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用文字改变命运,用文字感恩人生!

 
 
 

日志

 
 

广州南国热风  

2016-11-04 07:05: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广州南国热风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鲁迅在广州待了不足9个月,时间虽短,却是他人生中感情与思想的重要转折时期。爱情、美食、粉丝、高收入……广州给过鲁迅最为美好的人生体验,但“清党”运动中发生的种种残酷现实,使他感到了深切的焦虑和彷徨。10月,记者南下广州,立于中山大学“大钟楼”的礼堂,倾听鲁迅当年讲课的回响;赴鲁迅居住的“白云楼”,仰望二楼西侧那么多扇窗,揣测哪间是鲁迅被“九蒸九晒,炼得遍身痱子”的西窗房;在高第街许地,记者找到了许广平家族的后人许必传……

  鲁迅文章里的足迹

  “然而这优待室(指钟楼)却并非容易居住的所在,至少的缺点,是不很能够睡觉的。一到夜间,便有十多匹——也许二十来匹罢,我不能知道确数——老鼠出现,驰骋文坛,什么都不管。” ——选自《在钟楼上·夜记二》,《鲁迅全集》第4卷31页

  “风子之爱”

  一

  广州南国热风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在厦门呆了134天,鲁迅终于还是去了广州,这与许广平当初离开北京时相约的“两年计划”还有长长的距离,此中原因甚多,其中一条是很多鲁研专家都不予否认的:因为爱情。那么许广平是个怎样的人?为什么鲁迅会爱上她?这是当事人都很难回答的问题,鲁迅逝世后的第80个秋天,记者来到许广平的故乡——广州,希望通过寻访故人旧地,打捞起一些关于他们爱情的记忆碎片。对于寻找许广平故居的“指令”,记者手机上的导航予以“拒绝”。广州鲁迅纪念馆副馆长吴武林解释:“一是当时的‘大宅门’已成‘大杂院’,恐怕你见了会失望;二是地方隐秘,我前段时间也去找过,很费力气。”

  为此,吴馆长派了广州鲁迅纪念馆的刘丹作为粤语翻译和向导,与记者一同前去寻访。“我也是第一次去许广平故居哦。”寻访的路上,刘丹给记者打预防针。进入许广平故居所在的高第街,两侧全是批发小商品的商铺,我俩往返两次才找到了标注“许地”牌坊的小巷子,记者欣喜地拍照,刘丹找人挑下晾挂在牌坊上的内裤,我俩的一阵忙活,惹得旁边店铺里的小贩们莫名其妙。进了许地,还未找到许广平故居,我们先迷路了。

  二

  广州南国热风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1927年1月18日,经过三天的海上航行,鲁迅抵达广州黄浦港。也许是通信不畅、航期难测等缘故,当天无人到港迎接。鲁迅在几个同行学生的帮助下,暂时住进一家旅馆。当晚,鲁迅便迫不及待地直奔高第街而去,那里有他的“害马”。时隔近90年后,记者迷路在高第街许地时,可以想见当年鲁迅是费了多大的气力,几番打听,才在那些满口“鸟语”的当地人指点下找到了许宅。自上海分别以来,那是两人第一次相见,然而在一大家亲眷面前,却又不敢过分流露真情,继续“扮演”老师与学生的角色,其情态想必十分有趣。

  小巷如织,屋宇杂乱。记者和刘丹一头撞进了高第街居委会,在居委会主任的帮助下,联系到了许家的后人许必传。许必传老人领着我们找到了“许广平故居”,所谓故居只是一个坐标,只有一块字迹斑驳于1994年嵌于屋墙上的牌子。“要知道许家的事情,还是去家庙(许家祠堂)看看。”许必传一边讲着姑婆许广平的事情,一边引我们去了他们的家庙。

