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用文字改变命运,用文字感恩人生!

 
 
 

日志

 
 

金色念起白果子  

2016-10-18 08:15: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金色念起白果子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最早知道银杏果是在爸爸的口中,他叫它们白果子。那几年,他每到深秋都要到富阳区万市镇住上十来天,从村民手中收取未脱皮的白果子,经过腐烂处理,淘洗干净,再卖给商家,从中赚取辛苦钱。每次回来,他总跟妈妈说起淘白果子的一些事,并因此结识了一位很要好的朋友,后以兄弟相称,每次劳累了好些天的爸爸在灯下说起这些,很是开心。

后来我见到了白果子,清晰的棱边,小尖嘴,却不失圆润,如象牙磨出的小贝壳,一摩娑,坚果之间发出索索的声音,在安静的空气里轻轻地划拉着。用力一嗑,壳裂开了,咔咔声清脆利落。有时候在猪肉里丢几颗,透明的肉里渗出绿意来,咬在口里,糯而不粘,像肉,又很清素。小的时候吃它,爸爸便要唠一句:白果子不能多吃,顶多一岁年纪吃一颗,多吃是要醉掉的,也就是中毒。那时我十多岁,便认真地一边吃一边数,数到七八颗便不吃了,怕醉。

          金色念起白果子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那个时候白果子要十多元一斤,有打算的爸爸便张罗着种白果树。家里的田边地头都种上了,他说,若是这些树都长了白果子,他可以籍此来养老。银杏树一年年长大,会生果子了,白果子的价钱却一年年在降。我到菜场里去,看到它甚至低到两三元一斤,心里惋惜惆怅。爸爸渐渐衰老,不大去打理银杏树,随它们自生自灭。这几年偶然到田里去转转,看见整块田已基本种上了桂花树,只有没几棵银杏树孤零零地站在田埂边。

有一天我走在两边种着银杏树的文教路上,看到地上一颗腐烂的果子掉在地上,恍然想到它定是刚掉下的白果子。捡起来看,抹去表皮,果然是。我捡了好多,献宝似地拿到村子里去给妈妈,哪知妈妈说,我们自家地里掉了好些呢,没人吃,都不想捡了。我便惊叫起来,那怎么可以啊,这么好的果子。妈妈说,家里的白果子没人吃,你爸爸每天在吃,听说对心脏好的。因为他每天晚上半夜醒来,心总有些难过。

           金色念起白果子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我怕爸妈孤单,每周抽一天时间去陪父母闲唠嗑。初冬的时候,总能看见妈妈为爸爸炒熟的一小箩白果子。我捞一把,边吃边烧火,说些让妈妈喜欢的话。妈妈在烟雾腾腾的土灶上炒菜,一字不差地重复儿时爸爸说过的那句话:不能多吃,吃多了要醉,顶多一岁吃一颗。我知道,我是断不会吃不到四十多颗的,但吃第一颗时,总会习惯性地心里动一下,恍恍惚惚像要计数的样子。

作者:蒋云霞,富阳人,笔名小石清流,闲来喜欢敲打文字,偶有作品发表在杂志报刊。  

 

在上海滩感受大闸蟹情结

到上海这几年,我发现真正让上海人魂牵梦绕的菜可能只有两样,一样是腌笃鲜,而另一样则是大闸蟹。大闸蟹是秋季中令人难以割舍的美食,每年秋风一刮,螃蟹肉厚肥嫩、味美色香,是一年当中最鲜美之时。清朝有位爱吃蟹的文人名叫李渔,他是如此评价螃蟹:“鲜而肥, 甘而腻, 白似玉而贵似金, 已造色香味三者之极, 更无一物可以上之。”

          金色念起白果子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说起大闸蟹这美食,就不得不提一下上海人。倘若用一个不太恰当的比方来形容上海人对于大闸蟹的钟情,那就是大闸蟹之于上海人,如同水煮鱼之于四川人,在当地人心中都有着特殊的地位。我们江浙沪这一带的人,现在吃蟹都认准阳澄湖大闸蟹,也是与上海人爱吃蟹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上海自开埠以来,经济兴盛,而供应给上海市场的阳澄湖大闸蟹更是名声大涨,风头盖过了周边其他地方的螃蟹。

在以前我就知道,上海人喜爱吃大闸蟹,不过来到上海我才明白,其出名的原因,并不是他们多能吃,而是上海人特别会吃蟹。即便是一只简单的清蒸大闸蟹,讲究的上海人家在吃时还会使用 “蟹八件”。“蟹八件”是指包括锤、鐓、钳、匙、叉、铲、刮、针在内的八种剥蟹工具。用蟹八件吃蟹讲究“雅”,吃完了还能把蟹壳拼回去还原成一只神似的螃蟹继续趴在面前的白瓷碟上。不过如此讲究的人家终究只是少数,如今快节奏的生活,人们更倾向于上只凭双手和一张嘴将一整只螃蟹吃干抹净。

          金色念起白果子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对于吃蟹的方法,我推崇追求原味,只有蒸而熟之,才能不失真味。在清蒸蟹面前,什么咖喱蟹、面拖蟹、醉蟹都不值得一谈。这些菜色调料的味道盖住了蟹肉本身的甘甜,抢了蟹肉的风头,只能说是差强人意。每次大闸蟹进家门,都是令人欣喜的时刻。当蒸熟的大闸蟹端上饭桌,桌旁的人们早已翘首以盼,因为都是家里人,吃起来也不太在意吃相,狼吞虎咽,随性即可。翻开蟹背,小心的处理螃蟹的内脏,再掰开,吮一口肥厚的蟹黄,这种感受屡试不爽。吃蟹时的调料也很有讲究,大多数人会选用镇江香醋作为调料,这种醋的味道醇厚而不至于过酸,可与大闸蟹本身的甜美相得益彰,调料再配上些生姜末则更“嗲”,除去去处腥味的功效,螃蟹本就是寒凉食物, 辅以热性食物的姜,正好互补。

国际化大都市的上海,较之过去,经历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即便如今有着更多各式各样的美食呈现在人们的面前,但上海人对于大闸蟹的喜爱却丝毫不曾减少,他们浓重的大闸蟹情怀可见一斑。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