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用文字改变命运,用文字感恩人生!

 
 
 

日志

 
 

且去貌美如花  

2016-12-09 15:50: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且去貌美如花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空灵写意的舞台上,一把二胡、一轮明月、一汪清泉。茅威涛饰演的阿炳身着粗布白衣,乱发飘逸,在月影中奏起融入了阿炳一生悲欢离合、清冷孤高人生遭际的《二泉映月》。在西安第十一届中国艺术节上,这是浙江小百花越剧团带来的新编越剧《二泉映月》中的一幕。

  越剧,一个江南美的代言者,它如烟雨中的粉墙黛瓦,又如幽长的石板小巷,它以淡雅的服饰与妆容,慢打的鼓点和云板,烘托起江南水乡里的柔美梦境。当丝管缓缓响起,它以消磨了音节中所有棱角的软语,充盈入人心。这样的戏曲样式演绎才子佳人,最合适不过。也因如此,它曾缔造了堪称经典的越剧版《红楼梦》;又把《梁祝》讲述得令人肝肠寸断;还将崔莺莺和张生的聚合离别演绎得婉转惆怅……

  且去貌美如花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新编越剧《二泉映月》呈现予观者的是一个具有旧耳朵”“新眼睛(朱绍玉语,说的是戏曲作曲和表演,不针对越剧)观感的新戏。旧耳朵指的是旋律和唱腔传统;新眼睛指的是样式之新颖。《二泉映月》之前,浙江小百花越剧团不演民国戏,它曾只演古装戏。新编越剧《二泉映月》既承续了越剧一贯的婉转唯美风格,又平添了许多现代审美意趣,在传统抒情和现代思辨之间找到了一个平衡点。它虽然没有水袖,没有传统演员舞台呈现的诸多功夫手法,但是它的音乐,它的唱腔,它的旋律,它的唱词,它的舞美,它的妆容……完全让观众沉醉在另一种清丽柔美的梦境中。

  不同于其他戏曲样式,越剧的形式美和样式美使得它的道德教化功能让人不会那么反感。在越剧中,人性善恶甚至戏剧冲突都不是它重点。它不负责揭露现实,也不想针砭时弊,更不愿意刻意教化。它就是只负责美,只管貌美如花。阿炳的故事,评论家傅谨所说,很容易被塑造成一个天才音乐家由于身世问题遭受世态炎凉,在遍尝人间冷暖之后,受到音乐的感召、净化心灵、幡然悔悟的故事。

  且去貌美如花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新编越剧《二泉映月》当然没有那么做。它把阿炳的一生放在很多背景之下缓缓道来——没有回避阿炳与生俱来的音乐才华,没有回避他的放浪形骸,也没有回避他内心的恐惧、孤独和逃避,更没有吝惜展现他的善良、质朴,以及他的气节和智慧。最重要的是,阿炳的成长与他的音乐都是一个自然而然的过程,演员们则用自己的心灵去触摸一个天才艺术家的情感、心灵和才华。

  这样,新编越剧《二泉映月》就实现了纯粹展现戏曲本身的美,而不是其他。在我看来,越剧的抒情性远大于它的其他属性。它就是翠烟、拂柳、粉墙黛瓦、烟雨江南的意境。越剧的所有舞台呈现都不会远离这个意境。新编越剧《二泉映月》将阿炳从一个单纯开朗的年轻男子演绎到自暴自弃、堕落放浪,再到彻底放下悲怆,回归澄澈与明净。之后,他拿起二胡,留下了一曲曲传世佳作。

  且去貌美如花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如同京剧里的男旦塑造的是男人心目中理想女人的样子,越剧的女小生也是女人们塑造的女人心目中理想男人的样子。这种性别错位,单纯从形式上看,就非常有意趣。伴随着优美的音乐、典雅的唱词,舞台的阿炳,有空灵、梦幻、诗意的质感,这也是越剧女小生本身的特质——形式美,美大于天。《二泉映月》,一曲终了,大幕拉开,一个天才艺术家(茅威涛)去触摸另一个天才艺术家(阿炳),好戏才刚开始。(作者系中国戏曲学院教师)

        蒲公英的命运

  那次与妻子在莫斯科游览。在莫斯科大学前开阔的广场的一角草坪上,我无意间发现了有六七棵蒲公英,它们散开着,每一支都亭亭玉立。我想到了随团旅游的小女孩,她应该会喜欢蒲公英。我弯腰在草地的边上摘了四朵,握住长长的根茎,自成一束。已经走到了靠近莫斯科大学前的马路边,仍不见那位小女孩。这时,正好有四位女团友结伴走来,我与妻说,巧了,正好四人,把蒲公英送她们吧。妻甚赞同。等她们走近,我笑着调侃:给美女献花!女团友被这出其不意的献花弄得惊喜不已,连声谢谢

  且去貌美如花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四位团友拿着蒲公英,她们轻快的步子和明朗的笑声,让我知道,四朵蒲公英会在她们的莫斯科旅游记忆中,长久地开放。第二年的八月,我和妻子去了内蒙古乌兰布统草原,我们租了吉普车,在草原的腹地奔驰。广阔的草原直至天际,牛羊散落,鲜花盛开。我们下车在草地上散漫地走,不经意间,发现了一大片蒲公英,它们围着草,草隔着它们,一丛丛相聚在一起,以细弱的身驱顶着毛茸茸的脸庞,蜜蜂在它们头顶盘旋,轻轻鸣唱。

  这时,有个十来岁的小男孩走了过来。我跟他说,快来看,蒲公英!他的妈妈摘了一朵,拿在手上,在儿子面前吹起,细碎的毛毛便四处飘散了。妈妈的演示,儿子并不领情——抬起腿在一丛丛的蒲公英中间扫荡起来,瞬间,茸毛飘飞起来,蒲公英一排排地倒下。浩瀚的大草原不会在意小男孩的扫荡,但他脚下的蒲公英却遭受了一场飞来横祸。一朵本在天地之间自由呼吸、随意绽放的花儿,因人的入侵终结了生命。

  且去貌美如花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晚上,走出帐篷,头顶繁星闪烁,一片安宁。我又想到了莫斯科大学广场上的献花,对妻子说,那四位团友应该还会记得我送给她们的蒲公英吧?长在不同地方,遇到了不同的人,蒲公英也会有不同的命运。妻说,这世上所有的生物都和这蒲公英一样。我语塞。在大自然面前,人是一株会思想的芦苇。很多时候,人也是一株脆弱的蒲公英。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