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用文字改变命运,用文字感恩人生!

 
 
 

日志

 
 

【violaine】何人共我立黄昏,何人问我粥可温  

2016-10-03 14:59: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violaine】何人共我立黄昏,何人问我粥可温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京城如今天气燠热不输江南,屋子里呆着不动倒还不至汗出如浆。这一日我们转到王得后与赵园家里。只因前一天晚上得后打来电话说他家里那棵巨大米兰树终于撑破了自家天花板,像杰克的豆茎那样笔直地从他家的四楼钻到五楼、六楼,然后钻出楼顶水泥板冲上天去了……是日与王得后、赵园夫妇对坐闲谈。见面不易,聊天仍是最大乐事。这一天的主题有两个。

  王得后作为鲁迅研究专家一生以鲁迅为师为友为伴为荣,与他谈论任何话题都有鲁迅的在场。朋友圈转发缪哲先生高论:鲁迅的意义,在于他是中国第一个,迄今为止也是唯一一个现代主义者,他是摩西那样的先知,要带领同胞出埃及,却无人跟他。这话很好,与王得后等鲁迅研究许多人一贯思想相合。但以鲁迅之先知可曾预料到今日之事?此是疑问一;即便未曾预料到,鲁迅以当时局势确立自身立场,是否影响他思想先知地位?此疑问二;如今的切割是为鲁迅还是为自己(为自己非贬义,请看钱理群的自救自赎说)?此疑问三。

  【violaine】何人共我立黄昏,何人问我粥可温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这些疑问不是一时三刻能得到解答的。话分两段,聊与争渐渐都让位于老年的身体状况与安排之事。我们有些担心得后与赵园的身体。因为他二人比上次见面又清减不少。虽说千金难买老来瘦,但过度消瘦不好。得后也说为这消瘦去医院查遍所有科目却没个说法。我也无语。因为知道任何劝解与宽慰在他们都是无力的。赵园自去年眼疾日重以来安身立命的学术研究只好先耽置一边,考虑二人将来事宜更为迫切了。钱理群住进了京郊养老院对他们不无启示,但他们似乎并不想住北京。我们这些尚未进步至此的人总在幻想着以后把房子卖了,与老朋友们住进同一间养老院,一起打牌一起读书一起聊天,真是想得美。真相未必如此吧?

  赵园在《世事苍茫》一书关于老年的笔记三则中说过,据说五十为始衰之年。不过意味着这过程的提速而已,而是终结。鲁迅笔下的老人说,前面是坟(来自鲁迅作品《过客》),说得太直接,使柔弱者难以接受。其实在走向那里的途中,局部丧失自你出生之日起即已开始。当你意识到某种蜕变,则视力,听力,记忆力,免疫,味觉,嗅觉,以至对人对事的感觉,知觉,等等,等等,都是提示。倘若你留意,甚至会由每日里头发的脱落,获知这一种消息。在你习焉不察的细微的功能衰变中,或许就有这一感情的钝化。我由对父辈的直接观察中发现,疾患,病痛,足以改变人与周边的联系,比如使人专注于自身。爱是一种能力,它作为能力与其他能力一样,也有必不可免的消耗。

  【violaine】何人共我立黄昏,何人问我粥可温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说话间我对王得后抱怨,我母亲对保姆态度不好,凶巴巴的样子让我感到十分丢脸。他严肃地说,这是不可避免的,将来你也不免如此……老人,尤其是成为孤身的老人,对自身感受的缺乏表达能力,使他们难以获得社会足够的同情。记得在一家从事临终关怀的慈善机构报道中读到,一些子女将老人送到这里时,当着老人的面,说不必用贵重的药,希望尽快了却此事,而一旁的老人则毫无表情地听着。

  赵园与王得后的家,简而温慰,除了书(其实他们家也不是藏书最丰的)与茶,最稀奇的就是客厅那株大米兰树。人说米兰极难养活,他二人又不是那等善侍弄花草之人,北京的寒冬腊月也不是好惹的,居然一年又一年长大成树,像个日长夜大的精灵伴着两人的清寂世界。奇怪极了!可如今它大到不肯专居一屋,冲破天花板而去了,这怎么办呢?我们眼睁睁地瞪着这奇观却束手无策。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