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用文字改变命运,用文字感恩人生!

 
 
 

日志

 
 

经典的“梁山伯”,永远的中国“范”——缅怀越剧“范派宗师”范瑞娟  

2017-02-23 08:27: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经典的“梁山伯”,永远的中国“范”——缅怀越剧“范派宗师”范瑞娟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一顶方巾,一领青褶,一把纸扇。“中国‘范’”的经典形象,早已在许多越剧迷心中扎根。作为越剧范派表演艺术的一代宗师,范瑞娟演过100多出戏剧,戏路很宽,既能演梁山伯、焦仲卿、贾宝玉这类的儒雅书生,也能把文天祥、韩世忠、李秀成这样的忠臣良将塑造得铿锵刚韧,还将贺老六、扎西这样的近现代人物演得丝丝入扣。其中,她塑造的梁山伯形象,最深入人心。如今,“山伯”已化蝶西去,越剧痛失范瑞娟。2月17日,从嵊州走出去的著名越剧表演艺术家范瑞娟在上海复旦大学附属华东医院病逝,享年93岁。

    一再叮嘱后事从简

  出生于绍兴嵊州的范瑞娟,抱着对越剧的满腔热情,在上海走完了她的一生。这是一个雨后的清晨,天色阴沉,凉意袭来。这也是越剧“范派宗师”范瑞娟病逝消息传来的第二天,记者一早就赶往上海。其实,在范老病逝的当天,记者已经第一时间联系到了她的小儿子陈晓跃。“谢谢家乡媒体的关心,我们决定遵循母亲生前的遗愿:不开追悼会,不设灵堂,不接受花圈、花篮,一切从简。”电话那头,陈晓跃一再表示,范瑞娟生前已经立下遗嘱,也让两位儿子签字,一定要尊重她的遗愿。所以,他们希望静静处理老人的后事。随后,上海越剧院也于当晚在官方微信上挂出了一则简短的讣告,并宣布将择日举行范瑞娟同志追思会及纪念演出。

  经典的“梁山伯”,永远的中国“范”——缅怀越剧“范派宗师”范瑞娟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范老的遗愿,我们自然是要遵循的。所以,记者决定不去殡仪馆打扰,试图从一些侧面了解相关细节,记录范老生命的最后时刻,以及那么多年她与越剧的情深意长。到达上海,记者先去上海复旦大学附属华东医院。在这里,范老度过了她人生当中的最后七八年。听说她喜欢热闹,所以住的是3人间病房,那里有很多护工来来往往,还经常有弟子、戏迷从四面八方赶来看她。每次有人来访,特别是家乡来人时,她总是特别热情。她会用酒精棉仔仔细细地把手擦一遍,然后才跟来访者一一握手。只不过,这一次,在10楼呼吸科病区里,记者再也寻不到这位老艺术家的身影。

  随后,记者又来到她生前居住的地方,长乐路962弄。眼前是一幢始建于上世纪30年代的旧式小洋楼,4层高,范瑞娟生前住在2楼。大门锁着,记者按了门铃,无人应答。大门口的保安师傅说,这些年,范瑞娟大部分时间都在医院住着,但是前些年身体还算硬朗的时候,她基本上每个月都会回来一趟,住上几天,有个保姆24小时陪着她。后来,她身体越来越差,来不了了,但保姆还是经常会来开开信箱,因为全国各地经常有人给范老寄来各种信件、杂志。在她病逝的那一天,他也看到她的儿子和媳妇来过老屋一趟,说是把医院里的一些物品拿回来。小楼的一楼是静安寺街道一个社区助老服务站,站里的陈阿姨见过范瑞娟几次。“她有时从楼上下来,到我们这里坐坐,看看报纸。她人非常和蔼,看到我,还问我贵姓,我说姓陈,她还说‘哦,和我家老头子同姓啊。’”

