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用文字改变命运,用文字感恩人生!

 
 
 

日志

 
 

【方泽】书放着肯定有用  

2018-01-04 08:50: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喜欢书的人,书总是越积越多,多到无处存放,然后想着如何“分手”,喜新厌旧般地折腾自己。现在细细想来,书其实真不该弃的。

  我很喜欢买字典、词典等工具类的书,如《现代汉语词典》,1978年第1版我就买了,1983年出版了第2版,我就买了这个新版而把老版本处理掉了,1996年出了修订本(第3版),我又买了而把旧版送人。直到2002年出版了增补本(第4版),我突然意识到,为什么要把老版本处理掉呢?于是,从此凡有新版词典出版我都购而得之,2005年的第5版我买了,2012年的第6版也买了,并且想法弄到了原来弃掉的老版。刚前几天,我又买了2016年出版的第7版。这样,除第1版外,以后几个版本我都齐了。

  再如《辞海》。想当年,“文革”结束不久,文化繁荣起来。新中国30周年之际,上海辞书出版社出版了1979年版《辞海》,这也是《辞海》的正式出版,1965年由中华书局辞海编辑所出版的《辞海》是未定稿。那年我刚进大学,对于知识,对于书籍,我们都是如饥似渴,就像饿汉见着面包。然而囊中羞涩,买不起三卷本,就按自己所读的专业和兴趣爱好,买了几册学科分册,如历史分册、语言分册等等。这些《辞海》分册我一直保存和使用。1989年,《辞海》(1989年版)出版了,这时候,我已参加工作多年,虽然家庭底子薄,消费能力不强,但买几本书已不用像学生时代那样的纠结,决心一下,便购得了心仪的《辞海》三卷本,那可是大部头的,我的书架和案头从来没有过如此厚重气派的书籍。然而,真的是喜新厌旧,我把原先那些《辞海》分册统统处理了,不知是送人了,还是当废品卖了,抑或打包跟舍不得扔掉的教科书一起放在旮旯里了,反正它们已不再露脸。

  《辞海》10年一修,1999年,内容和形式都有很大变化的《辞海》(1999年版)出版了。看到新闻报道后,我便去新华书店打探有没有到货。十天半月后,《辞海》上架了,我赶紧买了来,一点犹豫都没有。只是习性使然,把老版《辞海》又处理了,还说“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大大的书架竟安不下陪伴我十年的相知,现在想来真的有些后悔。

  好在能知错就改。时间一晃又是十个年头,2009年,《辞海》(2009年版)出版了,5卷本,还套着透明塑料书壳,很是考究。这回,1999年版的《辞海》我再也不处理掉了,我把新老版本的《辞海》并列放在一起,虽然有些参差不齐,但排列在一起似乎也有一些力量。我想,2019年版出版了,我一定要买;以后的新版《辞海》也会继续买。

  书放着肯定有用的,或用来查考,或用来重读,或用来怀旧。比如查考之用,像“空穴来风”,明明是说,有了洞穴才有风进来,喻指消息和传说不是完全没有原因的,可人们偏偏反着用,说是无中生有。查考词典便知词汇流变,《现代汉语词典》1983年版没有无中生有义,2002年增补本仍如此,2005年版开始增加释义,说是“现多用来指(比喻)消息和传说毫无根据”。“爹有娘有勿如自有”,不用跑图书馆,自己的书房里,伸手可得,疑惑顿解,更在清静中悠闲地感知词典编纂者的善解人意与辞书的与时俱进,何等的快意与获得!

  评论这张
 
阅读(1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