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用文字改变命运,用文字感恩人生!

 
 
 

日志

 
 

37年杭州反扒元老:那时候工资一天8角钱,凌晨4点多就要起床出动  

2016-10-08 08:24:0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7年杭州反扒元老:那时候工资一天8角钱,凌晨4点多就要起床出动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做房产开发的杨先生前天下午遭遇了扒手——在杭州秋涛路上的一家快捷酒店门口,杨先生背着个单肩包,走出大门不到百米,扒手就对他下手了。这个时候,杨先生还一点感觉都没有。直到,身后有人喊他,你回来,回来……先生回头一看,是两名男子,一个青年,一个中年,摁倒了另一名长得黑黑瘦瘦的男子。黑瘦男子的口袋里,惊现先生的三星手机。

  哦,摁倒他的,原来是两名反扒队员。这个时候,还闹出了一个小小的乌龙。这个乌龙,倒是可以做个提醒的:主动配合反扒队员,才能把扒手绳之以法。另外,这或许是一个契机,让我们再次把目光投向杭州反扒队员这个群体。一代一代的反扒队员,起早贪黑,奋战在杭州的角角落落,他们的故事,值得我们去倾听。

    被叫住的时候他才知道手机被偷了

  37年杭州反扒元老:那时候工资一天8角钱,凌晨4点多就要起床出动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先回到杨先生那个案例。两名反扒队员亮明身份,请先生上车到大队去做个笔录。“我开始看看他们没穿警服,有点不太相信呢,就不肯去,还叫一个围观的小伙子帮我打110,叫来了穿制服的民警。”杨先生如是说。赶到的是辖区望江派出所的民警。民警一看两名反扒队员,哦,是自己人。先生这回才信了,对两名反扒队员竖起了大拇指,并答应做笔录。这两名反扒队员,年轻的姓方,中年的姓陈,是上城刑侦大队便衣队的。方对杨先生说,理解万岁,谢谢配合。

  小方说,他和老陈是一对搭档,这两天正在清江路一带反扒。“下午我们就是在清江路上发现这个扒手的,因为职业敏感,我们看他的动作不太对,就一路跟踪,清江路,秋涛支路……直到案发的地方,跟了快一个小时。”然后,小方和老陈看到扒手对杨先生下手得手,于是立马抓捕。这名扒手姓何,是贵州人,80后,有多次前科,现在已被刑拘。“杨先生开始的不理解,我们可以理解,可能我们没有穿警服,打110,那我们一点不怕的,呵呵。”小方说,所有反扒队员都希望得到事主的配合,首先是不要太着急地拿回赃物,因为这是物证,需要做进一步检验,第二是希望事主能够及时地配合做笔录。只有人证物证齐全了,那才能真正地把扒手绳之以法。

     杭州反扒元老“馒头”:那个时候一天工资是八角钱,因此反扒队也叫八角队

  37年杭州反扒元老:那时候工资一天8角钱,凌晨4点多就要起床出动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馒头”这个名字,在杭州反扒界鼎鼎大名。现在,还奋战在一线反扒的,他绝对是元老。“馒头”大名冯文星,供职于交通(水上)治安分局,54岁。他的前辈和老师,很多已经作古,或已在家颐养天年。1978年,“馒头”开始搞反扒。为啥?兴趣,反扒是他的兴趣。“那个时候,我参加的反扒队叫‘八角队’,意思是一天的工资是八毛钱。”那个时候,馒头他们所能依靠的反扒利器,就是一双肉眼。路面上,扒手不多,扒手基本都活动在公交车上。而且,扒手大都是杭州本地人。这,是两个当时的主要现实情况。“3路车,8路车,还有7路车,我就是这样开始搞反扒的。”“馒头”说,1978年上半年,自己一直没开张,到下半年他的技术就练出来了,开始有了“生意”。要知道,“馒头”那个时候几乎天天凌晨4点一刻起床上路。

