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用文字改变命运,用文字感恩人生!

 
 
 

日志

 
 

“非遗日”之后更需虔敬之心  

2016-06-26 20:59: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非遗日”之后更需虔敬之心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第十一个文化非遗日让文化遗产融入现代生活。这是今年非遗日的主题。说到非遗生活,最近,发生在杭州的两次遇见不能不提。6月初,作家袁敏随浙江散文学会组织的采风团走访萧山新兴的文化景点,遇见”140岁的徐同泰酱园。袁敏发在朋友圈里的文字说——假如没有这样一块徐同泰文保石碑,我根本不会想到这样一处破败的屋宇是创建于清光绪初年,有140年历史的传统老字号徐同泰醬园旧址。……这样货真价实的传统手工酱油,发展都遭遇瓶颈,场地逼仄,扩展无望,产量也不可能增加。赶紧在徐同泰百年老柜台买下两瓶酱油,想着回家雪藏,不能做菜,只是清口蘸着吃。

  而在5月末的最后几天,青藤茶馆的糕点师裘建英遇见”80岁的日本和果子手艺人北川玉一先生。做了63年和果子的北川先生,用手艺震撼了这位杭州年轻人。无论是徐同泰背后的一群人,还是北川玉一率领的家族手艺人,他们操持的都是舌尖上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影响着很多人的日常生活。正因日常,这两则有关非遗的事,在朋友圈里收获了满满的敬意。酱人亦是匠人,他们的捧出,呈现了非遗的存在方式与发展样貌。徐同泰经百余年,看似波澜无惊,实则有几代人跟随时代行进而变化,秉承着自有的坚持,同时也有不得不面临的瓶颈与突围。

  “非遗日”之后更需虔敬之心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北川玉一的和果子手艺则是进入了审美的领域,成为一个民族极具吸引力的审美标志,有了吃食之外更为深远的意义。因此,在非遗日的节点,我们邀请袁敏带读者去寻找在我们身边,却略显陌生的徐同泰;请青藤茶馆的美厨娘说一说一位日本和果子师傅与年轻人的互动。两种文化,两种面貌,在同样的坚持之中,有哪些不同的长短?

     徐同泰的诗与远方且行且寻(特约作者 袁敏)

  当我走进徐同泰酱园,把一小瓶徐同泰寿司酱油盈盈一握仔细端详时,真有点大惑不解。这么小的一瓶酱油,居然卖到了25块钱!还得找网上或线下的专卖店,一般超市里很难觅得它的身影。当其他同类产品广告铺天盖地,包装精美花哨,整天在我们生活中喧哗热闹地呼啸而过时,徐同泰却静若处子,你几乎听不到它的任何声音,但人们却愿意花更高的价钱去寻找它,购买它。

  “非遗日”之后更需虔敬之心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徐同泰酱油凭什么这么牛?回想起来,在风靡全国老百姓舌尖的澳门豆捞店,我曾经见到过这个形同医院里小号盐水玻璃瓶的小瓶子。各种调料分别装盆排成一长溜,等着食客们自取搭配,唯独这瓶徐同泰寿司酱油,却是单独放置在每一张餐桌上的。同去的朋友对我说,这个酱油特别鲜,调料里放一点,味道就提起来了。我当时有点不以为然,不就是一瓶酱油么,还能鲜过味精鸡精去?当然,既然它醒目地竖立在每一张餐桌上,我还是拿起小瓶倒了一点酱油。这顿澳门豆捞吃得大快朵颐,但我将它归功于食材的新鲜和底锅汤料的纯正,我并没有在意一瓶小小的酱油在这中间起到了什么作用,我也没有记住徐同泰的名字。

  这次随浙江散文学会组织的采风团走访萧山新兴的文化景点,湘湖的恬静美丽;东方文化园的禅意深深;极地海洋公园的奇幻奥秘;宋城千古情的大气磅礴;跨湖桥遗址博物馆厚重的历史积淀……无一不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颠覆了我此前一直认为萧山经济强、文化轻、旅游弱的偏见。然而,真正让我感到萧山的厚重、深邃,具有沉甸甸历经沧海桑田的底气,是走进河上镇,遇见徐同泰酱园的那一刻。第一眼看到徐同泰,我并没有意识到这是萧山南部的河上古镇最为骄傲的历史文化名片,也是这座江南风情小镇虽然地处偏远却名扬天下的重要原因。

  “非遗日”之后更需虔敬之心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假如不是门口那一块杭州市人民政府20131216日公布并立下的杭州市市级文物保护单位的石碑,我根本不会想到,这样一处破败的屋宇,竟然是创建于清光绪初年,已有140年历史的中华传统老字号,徐同泰酱园的旧址。我也深感歉意,在我主编《江南》期间,推出走读江南栏目,连续做了三年,介绍了一批浙江的非遗,却对近在咫尺的徐同泰视而不见。而早在2009年,徐同泰酱油的古法手工酿造技艺,已经被授予杭州市第三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称号。

  那天天气很好,蓝天白云下,空气新鲜纯净。我们刚刚在蓝天白云下观看了河上镇另一项非遗——板凳龙,明丽鲜艳的七彩祥龙还在眼前腾跃舞动,乍一看到徐同泰那栋古旧沧桑的清代门楼,对比之下,便愈发觉得其苍老黯淡。走进去,低矮的厂房,墙壁斑驳脱落;爬满苔藓的水塔,攀援其上的水管锈迹斑斑;角落里,一台拆下来的老锅炉倚墙而立,仿佛对我们述说着徐同泰久远的故事。那神情,苍凉而忧伤。

  “非遗日”之后更需虔敬之心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等到看见阳光下那列队成行的一口口深褐色大缸,缸沿口上扣着一顶顶斗笠形状的白帽子;看到那堆成小山一般的圆口大肚瓦坛,状如一座座泥坯金字塔。无论是大缸还是瓦坛,承载它们的依然是一个多世纪以前的那一片徐同泰的老宅地,青砖褐土,暗绿色的地衣,灰白的瘢痕,我仿佛看到了岁月覆盖在徐同泰酱园身上的包浆。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