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用文字改变命运,用文字感恩人生!

 
 
 

日志

 
 

[苏沧桑]一个兵的水司令  

2017-01-09 06:41: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苏沧桑]一个兵的水司令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开栏的话:新年伊始,全省干部群众以只争朝夕的劲头,干出辞旧迎新新气象。文学是火热实践的记录者,钱塘江副刊今起推出《疾风劲草》栏目,希望用笔书写人民,用笔记录时代,讴歌两富两美建设,让人文之美、时代之美闪耀浙江大地。

     一个兵的水司令

  他从田埂一跃而起,像一条鱼蹦上岸,脚步带起的风,问候了一大片豌豆花,让它们摇曳了好一会儿。他三步两步便到了岸边的车后面,将车后盖一把抬起,将头钻进后备箱,搬出一个大工具箱放在地上,又迅速拎出两双黑色雨鞋,三下两下套上了脚。然后,他抱起工具箱,将肚子使劲凸出去,帮他一起承受着工具箱的重量。他的动作熟练、利索,像一个拿起武器时刻准备战斗的士兵。他走下岸边的田埂,将工具箱搬上瘫痪在河道里的一个橘红色庞然大物,递给一个年轻人。回身时,脚下一滑,半条腿陷进淤泥里,套鞋瞬间灌满了泥水。呵呵呵,他一边脱鞋,一边憨笑。

  [苏沧桑]一个兵的水司令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63岁的陆如忠,奉化西坞东陈村村支书;橘红色的庞然大物,陆如忠挖空心思发明的水陆两栖挖掘机;水陆两栖挖掘机驾驶员,33岁的曹睿,组成了只有一个司令、一个士兵、一件武器的部队。敌人则是千军万马——每一条河里的淤泥、杂草和垃圾。两年前,也是这样一个午后,陆如忠想起当时的情景,仍然手心出汗。那天,是他们发明的新式武器第一次试水。

  奉化,像一片小小的桑叶,覆盖在中国东海之滨,西高东低,更像俯身扑入大海的一只乌龟。西坞东陈村,地处奉化地势最低的地方,是远近闻名的烂东陈,河道多,积淤严重,台风暴雨一来就淹了。庄稼收不成,房子里的水四五天退不下去,传染病多。一场大雨过后,总有老人家拉着他的手不说话,直流泪。作为一个老村支书,陆如忠心里说不出的难受,内疚。

  [苏沧桑]一个兵的水司令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怎么弄呢?治水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效果总不明显,关键是清淤,吸泥泵成本高,效率却不高,要先将河道围起来,把水抽干,再吸,再运淤泥,至少五六个劳动力,但村里的经费和劳力都如杯水车薪。有一天,陆如忠突然看到电视里播放一条新闻,说湖北有一个县用可以水陆两用的挖掘机清淤,效率特别高,而且每立方价格比吸泥泵低一半。陆如忠好生兴奋,四处打听,却得知没有现成的机器买。怎么办?不甘心,又接着打听,听说杭州湾大桥工地有,就找过去,终于请回一位有经验的师傅,一起组装挖掘机。一算,组装两台要90万元!村里哪有这么多钱,怎么办?想来想去,陆如忠想到了唯一的办法:自己买,按揭、贷款,早年办的小砖瓦厂赚了点钱,先垫上。驾驶员呢,找!正好,原来在他砖瓦厂做过的一个安徽人有个侄子在工地开旱挖机,就把他请了来,送去培训了一周,回来后就成了他的兵,也就是曹睿。

  那是五月的一个午后,曹睿紧张得手心出汗,滑溜溜的,感觉都抓不稳操纵杆了。东陈河边已经围了全村的百姓,都要看看村支书花那么大力气弄来的新式武器到底管不管用。曹睿最担心自己的操作水平,如果水深,弄得不好,挖掘机是会翻倒或沉下去的。此时,茭白根、杂草、垃圾、淤泥,像敌人一样向他示威,而他在孤军作战。曹睿只觉得脑袋嗡嗡的,在一片嗡嗡声里,他听到师傅说:不怕。又听到陆如忠说:不怕。

  [苏沧桑]一个兵的水司令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不怕,上!在轰鸣声中,挖掘机稳稳地开进了河道,曹睿将机械手伸进河道,挖起了一立方米左右的淤泥,移动至岸边,松,淤泥地堆在了岸边,顺利!曹睿吸了口气,继续。但是,问题来了,泥巴太稀了,堆上去,又会有一部分滑下来,第一次试水,自己打个分,只能勉强及格。晚上,曹睿抱着因紧张而酸痛的胳膊想了一夜,终于琢磨出一个好办法。第二天一早,曹睿挖起淤泥倾倒在岸堤边时,用机械手在淤泥上插几下,再抚平,果然,淤泥不会滑落了。