  第一次抓扒手,是在灵隐公交终点站,“馒头”到现在还能想起那时的感觉,真是心都快跳出来了,紧张啊!“那个扒手偷出了一只皮夹,那个时候没有手机的,要么偷光钞(现金),要么就是偷皮夹。抓捕成功之后,我心里那种成就感是强烈的。”相比现在,那个时候扒手的手段更高明一些。比如,有一种手法叫“取方子”。啥意思?就是扒手把皮夹偷出来,把里面的现金偷走,再把空皮夹塞回原位。“馒头”说,现在的扒手胆子大,手段更直白,大马路上也敢用镊子把人家的手机从裤子口袋里夹出来。所以,反扒这一行,也要战术升级。

  37年杭州反扒元老:那时候工资一天8角钱,凌晨4点多就要起床出动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这么多年,和扒手一次次交锋,“馒头”练出了一双火眼金睛,路面辨认扒手无碍。1985年,“馒头”成了正式民警,一直干到了现在。“带带徒弟,希望有好苗子,自己有兴趣最重要。”老反扒队员也遭遇过误伤。“我们那个时候抓扒手,先上去把赃物给夺过来,然后反扣住扒手,这时候事主走过来,发现赃物在我们手里,而扒手开始贼喊捉贼。”反扒队员清一色是便衣啊,事主正是又气又急的时候,不分青红皂白就对“馒头”动了手。“也没什么,后来讲清楚了,亮证件了,事主都道歉的。”“馒头”说,这并不能泯灭他干反扒的热情。“馒头”有个习惯,路上遇到粗心大意,没有防范意识的路人,肯定要上去提醒一下。反扒队员“馒头”,到现在已经抓获扒手3000余名。

     杭州反扒新人“大头”:微信和高清探头神组合,揪出打飞的扒手三人组

   原谅一下,这位反扒队员只能出现外号:大头。30来岁(差不多就是“馒头”干反扒的年数),供职于湖滨反扒队。嗯,“大头”说的第一句话,和“馒头”说的几乎一样:兴趣,因为兴趣我才干反扒。“大头”是2011年开始在湖滨派出所民警的带领下,奋战在杭州最热闹的湖滨地区。作为反扒队员,“大头”自然也要练眼神。但是,时代变了,新生代的反扒队员还有其它利器,那就是微信群和高清探头。“我们辖区里只要一发案,队长会先去调监控,然后发到我们的湖滨反扒微信群里共享。”然后,“大头”他们就开始到路面上“逛”,去按图索骥。

  37年杭州反扒元老:那时候工资一天8角钱,凌晨4点多就要起床出动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湖滨辖区很多高清路面探头,截图清晰。但是,反扒队员们还是会筛选,选出体貌特征最清晰的那个角度。比如,今年1月,湖滨银泰来了三个“土豪”扒手,他们是“打飞的”来杭州搞扒窃的。他们对奢侈品极有概念,偷到手的包是名牌的,留下自用。那一次,起码有8张高清截图被反扒队员调取到手。“大头”就是路面发现者。“按照微信群里共享的照片,我那天是在庆春路与延安路交叉口附近发现他们的,我就在边上一家饰品店不露声色,然后通知了民警和其他队友。”微信群里,“收到”的回复此起彼伏。然后,这三个扒手就被迅速拿下了。孕妇扒手,情侣扒手……“大头”他们队,今年已经撸进扒手十多个了。“有成就感的,觉得自己是社会上有用的人。”“大头”这话,好像又和“馒头”说重复了。 

  各个公安分局、大队和派出所的反扒队员都是风里来雨里去,确实辛苦。有数据为证,就说交通(水上)治安分局吧,他们的反扒队员每天累计上公交车550余辆。一年中,反扒队员跟车里程数为180万公里。他们的工作时间一般是从凌晨5点到晚上8点,节假日常年无休。反扒队员的收入真的不高,他们中的绝大多数,是因为一份热情而奋战在反扒一线。请多理解他们,尤其是他们需要市民挺身而出作证的时候。不管你是事主还是目击者,有你的作证,才能把扒手绳之以法。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