需求。后来,他干脆丢掉图纸,从危房、危墙率先开始修缮。从面上看得见的老屋整修、景观营造,到地下看不见的截污纳管、水电线路,相比在城市餐饮的开疆拓土,在乡村他如履薄冰,这里不能快,每一个决定都关系到宿村的样貌,只有想好了、从容不迫做出来的东西,才能让别人安心在乡村住下来。

  商人的精明,在工程日复一日的磨练中,似乎失去了锋芒,但吴国平收获了宿村的方向,民宿人需要自己去理解为什么选择做民宿,不然就会同质化,如果没有核心,一开始就想着赚钱,那肯定输了。我租了30年农房,但所有的设施几乎是按最长的年份在做。得把根扎得深一些,才能把我想传递的自由、有趣、贴近自然的生活方式孵化出来。吴国平说,每来一次,就愈发希望野马岭能千百年地留在这儿,讲述一代代人的生活经历。

  乡村需要市场的力量——民宿不是一枝独秀,而是整合资源的连接点

  吴国平和他的“宿村实验”——乡村已经站在风口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吴国平已经带着建筑、平面设计、互联网、摄影、文艺创作的各界朋友,在马岭脚整整待了一天。他一遍遍地走,研究每一个细节,从转角的柿子树到土墙上长出的小草苔藓,都不落下。在野马岭,吴国平的已经出了名。宿村已有21个房间准备就绪,大家催着他试营业,却被一口否决:还不够好。他立了个目标,21个房间,他要一个个试住。因为每个房间的大小、结构都不一样,他要提出建议继续提升,还要写好优缺点,住客就可以根据不同需求挑选。马岭脚村支书胡建富和村主任胡雪东,也是野马岭的常客,他们在这里长大,吴国平时不时来个围炉夜话,听他们讲村里的生活。

  胡建富曾经描述过一个温馨的场景:每当下雨,孩子们就喜欢去村里最大的那幢七间进,坐在高高的门槛上听雨声。因为有连廊,他们跑来跑去淋不到雨。吴国平脑海里便印下了这个画面,把七间进改造成了一个公共客厅,有长长的连廊。胡雪东曾经向吴国平说过村里的传奇:马岭脚世代练洪拳,上世纪80年代初,他在马岭脚引进了浦江第一台水晶打磨机,但美丽家园不复往昔,浦阳江开始整治后,他毅然关停作坊。吴国平说要把这位打得一套好拳的老胡写进野马岭的书里,因为他代表着乡村走过的路。

  吴国平和他的“宿村实验”——乡村已经站在风口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胡建富和胡雪东也常听吴国平吹牛,怎么用3个月时间设计一个新店的LOGO,怎么在全国60个城市开不同的餐饮店。谈话或许起了些作用,在如今马岭脚村民集聚的新村,已经开出4个农庄和22家农家乐,每家一年的营业收入有四五万元。民宿不是单个民宿的概念,它应该是一个集群,有高端的宿村,也有中档的民宿,还有农家乐,是完整的业态。我从来不希望大家说起马岭脚时只想到吴国平,而应该是整个村。吴国平说,他的团队已经计划在做全村的旅游指南,并分发给村民。

  虽然相比宏大的乡村建设来说,这还只是表象。资本的力量到底能走多远,吴国平也在探索。但他坚信,乡村已经站在了风口,它需要市场来推动,很多人在观望中,有人等着看,但一旦你成功了,大批的人和资金就会涌进来,推动乡村建设,我愿意尝试做这样的疯子只要不是为了短期利益的掠夺性破坏,良性的商业是可以反哺村民的。吴国平说。