  经典的“梁山伯”,永远的中国“范”——缅怀越剧“范派宗师”范瑞娟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实际上,早在2011年2月25日,袁雪芬遗体告别仪式在上海龙华殡仪馆举行的那天,记者就曾经在这间老屋里拜访过范瑞娟。那一天,她因为自己也在病中,所以没能去现场送老姐妹最后一程。但电视机里,正在播放的是一个关于袁雪芬的特别节目。当时,她说又想起了当年和袁雪芬一起拍摄彩色电影《梁山伯与祝英台》时的场景。“如果没有袁雪芬的坚持,《梁祝》也不一定能成为新中国第一部彩色电影。当时遇到的困难真的很多,由于灯光不足,拍出来的画面是通红一片的,我们就向上海防空部队借来探照灯。当时我的眼睛因为受不了灯光的刺激,肿成葡萄那么大。袁雪芬因为劳累过度,十二指肠溃疡发作。我们都是一边吃药一边坚持拍戏。”现如今,“梁兄”追随“英台”化蝶西飞,天堂里终于可以再唱一曲《梁祝》了。昨天上午,一场仅限亲友间的小型告别仪式在上海龙华殡仪馆海棠厅举行。

  弟子深情忆恩师

  上海越剧院在讣告中是这样描述范瑞娟的:表演上稳健大方,质朴无华,具有阳刚之美,在第一部国产彩色电影《梁山伯与祝英台》中成功饰演了梁山伯一角。合作首创了越剧弦下调,为越剧剧种发展作出重要贡献,并形成了独树一帜的范派表演艺术。在越剧改革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取得了高度的艺术成就。作为范派艺术的一代宗师,越剧界唱范派的弟子到底有多少,估计连她自己都数不清了。从噩耗传来的当天中午开始,各路范派弟子便自发地从全国各地赶去上海,送恩师最后一程。最早到的是斯钰林,之后短短20分钟内,章瑞虹、韩婷婷等范派弟子相继抵达。

  经典的“梁山伯”,永远的中国“范”——缅怀越剧“范派宗师”范瑞娟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年近77岁的范瑞娟在练功(摄于2000年8月)

  “我到的时候,家属和先到的范派弟子已经为她穿上了寿衣。”上海越剧院红楼剧团团长、国家一级演员章瑞虹于前一天晚上从欧洲结束演出回来,第二天中午就得到了老师病逝的消息。她说其实在春节前,老师就已进入重症监护病房。“因为我离得近,所以隔天就会去探望一趟。5年前,她也有过一次病危。我们以为,她能像过去一样挺过来,没有想到……不过,听说老师走得很安详。”

  “老师的生命中,除了越剧还是越剧。她一辈子都在坚持练功,80多岁还在踢腿,在病床上仍在练唱。她看到我第一个问题总是‘最近在演哪些戏?’也常常教育我,学戏要规范,又不能学死,要化为自己的领悟。”章瑞虹说,范瑞娟不仅是她的恩师,也是她艺术道路上的一位伯乐。“那时,我参加浙江艺校公演,范老师来看演出。我们素不相识。她觉得我唱得不错,与袁雪芬院长沟通后,安排我调入上海。来了上海以后,我很长一段时间都吃住在她家里,她不仅亲自教我技艺,还在生活上无微不至地照顾我。我想,如果不是老师当年的慧眼识珠,可能我早已不在越剧舞台上了。”

  经典的“梁山伯”,永远的中国“范”——缅怀越剧“范派宗师”范瑞娟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这是袁雪芬和范瑞娟(右)在上个世纪50年代越剧彩色电影《梁山伯与祝英台》中的一个镜头。

    范瑞娟的另一位嫡传弟子,柯桥区小百花越剧艺术传习中心党支部书记、副主任吴凤花,因为在温州演出,不能第一时间赶到上海。“身处苍南心系沪,师生缘、祖孙谊,匆匆数十载,如今却未能见上最后一面,何其遗憾!”吴凤花说,老师病逝的消息传来的那晚,她在舞台上看到了一只黄蝴蝶,就在她跪地身前的不远处久久不愿离去,不知道是不是老恩师。她希望恩师不曾走远,等她完成了演出就去上海。她相信,这也是恩师希望看到的——认真演戏,观众至上!

  从1987年拜师范瑞娟,今年刚好是两人结下师徒之缘的第30个年头。“范老师和我论关系是师生,论年龄更像祖孙,从这位‘老祖宗’身上,我学到的是对观众的深深敬畏。范老师每次来看我演出,总是要事先检查各种细节,例如发根一定要剪平,指甲也必须剪短,因为饰演男性,不能让观众看到这些不协调。还有就是因材施教,虽然我的嗓音条件上与‘范派’相差较大,但她并不要求我百分之百地像她,鼓励我在她的基础上创新。”回忆起与恩师交往的点点滴滴,吴凤花一下子打开了话匣子。她说,每次到上海演出,听说范瑞娟要来看戏,总是很紧张。因为范瑞娟每次看戏都带着笔和纸,看到优点、缺点随时记录,演完了去后台给她讲。“那些小纸条永远密密麻麻,写满了字。范老师生活中蛮随和,怎么方便怎么来。可一进剧场,立刻变得苛刻严谨。”