  三

  广州南国热风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许广平的家世背景很不简单,自清乾隆年间起,高第街的许地,走出了多位叱咤风云的人物,包括广州四大盐商之首许拜庭,晚清重臣许应骙,中山大学前校长、教育泰斗许崇清,“红顶绅士”许祥光,“红色英烈”许卓,孙中山麾下第一骁将、粤军总司令许崇智,航空专家许锡缵……将这个家族放到中国近现代历史的大背景里考量,称他们为广州“第一家族”亦当之无愧。然而,昔日的“高第”已不复存在,家庙解放后成为学堂,六旬老人许必传曾在那里读完了小学,如今这里已是停用的老年活动中心,抬头还能望见楠木描金大梁,与普通人家的祠堂彩绘迥然不同。

  由于许广平的父亲为“庶出”,并未受家族重视,加之他体弱,家道中落,才50多岁就不幸病逝。那时,许广平刚19岁——在家庭境况和人生境遇上,她与鲁迅颇为相似。“我看到一些关于鲁迅的作品,其中说许广平给予鲁迅很多经济上的支持,其实不然,许广平逃婚去北京读书时,还卖了家里的一幅古字画才筹齐了费用。接济鲁迅是不可能的事情。”许必传对记者说,鲁迅在中山大学的薪酬虽然不及厦门大学,但在当时非常可观了。然而,许广平的逃婚,却给许家惹来了不小的麻烦,许必传虽然未展开来说,但从他的口气言辞中可以察觉,当时整个许家人是背负了“违信”的包袱,认为许广平长了“反骨”。

  四

  广州南国热风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综观许家的历史,从走出的这些个名人来看,许广平的“反骨”似乎是有基因“遗传”的,梳理她的过往,再细看每帧照片,她的眼神似乎总是流露出一种倔强的光。不是南国的热风,催熟了鲁迅与许广平的爱情,是相同的反骨和叛逆,是相近的身世经历,才有了二人“心换着心”的“以沫相濡”。在广州鲁迅纪念馆,有一个展区名为“风子之爱”,用来展现鲁迅与许广平的爱情。展区的命名源于1925年10月许广平写的一首散文诗《风子是我的爱》:“即使风子有它自己的伟大,有它自己的地位,藐小的我既然蒙它殷殷握手,不自量也罢!不合法也罢!这都于我们不相干,于你们无关系,总之,风子是我的爱……”风子指鲁迅。

  “时大夜弥天,璧月澄照,饕蚊遥叹,余在广州。”很多人熟悉鲁迅这句朗朗上口如同警句精练的文字,这是鲁迅在编完《大唐传奇集》写的一篇“序例”文末的最后一句。其曾被解读为:尽管反动派如“大夜弥天”,而鲁迅却如一轮“璧月”,坚持战斗在黑暗势力统治下的广州,使那些“饕蚊”般哀鸣的敌人也无可奈何。其实,这是一段爱情感言,与革命无关。鲁迅曾向友人解释过这段话,他不过是落笔时突有所感,借题发挥罢了。当初听说作家高长虹出于嫉妒之心写诗抒怀,自称太阳,说鲁迅是黑夜,而许广平则是投入黑夜的月亮。这不过是鲁迅作为获胜者回敬情敌的一句话,如此再读,便品出了鲁迅当时颇为得意之心境。

  “一点野心”

  一

  广州南国热风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其实我也还有一点野心,也想到广州后,对于‘绅士’们仍然加以打击……第二是与创造社联合起来,造一条战线,更向旧社会进攻,我再勉力写些文字。”(《两地书·六九》)鲁迅的野心是什么?这是此行记者在广州寻找的另一个答案。鲁迅到达广州的第二天,在许广平、孙伏园的帮助下,搬进中山大学钟楼二楼居住。钟楼是中山大学的办公楼,因楼顶四面均装有时钟,故名。与鲁迅同住于此的还有许寿裳。鲁迅是中山大学的第一任教务主任,七次主持召开中山大学的教务会议,又曾主持文学系会议,除了日常行政工作外,还开设了三门课程:文艺论、中国小说史、中国文学史。

