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用文字改变命运,用文字感恩人生!

 
 
 

日志

 
 

【周华诚】所有的年在故乡  

2017-02-17 08:04: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周华诚】所有的年在故乡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有故乡的人是幸福的。因为可以回老家过年。在我的记忆里,从腊八开始,故乡所有的日子似乎都是为了迎接除夕而准备的。哪一天大扫除,哪一天杀鸭杀鸡,哪一天做糕点、炸油豆腐,乡下的人一点儿不慌张,他们有条不紊胸有成竹。也正是有了这些,才算是过年。过年有着完整且周全的程序,有着重要的仪式感,它是中国人关于时间的哲学。甚至可以说,那些程序和仪式感,才就是“年”本身。

就像一幕大戏的高潮,所有最重要的仪式都会在大年三十有序展开。这一天,从清晨开始,远远近近的鞭炮声会在村庄上空零星响起。这一天,最忙碌的一定是母亲。一个家庭尽其所能,拿出最好的东西,统统在年夜饭桌上展示出来。在我的老家浙西常山县,每家都有一个传统的土灶,烧着柴禾,锅里一定蒸着煮着什么。白茫茫的蒸汽氤氲,灶膛中干燥的劈柴燃烧,散发着温暖的火光;地上呢,用炭火铺了一堆,上边搁着陶钵,咕嘟咕嘟往外冒香气。母亲腰里系着围裙,转来转去;父亲坐在土灶前烧火,不时被母亲召来召去,拿这样那样的东西。我们兄妹三人则四处游荡,显出无所事事的样子。

          【周华诚】所有的年在故乡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上午是要“谢年”的,父亲把方桌搬到屋前平地里,摆上大盆的肉,整只的鸡鸭,倒上酒,把供案摆得满满当当。又要燃烛焚香,烟气袅袅,气氛神秘而肃穆。放几响炮仗,执香拜祀神祇。炮仗是有讲究的,须是大炮仗,提前放在灶台上烘了两夜;点着后,一冲上天,作两声巨响,干脆有力,这是很让人满意的。同村也有大男人不敢放炮仗,每次都买千响的鞭炮,哔哔啪啪一阵乱响,这让村里的其他男人很是不屑:放不出炮仗的豪迈气度来。

父亲执香,在屋前、堂前、灶前一一恭拜。父亲平时风趣有加,做着这些时,神情却很是严肃,正对香案或灶台,双手夹香合十,口中念念有词:家堂佛爷、招财爷、山皇土地,保佑来年人口平安、五谷丰登、六畜兴旺……因自小对此仪式有颇多敬畏,我只是远远地看,甚或有时还借故避开。七八岁的小妹调皮,父亲拜了中堂,小妹也拜了中堂;父亲拜了灶王爷,小妹也拜灶王爷。这小孩儿,顿时让我们家最为严肃的程式变为平易的礼仪了。此后每年,每当父亲谢年,小妹就会蹦蹦跳跳地跑去,依葫芦画瓢,我们和母亲在旁边看得嘻嘻哈哈笑作一团。

          【周华诚】所有的年在故乡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又要贴春联、贴门神。旧时有说,贴了门神,讨债的人如要上门,远远看见贴了就不来了。父亲搬木梯,我们端碗、捧春联,前呼后拥。老家瓦房,门大而高。父亲把梯子架好,我和弟弟一人扶梯子一边,脚抵着梯脚,把满满大碗小米粥汤递给父亲。用粥汤贴门神,不知是风俗还是习惯。刷子蘸着稠稠的粥汤糊上门楣,小妹踮着脚尖把春联和门神关公、秦琼展开、递上。我们一边读,一边争论上联还是下联,左边还是右边。这雕虫小技,竟算得是读了一点书的好处……

下午三四点,越来越多的炮仗声划破乡村的天空,炮仗是吃年夜饭的信号弹。第一阵炮仗大约在3点多就会响起,我们总要跑出去看。父亲总是对团团转的母亲说,慢些来慢些来,4点多开席不晚。饭菜终于都准备妥当了。我们鱼一般穿梭,把一道道菜端上桌,父亲在桌上摆好了碗筷,八仙桌,八副碗筷,每个碗里都浅浅地倒上了酒,这是敬奉先祖的。然后父亲拿着炮仗到屋前去了。我们和母亲从灶间出来,母亲解下围裙,我们走到门外互相拍打衣服,装模作样地掸灰,或许这也是我们家独创的吧——边掸边说:过年了,把一年的霉味全都掸掉,明年一定运气又红又旺。炮仗响了,它窜过门前的树梢,冲上云霄,啪啪两声巨响,红纸屑一片一片飘落下来;又一支炮仗上天了,接着又是一支,纷纷飘落的无数红纸屑是多么激动人心。

          【周华诚】所有的年在故乡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在四起的炮仗声中,我们在丰盛的桌前坐下来,这是一个欢乐祥和的中国年——炖的煮的蒸的炒的,大罐小盆大碟小碗。桌上一样一样的盛器里摆满了丰盛的食物。于是,这不再是日常的一顿饭了,这是一个家庭每个成员精神世界的一次盛宴,这是走远的祖先与当下的我们同席共飨的一次聚首,这是形式与内容完美契合的一场精神的欢娱。

吃饭,连带着守岁。这顿年夜饭要慢慢地吃,从尚未掌灯时入席,吃到天黑,最好一直吃到深夜。大家一边喝酒,一边聊天,一边看春晚。在我童年时候,没有手机,没有抢红包,大家一心一意地喝酒吃饭,一心一意地聊天谈笑,一心一意地看春晚。吃过年夜饭,就换上新衣,长辈给晚辈包压岁钱。压岁钱都用红纸包着,分给孩子。不管怎么样,有压岁钱可拿,对于孩子们来说,是一件极为开心的事情。老杭州人高诵芬说:“岁盆里的糖果过了初十、十五就渐渐吃完,而父母给的压岁钱却是不用的。过了初五,小孩把红包交给母亲,存入每个小孩自立的存折内。孩子长到十岁,长辈就不再给压岁钱了。”我的童年也是如此,压岁钱从来是不乱用的,多或是少,都用来交新学期的学费。后来我们长大了,参加工作以后,每个除夕的晚上,父亲才不再给我们包红包,反而是我包了大红包,父母一人一个,敬奉上一片心意。

          【周华诚】所有的年在故乡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这一夜,灯火亮通宵,每一个房间都要亮一盏灯。到了凌晨,四处鞭炮齐鸣、礼花奏响,耀眼的灯火在深邃的夜空绽放,照亮整个山村。这一波热闹过后,人们心满意足,沉入梦乡。小时候过年,图的是一场热闹。现在觉得,年其实过的就是一个仪式感。你要简简单单地过,也行。然而太简单和太容易的东西,总是轻率。一年到头,我们忙忙碌碌,光阴如流水匆匆而过。时间的度过,有两种,一种是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另一种是把时间变得缓慢,连这一分钟与下一分钟之间的质感、颗粒感,都可以呈现和体验得到。有了这些,时间本身也就被拉长了。它使得我们在有限的时间里,以一种仪式感,体会到了真挚与爱,体会到生活的本真意义。所有的年,都在故乡。所以,我想我以后也一样会回到故乡,把年完整地,缓慢地,专心致志地,过下去。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