  经典的“梁山伯”,永远的中国“范”——缅怀越剧“范派宗师”范瑞娟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有疾言厉色时,也有春风化雨时。范瑞娟对吴凤花的关爱,柯桥区小百花越剧艺术传习中心主任陈锦高全都看在眼里。他说有一年吴凤花在武汉演出时摔断了胸骨仍坚持演出,范瑞娟知道后,又好气又心疼,特意赶来看她,说一句话:“你不是在演戏,你是在玩命。”还有一次,范瑞娟与绍兴小百花一起去香港演出,他在后台看到,吴凤花的行李都是范瑞娟帮着整理的,她对晚辈的那种无微不至,实在是让人感动。

  家乡深情永不改

  从嵊州走到上海,将越剧唱响全国的范瑞娟,即使到耄耋之年依然心系家乡。“前些年她身体还硬朗的时候,几乎每年都来嵊州。每次来,她都会到我们这里走走,还会手把手地教越剧之家的孩子们唱戏。”嵊州越剧博物馆馆长俞伟说,1985年越剧博物馆筹建时,范瑞娟就是筹委会成员,她不仅把自己收藏的戏服、剧照、道具无偿捐赠给博物馆,还发动全国越剧界都来捐赠。后来,因为老艺术家身体原因,馆里每年都会去上海拜访老人,每次去,老人最关心的话题就是博物馆建设和家乡越剧传承发展情况。

  经典的“梁山伯”,永远的中国“范”——缅怀越剧“范派宗师”范瑞娟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没有范老师,就没有我们学校。”嵊州市越剧艺术学校校长钱江南说,越剧艺校就是由袁雪芬、范瑞娟等63位越剧演员组成筹委会,用了7年多时间四处演出,筹集了8万多资金建成的。“那时,范老师经常来学校教授学生,特别是学校刚建成时物资短缺,范老师就把自己的钢琴等演出乐器和一系列演出服装都捐给了我们。现在,学校里还保留着她的戏服和大量珍贵的授课照片。”

  范瑞娟在嵊州的侄孙回忆起大姑婆时,印象最深的也是她对越剧事业的执着。“她每次回嵊州都很低调,喜欢住在亲戚家里,然后就是去越剧团、艺校、博物馆等与越剧有关的地方转转。即使在家族内部也不忘推广越剧艺术。有一次,她还问我女儿喜不喜欢越剧,说愿意教她,还带来很多越剧书籍给她看。说来也遗憾,我们这个大家族有200多人,竟然没有一个学越剧的。”

  经典的“梁山伯”,永远的中国“范”——缅怀越剧“范派宗师”范瑞娟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绍兴市演出公司总经理裘建平也深刻感受到范瑞娟对家乡越剧事业的大力支持。“明星版《梁祝》在上海演出时,她来现场观看,提出了很多宝贵意见。排演《钗头凤》时,她还带着我们去找该剧的编剧,介绍我们是来自越剧家乡的,让对方能以低价授权给我们,还希望我们能把这个剧目拍成电影。”裘建平说,他几乎每年都会去上海看望范瑞娟,给她带去家乡特产和她最喜欢吃的青鱼干。前段时间,他正在策划一场集中海内外范派弟子的越剧演唱会,没想到演员阵容还未完全确定,就传来了范老去世的消息。2月19日下午,100多位嵊州戏迷聚集在嵊州越剧艺校问梅剧场,举行了一场追思演唱会。这是戏迷自发的活动,通过演唱《山伯临终》等经典的范派唱段,沉痛缅怀范瑞娟老师。

     悼永远的范瑞娟先生——缅怀越剧“范派宗师”范瑞娟

  茅威涛

  倾接讣告,山川戚戚春水寒;

  不胜哀悼,百花深处断愁肠。

  何忍逝去,五里徘徊叹东南;

  经典的“梁山伯”,永远的中国“范”——缅怀越剧“范派宗师”范瑞娟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何忍逝去,十里长亭两茫茫。

  何忍逝去,山伯化蝶弦下伤;

  何忍逝去,嵊州故地长相望。

  何忍逝去,流声百年暖人寰;

  何忍逝去,春风化雨万年长。

       2017年2月20日敬挽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