  唰唰唰,一挖,一堆,很爽,效率很高,以往五个人五个小时的活,现在一个人干一个小时就够了。河道一下子宽了,深了,水活了,清了,鱼也多了。眼见塑料河变回了活水,老百姓当然开心了,一开心,就送吃的喝的来了。曹睿清楚地记得,第一次大夏天给他送西瓜的,是一位中年大嫂。除非台风暴雨,他每天都干,有时干12个小时,肩颈痛、手痛、噪音大,累,孤独,可是一块递过来的西瓜,让他觉得特别甜,特别凉,心里也特别欣慰。开了多年的旱挖机,从来没有这样的感觉。他第一次觉得,自己做的事,是有意义的。

  [苏沧桑]一个兵的水司令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后来,还有送香蕉、苹果、矿泉水、香烟的,大多是七八十岁的大爷大妈。其他村的人也闻讯赶来,邀请陆如忠过去帮助清理河道。其实,陆如忠和曹睿有个担心,就是挖掘机下水时,肯定会压坏岸边的蔬菜庄稼,因此事先都会跟村干部讲好,先去做村民的工作。让他们最开心的是,两年来,没有一个村民抱怨过,也没有一个村民要求赔庄稼的。他们还说,你们帮我们解决了大问题,河通了,水清了,原来种水稻要自己挖洞找水,现在随便哪里都可以取水,谢谢你们还来不及呢!

  在曹睿将换好电瓶的挖掘机重新发动、继续开战时,陆如忠的妻子正站在阳光下的院子里,晾晒着小孙女的花衣裤、花裙子。一想起她的丈夫,当年的砖瓦厂厂长,如今的老村支书,就会让她心疼得流泪。刚嫁给他时,她觉得他是最勤劳的丈夫,也是脾气最爆、最直爽、最靠谱的丈夫,也是最不顾家不顾自己的丈夫。他一辈子好像就是来吃苦的,不会喝酒,吃穿不讲究,菜基本上吃自己种的,什么东西坏了,全部自己修理。他在村里特别有威信,但从来不去老百姓家吃饭喝酒。承包砖瓦厂时,他早上四点起来去厂里,八点赶回村里开会,又忙到半夜三更。不管怎么样,在他心里,村里的事最要紧,因此家里家外都靠她一个人操持,办砖瓦厂时,连买煤渣、木粉都要她操心。

  [苏沧桑]一个兵的水司令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他们唯一的儿子在奉化交警队工作,有一个孙子一个孙女,两老很早就在奉化买了房子,如果他不当村支书,早就可以去享福了,可是辞不掉啊,事情太多,走不开啊。前两年,她在奉化带孙子,他一个人留在村里忙治水的事,常常忙到晚上八九点钟还没吃饭,太累了懒得做饭,就泡面吃。问他脏衣服呢,说扔洗衣机里了,电话没说完就睡着了。她又心疼又担心,有时半夜都睡不踏实,怕他出事。于是,等孙子大一点,她下了决心,又回来陪他。

  水陆两栖挖掘机好是好,但是,忙了两年,也没挣到钱,因为没有广泛推广,后续生意还不知道怎么样。两台挖掘机、两个驾驶员,都要养着,有的人还以为他发大财了,只有他自己知道,暗暗发着愁,但他从来不去街道反映。她知道,他早就铁了心,即使亏了老本,治水的事,他照样会一直干下去。夫妻俩自然吵过架,最后,总是她妥协。我都让了他几十年了,还在乎这几年这几天啊?他责任心太强,脾气犟,改不了的。

  [苏沧桑]一个兵的水司令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下午三点,是孙子快放学的时间。如果有空,陆如忠会开车去接。当然,更多的时候是没空。孙子说:下雨天我最想爷爷来接我,可他总不来。当他一个人穿过红绿灯,走在回家路上时,他不知道,爷爷此时就像一个司令一样,拿着对讲机在指挥战斗,或者,像个最普通的炊事兵,抬着锅一样笨重的工具箱走在田埂上。他更不知道,爷爷在战斗时,无数和爷爷一样在战斗着的人们,正是为了他,也为了他的下一代,以及子孙万代……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