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用文字改变命运,用文字感恩人生!

 
 
 

日志

 
 

他们的孩子,名字叫“桥”  

2016-09-26 06:22: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他们的孩子,名字叫“桥”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12年前一群保护廊桥的年轻人

   12年前,因为曾经一度有过的将浙南廊桥打包申遗的动议,我出发去浙南,看那些200多座散布在山野间的廊桥。出发前,我以为这些以民间力量建造的乡野建筑,鼠噬虫咬,寂寞难言。因为根据当时文物保护的现状,只有被列为文保单位,才能得到一些微薄的保护基金。更何况,廊桥所在的区域,经济相对欠发达,它们所能得到的重视和保护可想而知。不想在泰顺,我遇到了一群以保护廊桥为己任的热血青年。他们在一间小屋里,建立了保护廊桥的民间组织,并建起了泰顺廊桥网(后升格为中国廊桥网)。发起人是钟晓波,资金来源是参与者自掏腰包。

  那一年,钟晓波刚刚大学毕业才一年;那一年,他与泰顺报记者刘海沙刚因文重桥结缘;那一年,薛一泉还在泰顺文博馆工作,一有空闲就揣着相机行走在山里田间,为乡野廊桥留影记录、寻找廊桥技艺传承人。那一年,这群保护者们,正在进行一场后来在泰顺廊桥保护史上被称为三条桥保卫战的保护行动。当时,三条桥上游正准备兴建一所小水电站,建成后很可能造成桥下无水的局面,且水电站的泄洪标准仅是三十年一遇。当地村民与保护者极力反对,认为这将对这座泰顺最美廊桥造成毁灭性的破坏,水电站几度停工。为此,当地政府几番协调并邀请了文保专家参与,最终制定出保护方案。

  他们的孩子,名字叫“桥”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正是这一次抗争,让我见识到了廊桥在泰顺人心目中的地位,也见到了民间保护者的力量。12年后,我又找到了他们。此时,自发的廊桥保护学会已经壮大,成为注册认可的市级地方民间学术团体,正式命名为温州市廊桥文化学会,还设计了会标,会名由中国文物学会名誉会长谢辰生老先生题写。注册会员有121人,并与温州市泰商发展联合会合署办公,保护和研究资金也开始多样化——一部分捐助、一部分自筹、一部分政府支持。

        12年后廊桥越发有名,保护任务更重

  最终,刘海沙成为了钟晓波的妻子。当我重新找到钟晓波,委托他代为向刘海沙问好的时候,他哈哈大笑地告诉我,刘海沙就是他妻子,认识他们之后不久,他们就结婚了。如今孩子7岁了,取名。刘海沙,则辞去了记者工作,全身心地投入到廊桥保护、宣传工作中。当年,在一次当义务导游在筱村文重桥,钟晓波和刘海沙在桥下玩起了打水漂,同行的一位老师为他们拍下了合影。结婚五周年时,刘海沙和钟晓波重游了文重桥,那是他们的爱情桥。如今对于这座桥的被冲毁,他俩心中百般滋味。

  他们的孩子,名字叫“桥”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20136月,第二届美国国家廊桥研讨会在俄亥俄州代顿市召开,温州市廊桥文化学会联合泰顺县委宣传部组团参与了这次会议。在会上,泰顺举办了廊桥摄影图片展,还向主办方以及哈佛大学赠送了廊桥模型,这是泰顺廊桥在海外的首次亮相。同年11月,第五届中国泰顺廊桥文化旅游节在廊桥文化园开幕,泰顺北涧桥与美国俄亥俄州普雷布尔县罗伯特廊桥缔结为姊妹桥。

  当找到学会另一位重要骨干薛一泉的时候,他说,在这么多年的研究中我发现,廊桥的几毁几建是它存在于世不可避免的命运。首先闽浙廊桥均为木制,木建筑本身便比较难保存,鼠吃虫咬、日晒雨淋对它都是一种破坏。纵观中国建筑史,木建筑能够完好保存几百年的便已经非常罕见了;再说,与水相伴正是廊桥的特点,桥梁被洪水所毁,也是常见的现象。事实上,在三座被水毁的廊桥中,薛宅桥四毁四建,最后一次建于咸丰年间,至今160年;而文重桥五毁五建,更显得曲折多难。在台风过后薛一泉为廊桥而作的文章中,他写道:在毁毁建建的过程中,我读出家乡的先民与大自然搏斗过程中的顽强不屈,这正是我们家乡文化的精髓所在。

                   人在,廊桥便在

  他们的孩子,名字叫“桥”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泰顺廊桥为什么能牵动如许多人的心?2016919日建筑学者萧百兴写下一则文章《蜈龙化虹 廊桥折射磊落通脱之理想人格》,涉及到这个问题的回答。这里选编一段——如刘海沙等地方朋友所言,眼睁睁地看着她们(廊桥)在跟前倒下而无能为力,仍是含着湿泪、甚至嚎啕而哭的。不过,听到救灾行动相当迅速,居民逐一在泥石流中被救出,心里稍稍感到一些安慰,毕竟,廊桥等文化资产的冲毁虽令人心恸,但人更可贵,才是文化之本,人在,文化便在,便有机会重建。我其实愿意说,木拱等廊桥在居民的动员下与洪水的周旋,以及不幸遭毁后的修建/重建其实正是泰顺地域文化内涵关键的一部份,是其至为珍贵的无形文化资产(非物质文化遗产)。

  是故,令人相当振奋的是,就在灾难酿成后极短的时间内,除了政府、民间等救难队高效的挺进灾区外,陈体注、季海波、庄通等地方文化干部们已然发出文件号召居民共同抢救廊桥构件,而且在居民积极协助下,身先士卒上穷碧落下黄泉地寻找相关被洪水冲走的构件有成。

    他们的孩子,名字叫“桥”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而温州、泰顺廊桥文化学会等旅外的泰顺人,也藉由网络平台积极发起热情劝募,准备集众人之力展开木拱等廊桥重建之工作,对他们来说,让木拱等廊桥重新站立在泰顺土地上,不仅是圆上一个记忆中曾经存在的梦,更是一个对土地之爱的宏伟大愿,期待木拱廊桥这类承传自泰顺祖先的遗产,能代代相传于后辈的子子孙孙,让他们永远知道泰顺溪山地域文化藉由木拱廊桥等之类文化遗产(同时包含了物质与非物质的文化遗产)所展现出来的深厚精神内涵。木造廊桥非仅只是桥梁本身,其乃是聚落等地域社会的产物,是其空间性生产之一环,是故,木造廊桥之修建宜彰显此一精神,甚至,可藉此而带动聚落等地域文脉的修补与复兴。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