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用文字改变命运,用文字感恩人生!

 
 
 

日志

 
 

神话真的远去了吗,作家盛文强想拉回被我们抛弃的想象力  

2016-06-13 05:02: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神话真的远去了吗,作家盛文强想拉回被我们抛弃的想象力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有一种美人鱼,就是儒艮吗?昨天下午,悦览树24小时书房,一位可爱的姑娘坐在妈妈身边,问了作家盛文强这样一个专业问题昨天的钱报读书会,盛文强精心准备了一个PPT,用一张张百度也搜不到的古画,讲了好多有趣的海怪故事。新书《海怪简史》出版后,碰到一个问题,经常有人问他:海怪真的存在吗?这位1984年出生的青年作家,总是有点哭笑不得:人们的想象力被强行摘除了,大家对正确答案如此翘首以待,对审美却无能为力。在认真回答了姑娘的问题后,盛文强还是有点感慨。随着童年时代的远去,海上已经难以听到海怪故事了,当年的海怪故事讲述者们,也凋零殆尽。神话在我们的成长过程中,渐行渐远。

  海怪来自古人对自然现象开的脑洞

  海怪在现代人看来,确实是冷僻题材。但在无知的古人世界里,虾可以是兵,蟹就能成为将。早在公元二世纪,身在东晋的博物学家郭璞在批注《山海经》时,见文中记载的海中大物比比皆是,就连一只大蟹,在海中也可生长为千里蟹,于是感慨海中珍怪之丰。海怪是怎么发生的,很多时候,其实是人们耳闻目睹的自然现象。比如巨鲸搁浅。当一种自然现象被古人看到了,他就能想象。盛文强说了一个大家很熟悉的人:17世纪末的家庭教师蒲松龄,在《聊斋志异》中记载了莱州鲸鱼搁浅的一段传闻。

  神话真的远去了吗,作家盛文强想拉回被我们抛弃的想象力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蒲老师说,这条大鱼无眼珠,被认为是海中龙宫遭贬的大鱼,它的眼睛是夜明珠什么的,更为神奇的是,居然有人在大鱼眼眶的积水中溺死。民间自有一套解释自然现象的逻辑,龙宫水府的志怪模型,早就在百姓心中有了设置。其实,小姑娘问的这个关于美人鱼的问题,也是一种自然现象。不光是中国,欧洲的地中海沿岸,很多儒艮、海豹、海狗,在特殊的天气之下,会让人产生一些错觉。盛文强说,因为它们的前面长着两个鳍,可以支撑,会有视觉误差,看上去像是两只胳膊,就会被认为是半人半鱼的形象。听出来了吧,这样正经的回答,是正确答案,但听起来,就没有蒲松龄来得有趣了。

  实际上,美人鱼在中国古人眼里,脑洞能开多大,就有多大。这是中国版的美人鱼。盛文强放了一张清康熙三十七年《海错图》,一个叫聂璜的清朝画家画的。哇,嘎丑的啊。台下,好多读者在嘀咕。确实,这跟我们常见的西方美丽的人鱼形象,相差太远了。它们几乎跟人长得一样,而且还是雄性的,块头很大。唯一剩下的鱼的特征,只有后背上的一段背鳍,手指间的连蹼。盛文强并不解释,又接连放了好几张图,有些来自古代版画,有的来自《山海经》绘本。图里的人鱼,不光有人头鱼身的,也有鱼头人身的,还有一种整个身子是完整的鱼,四肢却是人。这是人鱼的另一种变体。人和鱼之间杂糅的方式,有非常多的模型,人鱼在《山海经》里是比较神奇的,肉吃了以后据说有药用价值,可以治疗痴呆症。盛文强说。

  田螺姑娘最早是个海螺

  神话真的远去了吗,作家盛文强想拉回被我们抛弃的想象力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可是,那些故事里的想象,真的只是虚无缥缈的瞎扯吗?其实,仔细翻翻《海怪简史》,你会发现,盛文强也很有耐心,他不让一丝一毫的现实侵入小说,所以,很多读惯现实题材小说的人,初读起来,会觉得看不懂,甚至觉得童话都是骗人的其实,古人是有心机的。欲望和恐惧,是人类本能的两种潜意识,所以产生了一大批中国海怪的模型。人们根据实物,然后附会成了人形。说欲望,那还得说美人鱼。为什么我们要在前面加个美呢?它明明长得那么丑。

