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用文字改变命运,用文字感恩人生!

 
 
 

日志

 
 

山野小学堂,换种教法,换种活法  

2016-08-27 06:44: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山野小学堂,换种教法,换种活法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雁荡山能仁上园村山间,有数间修缮一新的百年老屋,名为雁山学堂。在这里,10来岁的孩子都习惯把黄兴铭叫作——老黄。老黄今年31岁,这个来自广西桂林的小伙子,在这片大山深处已待了4年。来雁山学堂之前,黄兴铭花了3年时间,在全国各地寻找归宿,他在海南搬过砖,在丽江端过盘子,在西安的商场发过传单。攒够了路费,黄兴铭就开始到处穷游。从广州到拉萨,从深圳到新疆,从贵州到上海,从桂林到云南……坐火车、搭车、徒步、做沙发客,甚至,会在没有帐篷睡袋的情况下,靠一件军大衣整晚睡到公路边。直到4年前,黄兴铭的大学老师邀请他来雁荡山任教。他说,这间小小的学堂和雁荡山水,让他走不动了

  1 爱折腾的老黄

  山里深居简出的黄兴铭,看上去很”—— 一头茂密的卷发,皮肤黝黑发亮,外出时,还喜欢带上一副像极了熊猫眼的墨镜。而他最初的职业规划里,和教师这个行业没有半点关联。黄兴铭参加过两次高考,第一次,他怀着梦想,如愿进入某学院。最开始,感觉人生都快到巅峰了,头顶光环若隐若现。十多年过后,黄兴铭依然记着入学之时的兴奋感。但是,读到大二时,黄兴铭觉得,仿佛预见到了自己一二十年后的生活。

  山野小学堂,换种教法,换种活法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黄兴铭决定退学回到家乡复读。第二次高考,他没有那么幸运。因为志愿填报失误,他被录取到了海南一所不算知名的师范学校。不过,他隐约觉得,教书育人是合适他的。大学毕业后,黄兴铭却没有找到适合教书的地方。他去深圳,找到待遇丰厚的私立学校,又跑到上海,在家教机构上课,最终还是放弃了。他理想中的教师不是那样的——书教得疲惫,且不育人。

  2 7名老师,14名学生

  雁山学堂与目前的义务教育是不一样的。王美茜在小学二年级结束后,从老家连云港转学来到雁山学堂,之前两年的小学时光,她过得并不愉快,因为她是个左撇子,但在雁山学堂,她可以自由地使用左手书写。而来自温州乐清的郑舒,则是因为父母不愿意她走应试之路,希望通过这样的学习,孩子能凭借自己的能力创业。这是一群突破了常规教育和父母另有打算的孩子。一间10平方米左右的木屋,是黄兴铭的卧室。卧室边上,就是学堂,三间砖木结构的二层楼,顶上铺着黑瓦。边上还有一个竹教室,屋顶是厚厚的黄灿灿茅草。

  山野小学堂,换种教法,换种活法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最初,雁山学堂是一位母亲因10岁女儿找不到理想的学校后,独自到山里开办的学堂。学堂刚刚办起来。加上我,总共4名老师,4名学生。黄兴铭说。如今,学堂依然很小,7名老师,14名学生。学生们根据年龄分为大班和小班,相当于初中和小学学龄。黄兴铭是小班的班主任,也是学校唯一的数学老师。每天两节课,剩下的时间,老师和学生一起生活。黄兴铭说,他很少离开学堂,在他看来,孩子的教育,更需要的是陪伴和实践。

        教室的墙外画着云、花朵和字母,仔细看能发现绿色的线条上冒出点点苔藓。我们用苔藓、酸奶、白糖和酒,混合做成颜料,然后涂在墙上。一位大班的学生说,这幅涂鸦,是自然科学课的作业成果。在每天的生活中,黄兴铭在这里感受着大自然的馈赠,更体会着和学生的感情交流。比如,学堂里的孩子定期还有哲学课,选题从孩子间的一次争吵,到老师的一个梦境,再到未来的一场恋爱,孩子分享着困惑,探讨怎么样才会更好。

  3 山野中穿行也是学习

  山野小学堂,换种教法,换种活法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黄兴铭说,他们不仅平常每天行走在山里,每周还有一天的远足课——走到滚滚红尘中,去看见,去感受,去面对,去学习如何和自己、和伙伴、和陌生人相处。每一学年,学堂的孩子还会花一个月时间去全国游学。黄兴铭说,一路上,他们会让孩子们把每一餐饭、每一张门票的费用一一记账,在结束后汇总。这既是数学作业,也是在培养学生们的理财习惯。

  两年前,黄兴铭买了一辆二手摩托车,这是他最值钱的家当之一。他说,有空的时候,会一个人骑上车,在山野之中穿行,只有在这样的氛围中,更能感受到,要让孩子身体和精神都得到健康发展的重要性,每个人都需要自然山水的滋养。

  山野小学堂,换种教法,换种活法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说起摩托车,黄兴铭想起一件小事。之前,一位同学丢了铅笔,觉得是同桌的恶作剧,同桌不愿承认,直喊被冤枉了。黄兴铭开着摩托车,带着两个人一起到最近的瀑布边聊天。老黄告诉他们,自己小时候也偷过东西,还偷父母的零钱,拿去买零食,事后同样不愿承认。他说,这样的事不涉及到道德问题,但错了就是错了,得改。后来,犯了错的孩子,凑到老黄耳边承认了。对于未来,黄兴铭没有很远大的目标,每个月除了把赚到的钱,寄到家里一部分外,其余的,没有过多规划。他说,在山里一个人生活久了,也希望能找到一位生活和事业上的伴侣,她最好能和我一起在这里生活。

    他们不一样

  点评人:赵建飞(浙江传媒学院文学院副教授)

  山野小学堂,换种教法,换种活法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一些老师们去过城市,再回到乡村,通过在乡村的教育工作,慢慢地有了自我的地位和回报,也促进了当地教育的发展。比如雁山学堂的这种私塾式的教育,虽然区别于我们所说的义务教育,但可以看出,其中的年轻教师是对教育有热情的。而那些愿意把孩子交给他的家长,也有自己价值观。当整个社会的所有人都有这样坚定的价值观时,农村教育包括整个农村社会才能获得发展。一些年轻的乡村老师,确实有很多令人敬佩之处。有些老师完全有机会去城市里发展,但他们放弃了这样的机会,选择留在当地,和已经与他们结下深厚情谊的孩子们在一起。在这些老师身上你会发现,教育不单单是一种工作,更是一种事业。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