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用文字改变命运,用文字感恩人生!

 
 
 

日志

 
 

花了六年,和史上“最差”较劲  

2016-07-05 07:01: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花了六年,和史上“最差”较劲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中华书局新近出版了《辽史》修订本,这是继《史记》、《旧五代史》、《新五代史》修订本完成后,二十四史修订工作推出的最新成果。修订本所取得的成果,还需要学术界的检验和评价,作为普通读者,尤其是对辽史的了解,还处于契丹人、《天龙八部》和《杨家将》中的认知的人们,对此,其实很难评说。而就在查阅、采访跟《辽史》修订本有关的人与事时,我发现了《辽史》的历史最差处境

  《辽史》一共116卷,元朝丞相脱脱等奉敕纂修,篇幅不大,但在二十四史中,是学界公认编得最差的一部正史。而本次《辽史》修订,由北京大学中国古代史研究中心教授刘浦江主持,整个修订团队,除了他,全是普通学生。201516日,刘浦江因病去世,修订工作还没有完成。一般来说,组织者去世,或者人事变动,一项集体工程很容易发生烂尾。然而,却没有发生在这个比较少见的全靠二三十岁年轻学者、学生组成的二十四史修订团队身上,《辽史》修订版按时推出。化解这些处境的,正是刘浦江先生自己。我们已经永远无法采访这个最该被采访的人了,那么,在之前六年多的时间里,刘老师做了什么?

  逐字逐句带学生修史

  花了六年,和史上“最差”较劲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二十四史诸史篇幅不一,此次修订采取的方式是由中华书局选聘全国各高校科研单位的相关专家学者,担任各史修订项目主持人,再由各史主持人自行组织学术团队开展具体工作,共同承担修订任务。刘浦江的同事、主持二十四史《晋书》修订的罗新说,刘浦江以文献整理见长,这使他在北大读书期间就声名在外,可以说,就文献学训练角度来说,没有一个做断代史的人有浦江的水平其他的修订组,有知名的教授,也有学生,而在《辽史》组,刘浦江却把具体的分卷点校工作,全部交给研究生来承担,这是非常罕见的。刚入门的学生,却在修史。这更增添了大家对《辽史》修订本质量的疑虑。

  但刘浦江从始至终就决定多依赖学生。浦江不是包工头式地把《辽史》按卷分派给学生,而是手把手地逐字逐句地带学生研读,且不断查验。虽然这样他自己很累,但学生对辽史的认识,绝不是一般课堂上学到的那些。邱靖嘉,1985年出生,如今是中国人民大学历史学院讲师,但他本科学的是英语。虽然对历史感兴趣,但他考北大历史系研究生前,并不认识刘浦江,对辽金史更是没什么了解,在面试之后,刘浦江约他去办公室谈话,希望他进入辽金史的领域。那天,刘老师这样说服他:做历史学,可能和文学、哲学不一样,不需要一定的天分,只要普通的资质,也就是中人之质就行,不用太聪明,但必须耐得住寂寞,坐得了冷板凳,勤奋刻苦。

  六年读书课,遇到假期也不改期

  花了六年,和史上“最差”较劲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邱靖嘉读研三时,刘浦江把《辽史》历象志,也就是天文历法的这块内容,交给了他。谁来做哪一卷,刘老师根据每个学生的学力水平和研究兴趣,进行分工。刘浦江是如何让学生来修史的,看起来,是一种笨办法——读书课。20075月开始,每周六上午9点到下午5点,北京大学中国古代史研究中心的计算机室,雷打不动地成为《辽史》修订组读书课时间,遇到假期也不改期。怎么读?大家分头点校的各卷修订稿,都要拿到读书课上集体通读讨论。按照《辽史》卷数的前后顺序,分到具体点校某卷的学生,就是当天的主讲。这绝不是一般的翻阅浏览。

  主讲人坐在教室第一排最中间的位子,刘浦江一般坐在与主讲隔了条走廊的左首位,别的学生就围在主讲周围坐。上课开始,学生对着投影,将本卷内容,包括标点符号逐字逐句地念出声来。为了防止主讲的电子版有误,刘老师还专门安排另一个同学拿着原点校本《辽史》进行监督。主讲每念一段,刘老师还要重新审读一遍。而后,主讲将句中的标点修改、文字校勘及所拟校记的内容与大家进行商榷。有的问题可能反复琢磨两三个小时之久,如果读书课上无法解决,就把此段标黄,由点校者课后再去补充材料,在下一次读书课上继续讨论,直到所有的标黄处都消除。最久的一次,一卷《辽史》竟读了两个月。

  花了六年,和史上“最差”较劲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读书课上,没有什么不可以讨论,互相指正不留情面。特别是刘老师发问,简直是严刑拷打。我们开玩笑说,应该让刘老师点校一卷,看我们怎么炮轰他。” 修订组成员、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研究所助理研究员陈晓伟说 这么做一是培养我们扎实的学术训练,二是培养我们的批判精神。他们就这样把一本书读了6年,这是刘浦江专门为《辽史》组建立的读书课机制。

  临终前将学生托付给其他学者

  2013年,经过六年读书课的集体讨论,刘浦江的严格审定,《辽史》各卷的修订基本定稿。但在正式交稿之前,还需对全书进行统稿,把各卷文字校勘、标点修正及每条校记、校勘长重新梳理一遍,统一体例。这项繁重的任务,完全是由老师一人独自承担的。邱靖嘉说,就在这时,刘浦江的身体每况愈下,20144月确诊为淋巴癌晚期。但他却在化疗间隙,完成了这些工作,还撰写审定了修改凡例、前言及引用文献三个文件,这样的工作强度,无异于写一篇专题论文。在他给同学们的信中,留下了当时的所思所想。

  花了六年,和史上“最差”较劲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告诉你们我为什么不畏惧死亡?……一个文学者,有一流的作品可以传世,能够培育出一流学者来继承他的事业,还有什么可畏惧的呢?顶多有一点遗憾而已。先生生前的一个心愿,是希望他培养的学生将来能够在学术上超越自己。” 邱靖嘉说,先生认为,贯通辽金元史是超越他的一条可行之路。临终前,他把自己两名在读博士生托付给治元史的同事张帆,就是希望他们能够顺利进入蒙元史领域,最终实现打通辽金元史的目标。

  那天,邱靖嘉与陈晓伟正在上张帆老师的元史研究课,忽然收到一封邮件:靖嘉、晓伟:明天你们就要进行博士论文答辩了,遗憾的是我无法参加。从七岁上小学,当了二十多年的学生,终于等到了这一天,你们即将获得博士学位,从学生变成教师,这是你们人生中的一大转折。本来很想在你们举行毕业典礼那天,与身穿博士服的你们一起合影,可惜难以如愿了。如果那时候我在家,你们可以来我家合个影,不过我的头发也已经快掉光啦。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