  盛文强提到了林坤在《诚斋杂记》里记载了一段话,其中有句话:皮肉白如玉,灌少酒便如桃花。意思是说,这里出现的海人鱼,是一种与人几乎完全一样的生命体,几乎看不到鱼的特征,而且是美丽女子,所以沿海地区的单身渔民经常抓来这种人鱼,养在池沼里,以备不时之需。还有一种海怪,我们在民间故事,包括现在日常生活里,也经常会提到,形容某个姑娘特别贴心、贤惠,就说她是田螺姑娘。在我们惯性想象里,这个姑娘是田螺变的吧?

  神话真的远去了吗,作家盛文强想拉回被我们抛弃的想象力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盛文强在PPT里,放出了一张水盂的照片,就是古代文人文房第五宝——盛水的器具。这一只是清末民初的,造型别致,一只大螺上,趴着一位S形的妖娆女子。其实,它的原型,最早出现在任昉的《述异记》里。盛文强找到了这个故事。有个书生叫谢端,福建人,经常在海边看美景,突然发现了一个大螺,破开后,出现了一个美女。美女说,我是神女,玉帝觉得你人品不错,让我以身相许。可见,这里的螺是海螺,后来这个故事由沿海传入内地,便演变为田螺姑娘。由螺中的白肉到美女的联想,其实就是濒海之民的欲望折射。盛文强的解读,让大家恍然大悟。

  海怪映射了人世的一些问题

  听起来,海怪跟人的生活,其实很贴近,很多时候,映射了人世的一些问题。这本书的封面,盛文强别有用心地选了清末宗室溥心畬的一幅国画《海狗精》。以海怪入画,在国画中是蛮罕见的例子。画中的海狗,身穿红袍,衣纹飞动,头部仍有犬科的嘴鼻特征,双目小如黑豆,头上有茂密的卷发,脚上穿着黑色的圆口布鞋。看气质,根本就是一个文人。海狗精相貌的滑稽与衣着的雅逸,反差很大,也正是这种不相称,其实讽刺了那种附庸风雅、装腔作势之辈,这种人,在我们现在的生活中,也有很多。

  神话真的远去了吗,作家盛文强想拉回被我们抛弃的想象力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盛文强又举了懒妇鱼的例子。有一个妇女非常懒,经常在织布的时候睡着,后来让婆婆给打死了,她就变成了懒妇鱼。它懒得很离奇。因为她好吃懒做,变成鱼后,也很胖,油脂多,于是,油提炼出来后,可以制成蜡烛。但这个蜡烛也很邪门,照在赌博的地方,歌舞升平的娱乐场所,就锃亮。要是照在纺车上,就根本看不见。她还保留了懒的本性,但懒得很幽默,这也是人世的映射。可能很多人不知道,它的原型就是海豚,因为都是哺乳动物,油脂量都很大,有人曾经提炼过灯烛。听了这么多故事,记者最后还是很肤浅地问了那个让他头痛的问题:海怪存在吗?

  盛文强腼腆一笑,讲了一个真实的故事。某天,在烟台,一只800多斤的棱皮龟,落入了渔民的渔网。经验丰富的船老大知道,乌龟应该得了病,如果身体灵敏正常,绝不会误入渔网。人们准备把它卖到蓬莱的海底世界。就在吭哧吭哧把它抬到船上时,突然起了大雾,很多人都看不见了。船老大有些害怕,只好试着安慰棱皮龟:我们送你到那儿去享福,你有病,我们给你治病,是为你好。这时,大雾突然就消散了。这是现代版的海怪故事。渔民给盛文强看了棱皮龟的照片,非常大只。作为一个故事,我们把它记下来,就可以流传,也可以成为一个新海怪故事。所以,狭隘的个体生活经验,是无法诘问文学想象的。盛文强在想的是,如何把我们抛弃依旧的想象力,拉回来。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