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用文字改变命运,用文字感恩人生!

 
 
 

日志

 
 

关羽挑袍的灞桥,是一种怎样的存在  

2016-08-09 00:01: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羽挑袍的灞桥,是一种怎样的存在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李庆西读三国,读出了一系列自己的三国文章,在他的讲述中,我们可以读出,寻一路关羽千里之行的路线,将历史与真实结合,其实是另一种别样的文学研究方式。

  历史题材作品还是要有历史真实感

  记者(以下简称记):您考证三国的系列,会出书吗?大概会在什么时候?

  李庆西(以下简称李):这几年我陆续写了十几篇关于三国的文章,涉及十常侍乱政、捉放曹、白门楼、官渡之战和三国谋略及东吴战略等话题,还有关于刘备、关羽、司马懿、魏延等人物性格分析。其实,这些文章主要讨论《三国演义》的叙事特点。我们知道作为讲史小说的《三国演义》,原始史料主要取自《三国志》、《后汉书》和《晋书》,我想探讨的是小说家的叙述与史家的叙述各自要旨在何,也就是说,各自为什么要这样写,可以怎样去解读他们的叙事策略?这些文章陆续发表在《读书》和《书城》杂志,北京三联书店要结集出版,书名叫《老读三国》,估计大概秋天能够出版。

  关羽挑袍的灞桥,是一种怎样的存在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记:如今,对历史题材的演绎,有各种方式,比如戏说、比如穿越,当然,也有您这样的考据派,您怎样看待?

  李:戏说和穿越都是演绎历史题材的某种创作方式,关键是看写得好不好。当然,许多作者惯用戏说和穿越,可能是对史料缺乏切实的把握,变成了一种讨巧的手段。我个人比较欣赏的历史题材作品还是要有历史真实感,可能是我比较老派吧。

  在小说和历史的虚实之间穿行

  记:我们知道,《三国演义》是小说,其中有很多演义的成分,跟真正的历史是有区别的,那么您在研究《三国演义》的各条路线,比如千里走单骑的路线图时,怎待处理真实与虚构的问题?《三国志》中,对千里走单骑相应的有陈述吗?历史和小说,两者的描述有什么区别?

  关羽挑袍的灞桥,是一种怎样的存在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李:千里走单骑的故事完全是《三国演义》的虚构,《三国志》中只有关羽亡归刘备(武帝纪)、奔先主于袁军(关羽传)两句话。此前,关羽在下邳城外被曹操擒获,官渡之战初期替曹操出战,这些都是史实。但他怎样带着甘、糜二夫人千里寻兄,史书上没有记载,这段故事是小说家的杜撰,所以,我的分析主要依据还是小说文本。但是,关羽这一路走去,除了东岭关,其他几个关隘都实有其处,这就需要进行历史地理的辨析。《三国演义》是据于历史文本的作品,它在细节上尽可能要能对上榫卯。当然,因为史书的记载往往语焉不详,有些地方小说家也难以下笔,比如写到洛阳关笔墨就很草率,因为洛阳是个大都市,似乎不太可能让关羽如此轻易地闯过。这里小说家显然是不敢细写,根本不说关羽是否进城了。我在文章里作了一种猜测,关羽闯过的洛阳关很可能是洛阳八关中的大谷关或是轘辕关,那两处关隘离洛阳城都比较远。

  灞桥也是一种文学符号

  记:有三国爱好者去许昌,特地去灞陵桥一看,那里有曹操送别关羽的景点,有关公挑袍处,可李老师的文章说,至于灞陵桥,难道不也是一种借代?譬似说到雁塔题名,自然不必坐实为长安大雁塔。灞桥,因李白《忆秦娥》年年柳色,灞陵伤别之句,后世诗文多用其事,也是寄托离愁别绪的俗套。关羽弃曹而去,自是衷怀歉仄,毕竟曹操待之不薄。这说走就走,亦需做一番离别的文章。关羽用刀尖挑起曹操赠送的锦袍,则是意味无穷,却不是程式化的灞陵伤别。实际上,真实的灞陵在今天的西安,那么,许昌的灞桥又是怎样的存在?