  鲁迅在中山大学授课,由于听课学生太多,课室无法容纳,只好改在钟楼礼堂。百年细叶榕、百年木棉,百年银桦、还有革命广场的茵茵芳草……满眼的苍翠与蓊郁,这就是广州鲁迅纪念馆所处的位置,广州市文明路215号,钟楼亦位于此,同时,这里还是国民党一大旧址、清代广东贡院址。走进建于清光绪三十—年(1905)的钟楼参观。2007年,因地下水流失,钟楼楼体倾斜,就不再对外开放了。2011年起,钟楼开始动工修缮。“下个月12日,钟楼将免费对外开放。因为这里也曾是国民党一大的会址,今年11月12日是孙中山先生诞辰150周年,所以选了这个日子重新开馆。”刘丹介绍说。

  二

   广州南国热风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钟楼外,被刷得明黄夺目,大钟送修,还未挂上,但楼内的布置基本就绪。书桌、木床、籐箱、书架……记者看见鲁迅当年所住的房间复原得如同资料图片,甚至屋子对角线处——许寿裳房间的陈设也忠实地复原了。“‘广鲁’的先生遗物不多,这个籐箱还是许广平在1959年‘广鲁’开放时,从‘北鲁’调剂过来的,算是我们的镇馆之物了吧。”刘丹指着一个标着英文字LS(鲁迅)的籐箱说,原物在库房,展出的籐箱也是那个时期的物件。

  除了复原鲁迅在广州这段时间的生活场景,钟楼内还有基础陈列——《在钟楼上——鲁迅与广东》,展览分五个部分勾勒鲁迅的过往:人生之路、南下之梦、名人之交、青年之谊和风子之爱。吴武林说,“广鲁”的鲁迅原物保留很少,不足百件,远不及“北鲁”、“上鲁”和“绍鲁”,但当今时态下,“广鲁”的鲁迅研究却处于最好时期。

  广州南国热风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他说,对鲁迅的理解和解读,我们经历了上世纪70年代以前的“文学家、思想家、革命家”的政治解读,到80年代以后的关于“民族魂”的历史解读,再到21世纪以来“人之子”的文化解读,从人类文化学的角度,将鲁迅回归到一个伟大的民族之子,同时又是一个人。现今,国民党一大历史的诸多禁区也略有松动,国民党一大旧址、清代广东贡院明远楼旧址和大钟楼,让“广鲁”不再是单纯意义的人物类纪念馆,这给我们提供了一个更为宽广、轻松、开放的空间,其实,这是鲁研的又一个弥足珍贵的历史机遇。

  三

  钟楼上的居室对鲁迅来讲并不理想,而且住在校内,还有人事上的纷扰影响看书写作。于是,他于3月29日,和许寿裳、许广平搬到了白云路上的白云楼二楼。白云楼建于1924年,是一座形态典雅的西式三层建筑。记者来到白云楼下,这里曾是邮政宿舍,如今算是私宅。“鲁迅、许广平和许寿裳住的二楼的那几个房间,现在是空置的,有专人保管钥匙,我们就算进了白云楼,也进不了先生的房间。”记者和刘丹站在白云楼下仰着脖子,根据鲁迅作品和后来许广平画过的草图,寻找鲁迅的“西窗”。

  广州南国热风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鲁迅先生旁边的屋子住着许广平,隔过女佣间,然后是许寿裳……”刘丹指着一扇扇窗数过去,虽然不能确认先生的窗子是哪一扇,能如数家珍的是鲁迅在白云楼里完成的作品:编订了《野草》《朝花夕拾》《唐宋传奇集》,整理了《小约翰》译本,翻译了《思想·山水·人物》中的7篇作品,并写下《庆祝沪宁克复的那一边》《答有恒先生》《扣丝杂感》等30余篇杂感。尽管在“西屋中九蒸九晒,炼得遍身痱子”,但鲁迅觉得“看看绿叶,编编旧稿,总算也在做一点事情。做着这等事,真是虽生之日,犹死之年,很可以驱逐炎热的”。(《朝花夕拾·小引》)不知这算不算当初来广州的“一点野心”。