    诗人眼中的浙江乡村

  吴国平和他的“宿村实验”——乡村已经站在风口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江南好,风景旧曾谙。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江南?青年时期在江南漫游旅居的经历,终于成了晚年白居易心头念念不去的愁绪,以至于回忆起江南盛景、乡村之美,依旧栩栩如生。不止白居易,自古文人墨客来到浙江,总要吟咏稍许。其中,独具江南韵味的浙江乡村也化作点点墨痕,最终成为深藏于我们血脉中的诗情画意。江南好,自然风光独好。清溪波动菱花乱,黄叶林疏鸟梦轻。又是一年秋气味,稻香风里过临平。富阳人郁达夫的《车过临平》将浙北乡村之秋的况味,点染得出彩,平缓的溪流、茂盛的水草、以及馥郁的作物香气,扑面而来。

  当然,之江大地除了农耕,还拥有复杂的海岸线和广阔的海洋。杜甫的一句台州地阔海冥冥,云水长和岛屿青,便将浙东的海、天、水、岛连接起来,既荒凉又寂寥。但浙江海洋渔业大省的起点,便也是由此起航。星罗棋布的渔村里,渔民们扬帆驶向海洋,沿着蜿蜒曲折的海岸线,收获丰饶的海产。浙南的永嘉,有别于浙北的风味。南宋诗人徐矶的《新凉》描绘了这里的初秋,水满田畴稻叶齐,日光穿树晓烟低。黄莺也爱新凉好,飞过青山影里啼。几个清浅的片段,江南酷暑之后的新凉渗透出来。在初秋的乡野里,诗人亦悠然自得。

  吴国平和他的“宿村实验”——乡村已经站在风口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此时,浙江中部金衢盆地也如南宋诗人杨万里在《衢州近城果园》中描绘的那样,未到衢州五里时,果林一望蔽江湄。黄柑绿橘深红柿,树树无风缒脱枝。直到千年后,今天的衢州也依然是中国椪柑之乡自古富庶的浙江乡村,在诗人的笔下,也独具生活劳作之美。莫道农家腊酒浑,丰年留客足鸡豚一句,将人们闲适、好客、欢愉的生活态度跃然纸上。而南宋诗人翁卷写初夏时节浙南农耕生活的乡村四月闲人少,才了蚕桑又插田,一派清新明快,有着清丽的风光,更是诗人对乡村生活的热爱。

  南浔,难寻,像是开阔的水面和嘹亮的歌声,被三月里的细雨与雾气,密密麻麻地交织成轻纱,笼在乡间。百里溪流见底清,苕花蘋叶雨新晴。南浔贾客舟中市,西塞人家水上耕。岸转青山红树近,湖摇碧浪白鸥明。棹歌谁唱弯弯月,仿佛吴侬子夜声。元代诗人韩奕一首《湖州道中》,将人们于此间耕作、歌唱的场景吟出。今天读来,仍有桃花源之感。对于乡村,诗人从来都是如此眷念。德清诗人孟郊在五十多岁的时候,终于有了卑微官职,结束了长年的漂泊流离生活之后,便将母亲从故乡接来住。在那一刻,诗人倍觉亲情可贵而写下的《游子吟》,至今广为流传、吟诵。将自己的内心放置在文字间,乡村拥有了他们情感的慰藉与寄托的人文之美。

  吴国平和他的“宿村实验”——乡村已经站在风口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宋代女词人李清照著名的《武陵春·春晚》一词也是如此。晚年的她几经风雨,丈夫逝世,形单影只。站在金华的双溪,望着眼前春景,睹物思人,物是人非,惹得无限愁绪与感伤。于是便有了闻说双溪春尚好,也拟泛轻舟,只恐双溪舴艋舟。载不动、许多愁唐代孟浩然的《宿建德江》:移舟泊烟渚,日暮客愁新。野旷天低树,江清月近人。月色这么好,江水如此清,却也无法让诗人从羁旅之愁、仕途失意、思乡之情中抽离。千百年来,诗人们便是如此,以文墨为盾,对抗湍急的时间,以款款深情,体味着乡情,表达着乡恋,也宽慰着乡愁。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