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用文字改变命运,用文字感恩人生!

 
 
 

日志

 
 

【朱关田】由诗而书、由书而画  

2017-01-21 07:32: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朱关田】由诗而书、由书而画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题画诗起于六朝,承以唐宋,复经元明,以迄清季,洋洋洒洒,蔚为大观。或则摹状抒情,或则托物言志,一帜高扬,斐然千古,诗坛挺秀,宛若奇葩。

  以题画诗专为一编者,始于吴昌硕,见《缶庐诗》所附《别存》,刊于光绪十九年(1893)癸巳初春。其先则有抄本《红木瓜馆初草》与《玄盖寓庐偶存》诗集数种。《初草》有《题芦雁图》,显系为他人题画所作。按《初草》收同治十三年(1874)甲戌至光绪元年(1875)乙亥间诗,是诗系于第二通,盖早先之作也。嗣后《偶存》抄本三种,即徐康(壬午)、谭献(丁亥)题本与庚寅(正月)录竟本。其间题画诗亦复不尟,如后来录入《缶庐诗》者,除《题画》三首不知出自何人之画,其余明言所题《湖滨小劫图》《芜园图》《蝶砚庐图》《香禅精舍图》《铛脚论诗图》《壶园饯春图》《持砚图》《冰天躍马图》《江曲书庄图》《孤松独柏图》《饥看天图》《书丐图》《钟馗图》《松阴庵读书图》《梦家山图》以及吴滔《芜园第二图》《山水》,王复生为之写照诸类,皆属他人所画。

  【朱关田】由诗而书、由书而画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缶翁之诗,前者如《初草》,朱正初评曰:君艺从诗入门,气味深长,声调超越,自是不凡之品,工时调者定当望而却步。后者如《偶存》,杨岘序于丁亥为最先,有称仓石吴君嗜诗,其诗效法唐贤,不役于涩以汨其趣,五言尤入王、孟之室。谭献曾薙于沪上,有评诗篇峻削,剥落凡语,有傅青主、吴野人之遗风,其序复谓其幽语而思则隽,险致而声则清,如古琴瑟之不谐俚耳。施旭臣之序早于谭氏,或称知音,所谓初为诗学王维,深入奥窔,既乃浩瀚恣肆,荡除畦畛,兴至擩笔,输泻胸臆,电激雷震,儵忽晦明,皓月在天,秋江千里,至忱深思,躍然简编云云,后世论缶翁诗者多本之。是为先声,题画诗亦当概评在内。

  《别存》自序云:

  予自嗜古砖,拙于资,不能多得,得则琢为砚,且镌铭焉。既而学篆,于篆嗜猎碣。既而学画,于画嗜青藤、雪个,自视无一成就,而诸君子谬许之。因集猎碣字为联,以应索篆者,画则信手涂抹,亦信手补诗于其隙。昔者青藤、雪个得意之作,必有题咏,予不论工拙,趁兴而已。数年来铭与联与诗积颇富,姑存十之二三,署曰《别存》。别存者,可存可不存者也,夫东施,丑女也,爱己之心胜。窃以为与西施等美矣。夫天下不皆西施,岂东施老而不嫁哉?有丑有美,请俟真赏。

  【朱关田】由诗而书、由书而画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按缶翁是集之刊行,迟于《初草》垂二十年,其间游学游宦,时京时沪,固以篆刻鸣高。惟其石交之友多擅诗名,诸如同学施旭臣、张行孚,同乡毕兆淇、崔适,师长俞樾、钱国珍、杨岘、凌霞、周作镕、谭献、金铁老、徐维城、杨光仪,以及万钊、郭传璞、沈石友、俞养浩等人,或名园雅集,或江亭送别,宦学仕师,消寒避暑,文酒高会,辄纪以诗。翁躬与交游,才情正复不浅。且科举时代,蒙童正以制艺为首务,翁出身鄣吴名族,书香门第,尤重为之。厥祖渊(字和甫)自海盐教谕告归,任古桃书院山长;厥父辛甲(字如川)恩科举人,以试礼部不售,例授候选知县。以年近不惑,遂里居不复出,优游山林,惟日不足。渊父子皆以能诗名苕霅间,分别以《天目山房集》《半日邨遗稿》传世。翁以家学渊源,日事占毕,手眼自高。今以其诗秀才乙丑补庚申推之,翁以吴氏佳子弟而补获功名,所谓三十始学诗之句,一如五十学画之语,实为谦辞,盖耻言赋得体也。而以《赠内》平居数长物,夫婿是诗人句质之,翁实以诗自矜也。惟多纪事交游,而少品图题画,间或有之,亦为应酬之作。盖世既以诗人目之,己亦以诗人当之。或因人纪事,或藉题发挥,短章长篇,不一而足。惟题画之作,固不多见。未有画事稍欠功夫,而得翁敷衍题咏者。《别存》所谓信手而画、信手而题者,盖乃自画自题是也。

  【朱关田】由诗而书、由书而画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翁顾以诗自喜,其后改事书画,亦多取资于此,诚如沈曾植言:书画奇气发于诗,篆刻朴古自金文,其结构之华离杳渺,抑未尝无资于诗者也。按历来书画名家,于诗率无深造,而翁出身秀才,讽咏固其本色。然后由诗而书,由书而画,辅而成之,融而化之,自成机杼,一出便无古人矣。

  翁初画梅兰菊竹,纯以文人手段游戏笔墨,每常所作,六法不足,恒以书法补之,或行或草,亦篆亦隶,甚有四体间用,横直交互,立险求正,蓄势谋篇,不拘一格。所谓画气不画形,在势不在书,不斤斤于文字,不格格于诗篇,不计工拙,觸手生春。甚至有易诗而用,如《高邕之邕书丐图》任由虚谷题之,而钝居士《水仙》则归在自家名下。至于捉刀代笔,本为旧日风习,世以为常,毋待较真,惟以缶翁晚年名高宇内,绘事日多,品目日繁,不自隐讳,独显恣肆耳。翁以篆作画,以印布局,逸笔草草,每与书法同调,至于诗书画印,乃竟浑然一体,自成杰构,是以每每能出一头地,几若无人可及者也。

  【朱关田】由诗而书、由书而画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至是可知,画家题诗实有异于诗人题画,不可同日而语,故郑孝胥遂有浅俗”“旷逸纵横先后异评也。

  己画之诗,最先见于光绪五年(1879)《梅花册页》,最晚在其去世前三日《兰花图》绝笔,而《别存》所集,初四卷本,凡5561首、后为八卷本,146243首,止于民国十二年(1923)癸亥《缶庐集》。至其早年流散之诗,以及晚岁未收之作,是为佚诗,宜加补辑。

  今以缶翁刊行诗集为本,补辑佚诗,分列二章。诗有异文,顺加注说。无论人己,皆为题画,仍目之曰《题画诗》。

  乙未长至后三日,朱关田谨识于思微室。

  (本文是朱关田为新书《吴昌硕题画诗》所作的序)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