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用文字改变命运,用文字感恩人生!

 
 
 

日志

 
 

大渡河边,一夜的240里有多长  

2016-10-11 06:08: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渡河边,一夜的240里有多长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课本里的声音

红褐色的河水像瀑布一样,在几十丈深的河谷里倾泻下来,冲到岩石上,飞溅起一丈多高的浪花,水声震耳欲聋。……守城的两个团敌人,早已在城墙和山坡上筑好工事。他们凭着天险,疯狂地向红军喊叫:“来吧,看你们飞过来吧! ——《飞夺泸定桥》 

上午10点从成都出发,大巴车在悬崖峭壁之间,蜿蜒爬行了12个小时。途中的人们,今天依然会想到那句古话:蜀道难,难于上青天。到达四川泸定县泸定桥边的时候,夜幕黑沉,听到桥下大渡河急流暴怒的吼声,会让人有紧张感。千百年来,这条河水流湍急,从不曾通航。据说以往也只有拼了命的艄公,会在两岸横向摆渡。因为船只要一下河,就会被急流冲向下游200多米。那一刻,回想此桥上80年多前的“人肉飞越”,竟有些不可思议的感觉。桥还在,当年的过桥人安在?

距离泸定240里,一位见证急行军的排长

袁炳清,是泸定县惟一走过长征的老红军,已于2009年去世,享年97岁。他的儿子袁清贵,今年54岁,住在泸定县城。1935年5月28日,红四团在什月坪接到命令,限定他们在5月29日夺下泸定桥。而此地距离泸定桥,还有240里路。要在第二天夺取泸定桥,任务十分艰巨。但这一任务,关系到全军能否胜利地渡过大渡河,不能有丝毫的迟疑,必须坚决执行。所以袁清贵记得父亲跟他讲过,“坐下来开会已经没有时间了,所以,红四团是边行军边研究怎样来完成这一紧急任务。”

         大渡河边,一夜的240里有多长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然后,红军战士就一昼夜强行240里,一天一夜没有吃饭没有睡觉。途中遇到大雨,红军还在猛虎岗打了两仗,又架了一座被破坏的桥。“我爸爸跟我讲,因为来不及做饭,杨成武将军让红四团的战士们把生米吞进肚子,生米坚硬,许多战士的腮帮子被磨出鲜血。”袁清贵说,“战士们相当疲惫,在行军途中还打瞌睡,所以杨成武让战士们把绑腿全部解下来,一个一个拉着走,防止战士打瞌睡掉进河里,因为山路狭窄。”那一段山路,确实险恶,哪怕如今去看,依然是一边悬崖峭壁,一边万丈深渊。240里,120公里,高德地图显示,现在两地距离是64公里,步行时间约需14小时14分钟。

泸定桥零距离

袁清贵:我爸爸的东桥头

泸定桥横跨东西。泸定县城,在桥东。西边紧挨着大雪山,现在山脚有一座寺庙。1935年5月29日凌晨,红军先头部队红一军团第2师第4团占领泸定桥西桥头,并在如今寺庙的地址上,架起了枪炮。袁清贵站在泸定桥头,摩挲着铁柱和桥墩大石头。初秋傍晚,属于青藏高原的泸定,寒风凌冽。13根铁索迎风摇晃,闪着寒光。大渡河宛如一条张牙舞爪的巨龙,在铁索下掀起一个个巨大的漩涡,咆哮,翻滚。袁清贵下班后立刻赶到了这里,他说在家里的话,无法还原当年的故事。

          大渡河边,一夜的240里有多长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原泸定县人大常委会主任、泸定桥文化研究专家王永模曾考证,对泸定桥的维修,历来按古训采取三年一小修(换桥板和辅件)、五年一大修(卸下全部铁索逐环检查)的办法。而红军夺得泸定桥时,铁桥刚刚完成大修3个月,牢实得很。红军主力经过泸定桥后,红九军团于6月初的一个晚上跨过泸定桥。“刚进泸定城,红九军团就接到‘留下坚守泸定桥,执行后卫任务’的命令。坚守近一周时,他们发现桥西岸来了许多国民党中央军。国军要强行夺桥,而桥东岸的川军也逐渐包抄过来,企图切断红军后路,情况危急。”

袁清贵穿着保安送他的绿色工作服,他觉得,这和军装很相近。个子瘦小,头发胡子胡乱长着,如今他是一位环卫工人。不过,他执着地穿迷彩服,或是类似军装。“我爸爸讲,在炮火掩护下,国民党几次强行夺桥过河,双方伤亡不少。傍晚,红九军团政委何长工为了断后,命令我爸爸和战友们把泸定桥底部9根铁链隔一根锯一根,让国民党踏上桥就踩断了,掉到大渡河里好喂鱼。”接到命令后的那个夜晚,袁炳清带领排里的36名战士,用火把底部铁链烧红,配上石头敲,斩断了4根铁链。完成任务时,东方天际,已微微发白。

         大渡河边,一夜的240里有多长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袁清贵站在东桥头,是他父亲当年砸铁链的地方。这是县城所在的方向,不时有游客依偎在绑铁索的铁柱和桥墩大石头上拍照留影。袁清贵因为生病导致了一只眼睛看不见,但他仍然如履平地般走到摇晃着的泸定桥上,指着湍急的大渡河说,“原先大渡河的水比现在还要急,水面比现在要高。”当年完成任务后,袁炳清带领战士们边打边退,朝东岸上游撤退。经过几天几夜的追赶,他们终于在天全县赶上了大部队,而这时,袁炳清的二排剩下不到十人。后来,受伤的袁炳清几经辗转,回到了他熟悉的泸定,躲避在安乐坝齐家山上深山老林里一处破烂茅屋里。再后来,经人介绍到袁家当上门女婿,从此改名换姓。

前些年,二郎山自然保护区建立后,袁炳清一家从高山搬迁到了平坝居住。过去,袁清贵回家上山要爬4.4公里。现在的家,离泸定桥南面3公里。“搬下山后,每天早上7点多,我爸爸都穿着灰蓝色中山装,拄着拐杖一步一步走过熙熙攘攘的人群,进城去看热闹。”袁清贵说,这是老红军袁炳清的新长征,“不过,老人从来不去泸定桥。”“他是不忍再去那里吧,当年他的很多战友都牺牲了。”这是袁清贵的猜想。

          大渡河边,一夜的240里有多长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1935年3月21日 由二郎滩、九溪口、太平渡东渡赤水(四渡赤水)

1935年5月25日 中央红军先遣队自四川石棉县安顺场强行渡过大渡河。

1935年5月29日 占领四川泸定县泸定桥。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