  关羽挑袍的灞桥,是一种怎样的存在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李:因为《平话》、杂剧和小说中都有灞桥挑袍这个细节,这也是一些论者以为关羽出发地是长安的有力佐证。当然,我的意见是,灞桥长安一样,也成了一种符号标识。《三国演义》里的灞桥可以理解为借指,或是袭用《平话》的说法。所有古代文献中的灞桥,乃至现在《辞海》、《词源》中的条目,都是指长安的灞桥,没有说是许昌的灞桥。据说许昌那座灞桥有一些明末清初的碑文,我没去过那个地方,网上的资料说那座桥原名八里桥。

  记:如果说《三国》有永恒的魅力,它的永恒之魅力在哪里?

  李:我知道,年轻人喜欢三国的很多,《三国杀》就是一款最火的游戏。除了《三国演义》本身的艺术魅力和巨大影响,我认为最让人感兴趣是这种三方角逐的格局。老话说,二桃杀三士螳螂捕蝉黄雀在后鹬蚌相争渔翁得利,都是这种模式,这跟中国人的思维方式有关。

     千里走单骑的<形路线

  关羽挑袍的灞桥,是一种怎样的存在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关羽斩颜良、文丑之后,得知刘备在河北袁绍处,便封金挂印,带着两位嫂嫂离开许昌去找刘备,一路上过五关斩六将……《三国演义》这一段最为读者熟稔。按,《三国志》记载,建安五年(200年)关羽在下邳城外被曹操擒获,官渡战役初期替曹操出战,解曹军白马之围;闻知刘备在袁绍军中,旋而奔先主于袁军(见武纪、羽传)。小说中千里走单骑的故事,就是从奔先主于袁军这句话演绎而来。

  按小说第二十七回描述,关羽离开许昌,先后经过五处关隘,即:东岭关——洛阳——沂水关(汜水关)——荥阳——滑州黄河渡口。其中第一处东岭关是虚构的地名,自无可考,但下一站洛阳在许昌西北,由此可知关羽大致朝西北方向行进。可是到了洛阳之后,其路线陡然向东偏北而去,因为第三处沂水关,亦即汜水关,在成皋附近。从成皋到荥阳,再到滑州渡口,一直奔东北方向(参见谭其骧《中国历史地图集》第三册)。

  关羽挑袍的灞桥,是一种怎样的存在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这里有两点须作辨析:其一,沂水关一名无稽查考,嘉靖本与清初大魁堂本均作此名,一些通行版本亦常作汜水关。沂水,无论作为地名或是河道,都在徐州东莞郡、琅邪国(今山东临沂一带),与关羽走单骑的路线不符。在嘉靖本中,这沂水关也是诸镇讨伐董卓的主战场,而毛本写讨卓时则作汜水关。汜水入河处在成皋之东,处洛阳与荥阳之间,由此可断,沂水关应是汜水关的讹写。按,《水经注》卷五:汜水又北迳虎牢城。故汜水关又名虎牢关。但小说分明写成两个地方,如:董卓让李傕、郭汜把住汜水关,自己带李儒、吕布等去守虎牢关(第五回)。其二,滑州是一个不确切的地名,这里大概是指东郡或白马县(就是关羽斩颜良的地方)。滑州乃隋代所置,三国时为东郡,治所在白马县(按,当时是最高一级地方行政区划,相当现今省一级;其下是,相当现今地市一级)。东郡境内黄河渡口不止白马津一处,延津也是一处重要渡口。小说交代含混,不能断定关羽渡河是在哪一处。总之,关羽带着甘、糜二夫人走了一个近似<形的路线。

  节选自李庆西撰文《千里走单骑之路线图》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