  四

  宁静生活的背后是暗流和巨澜。1927年蒋介石在上海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4月15日戒严广州,发动“清党”运动,大肆捕杀共产党人与革命群众,中山大学很多共产党员和学生被捕。鲁迅得到消息后立即召开系主任紧急会议,力争营救被捕的学生,但是会议没有得到校方支持。4月29日,他不顾中山大学的多次挽留,辞去中山大学的一切职务。9月27日,鲁迅带许广平离开广州,前往上海。

        别样鲁迅

        E.电影时尚达人

       广州南国热风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看电影,在现在是大众的时尚,而在上世纪30年代则是时髦人的时尚。鲁迅就属于那群时髦人。对小时候看社戏念念不忘的鲁迅,极讨厌传统戏曲,却偏爱电影。从鲁迅日记的记载看,1934年,他一共看了34部电影,1935年看了30部,他在去世的1936年里居然还看了17部。电影在20世纪初就传入了我国,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鲁迅对电影并不感兴趣。资料显示,1924年他在北京女子师范大学讲授《中国小说史》时,才头一次被许广平等学生拉着到北京的开明影院去看电影,这一年鲁迅43岁。

  “1924年4月19日 晴,晨往女师校讲课,午后往开明戏园观非洲探险影片。”“1924年11月30日 往真光观电影。”这两条,是能够找到的鲁迅进电影院的最早记载。此后,鲁迅日记有了更多有关电影的记载。1927年鲁迅在广州中山大学期间,接连有“夜观电影”的记载。但影片内容很煞风景,如1月24日观电影《诗人挖目记》,对此鲁迅在日记中评曰:“浅妄极矣!”据许广平回忆,“因为内容荒唐所以没看完就走了。”之后鲁迅由此写了《略论中国人的脸》一文,他从西洋人和东洋人的眼光中评论中国人的脸相,特别是对广州所见国产电影上表现的,予以了辛辣的讽刺。

  广州南国热风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在鲁迅的后半生中,去影院的次数比较多。根据鲁迅日记,他后期(46~55岁)在上海生活的9年内,共观看电影142场,其中从1933年4月迁居上海虹口施高塔路(今山阴路)大陆新邨直到病危之前的3年内,鲁迅看电影的次数达到95场次。1936年3月18日,他在给友人的信中说“我的娱乐只有看电影”。鲁迅晚年迷恋电影的程度,实在不下于他的书瘾和烟瘾。

  鲁迅后来经常光顾电影院,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为了带着幼儿海婴一同去看。鲁迅日记中几乎每月一两次,总共30多次载有“同广平携海婴看电影”,直到病故前9天。《鲁迅书信集》里也留下了相关记录,如1936年5月7日鲁迅致母亲的信中写道:“海婴很好,每日上学,不大赖学了。但新添了一样花头,是礼拜天要看电影。” 鲁迅一生节俭,但看电影时却舍得花费。总是进头等电影院,买头等电影票,坐最佳的位置。当时上海开设的现代化影院共有40多家,其中如“上海大戏院”、“卡尔登”、“大光明”、“国泰”、“大上海”等都具有世界一流的设施,鲁迅的足迹几乎遍布这里。

  广州南国热风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许广平在《记鲁迅先生的娱乐》中说:“如果作为挥霍或浪费的话,鲁迅一生最奢华的生活怕是坐汽车、看电影了。”鲁迅看电影,还经常率领家小、呼亲唤友,数人叫出租车同去。经常跟鲁迅一同搭乘出租车去观看电影的,是他的亲属许广平、海婴,三弟周建人夫妇及其子女。此外还有鲁迅的好友,如茅盾、郑振铎、柔石、黎烈文、黄源等。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