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用文字改变命运,用文字感恩人生!

 
 
 

日志

 
 

[斯尔然]宠物们  

2017-01-01 05:47: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斯尔然]宠物们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我小时候最喜欢给包括人在内的各种生物取名字,比如嫌弃自己的名字难写又难听,让别的小朋友管我叫花花略长大后疯狂地想养宠物,最想养只纯黑毛的猫——那时看些妖魔鬼怪的书,江湖术士捉妖时,须依靠一只这样的黑猫。这种动物看起来就像是能通灵的,黢黑黢黑的周身,眼眸深邃湛亮,似能解读上下几百载。可惜当时只养了一只毛色杂乱的狗,最喜喝芒果汁吃鸡蛋糕,如若我吃苹果时不分给它半个,它便敢目眦尽裂地对我狂吠一个下午。关键是,它太热衷于嗅陌生来客的下半身,尤其是对男性。那年头的人们对动物的耐心有限,我能看出做客的先生们都已经十分隐忍。给它取名野狼,便是希望它骁勇威猛,然而它肥头大耳走三步就哼哼,野狼这个名字可真像个玩闹。

  于是更加觉得黑猫可爱。想想看,一只皮毛和子夜时分的天幕一样黑润流光的猫,叫子夜正当好。天天在家念叨,终于有长辈投我所好,送来一只黑猫,美中不足的是额上有两条白毛,不像是眉毛,倒像是两个不规律的逗号。这样一来,叫子夜就显得没那么有底气了,便悻悻地叫它十一点半。十一点半善独处,不亲人,你叫它时多半不理你,回眸眼神灼灼。它的睥睨让我觉得自己是个愚蠢的生灵,也开始审视自己:吸引我的生物总是聪明而内敛,我无法忍受初见时就搂头抱颈,对热情过溢的人充满了警惕。

  [斯尔然]宠物们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来北京读大学后也有着短暂的养宠物史。在我们那间阴冷拥仄的宿舍,陆续住过一只狗、两只兔子和两只猫。狗是对面楼的男生送给女朋友的信物,猫是隔壁宿舍女生从垃圾堆里捡回来的,一只三花一只黄毛虎斑。虎斑有些流浪猫咪的野性,而三花的纹路特别美丽。两只猫上蹿下跳四处掐架,终于引来了宿舍楼管,楼管一进门就大呼小叫:你们,又是你们,养了兔子又养猫!

  是的,我们总是连绵不绝地踏入同一条河流,那两只可爱无害的兔兔也是被楼管发现,因而不得不送走。相比猫咪,小绒兔简直安静得可爱,它们一只全黑一只全白,整个宿舍乱蹿,啃一切可以啃的东西,苹果、胡萝卜、我皮鞋上的小辫子,然后拉出小小圆圆的褐色屎粒。据说兔子屎可以入中药,因此也没谁嫌弃偶尔满鞋都是。我们有时叫它们小黑和小白,有时叫它们李逵和李白——唯一的不足之处是全宿舍6个人居然没一个姓李,包括临时寄养的男生宿舍。若说猫咪听见名字也不理睬是因为天性高傲,那么兔兔绝对是因为智商的问题,这种三瓣嘴毛茸茸肉呼呼的小东西确实不怎么精明。

  

          [斯尔然]宠物们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兔兔们被转移到了唐山农村,宿舍老大的弟弟爱若珍宝,每日耍逗。猫咪们被送给了毕业的师兄,我看过它们在青岛的照片,已胖成两只长着漂亮斑毛皮的小花猪,只是改了名字。师兄的口吻理工又直男:我叫它们小黄毛和小杂毛。大四那年宿舍老大的弟弟打来电话,说小白掉进了蓄水缸,不久后小黑因思念过度暴饮暴食也撑死了,双双埋在村口的树下。伤心的弟弟哭了不止一场,伤心的我们很快又沉浸于更伤心的别离,随即各奔东西。

  再后来,那双带小辫子式样很洛丽塔的皮靴也找不到了,或许在某个午后,被我随手丢了。唯剩一张模糊的胶卷照片,我们背着书包站在落雪的校园里,小黑和小白很温顺地趴在脚边。当年是把它们带去教室向同学们炫耀了么?匆匆时光让往事变得陌生。连绵的大雪、管风琴的音乐、藤蔓植物爬满了教室的墙,紫藤园里的松树长得比六层楼还要高,一切都是模模糊糊的影子。只是我还能记得,我们青春又青涩的脸。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